alexa
置頂

陳垣崇為遺傳輸家打聖戰

文 / 成章瑜    
2002-11-01
瀏覽數 16,750+
陳垣崇為遺傳輸家打聖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What is real world?! 人生而平等,但真實世界,許多人卻是擲遺傳銅板的輸家。

出身在名醫世家的陳垣崇,父親是台大醫學院小兒科教授陳炯霖,含著醫學金湯匙出生長大的陳垣崇,卻要為遺傳輸家打一場基因聖戰。

陳垣崇今年當選中研院新科院士,是醣類代謝疾病研究的權威。1992~1999年並獲美國最佳醫生獎,也是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遺傳系主任,現任中研院生醫所所長。

1999年,陳垣崇以基因工程製造出肝醣貯積症所缺乏的酵素,通過人體實驗,至今三年,「我很高興能看到三歲生日的強生,」陳垣崇說。

像強生一樣的其他肝醣貯積症病童,肌肉無力,吞嚥困難,一歲,就是生命的道別。但強生目前是個快樂的三歲小男孩。

因為沒有充分的藥量拯救肝醣類貯積症病童,陳垣崇曾發表「Doctor Hopeless(無助的醫生)」一文。在溫文的陳垣崇身上,真實世界的無助幻化成使命感。

「就是因為台灣不完美,你才應該回來,」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說。去年7月,原本要等兒子大學畢業才回國的陳垣崇,毅然束裝返國。

本身研究人類遺傳學的陳垣崇,要帶台灣打一場基因聖戰,擺脫人類千百年來遺傳的宿命。「人類基因定序後,台灣基因研究如果起步慢了,就會落後人家一大截,」陳垣崇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