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廖和敏

廖和敏

廖和敏

因為留白,所以自由

因為留白,所以自由

1998-05-05

「裡面什麼隔間內袋都沒有,為什麼還這麼貴?」朋友一面檢視我新買的法國製背包,一面質疑我不會買東西。「我就是買它的簡單,沒有任何隔袋,」我喜歡空間,愈大愈舒服、愈空愈覺得自由,這個什麼都不附加的背包正合我意。我的東西本來就簡單,既沒有化妝品小包,也沒有名片夾、信用卡夾等小玩意。因此,坊間暗袋加隔間袋的

與作家的眼神乾杯

與作家的眼神乾杯

1998-02-05

雖然耳朵聽不懂捷克文,眼睛可是忙得不可開交,前後左右搜索著周圍的文人雅士,猜想他們的背景;那個叼著菸斗的人可能是出版社的編輯,那個卷髮蓬鬆的女士可能是位作家。掃瞄別人的同時,也感受到不少好奇的眼光向我投射,似乎在詢問著「她在這裡幹什麼?」我的黃皮膚很容易就洩了底:她是個十足的外國人。 膜拜布拉格的

紐約書店夜未眠

紐約書店夜未眠

1998-01-05

朋友知道我曾在紐約蝸居,有人到紐約都會來問我一些相關資訊。近日一位同事要去紐約出差,餘暇不排時間去蘇荷區閒逛,不去第五街購物,而是去書店看看。乍聽之下有些出乎意料,繼而一想,這倒很合乎趨勢。近年來,國內書店就逐漸取代百貨公司成為生活趨勢的觀察站,人們來這裡看書、買書,更重要的是看別人在看什麼書,這個

乞者,也是文化的窗口

乞者,也是文化的窗口

1997-10-05

晚飯時刻,正急著去朋友處參加生日派對,地鐵站空蕩蕩,涼風颼颼,只見一位男士朝我走來,以為有艷遇要發生,不料他嘰嘰咕咕幾句,手一伸,問道:「有沒有多餘的零錢?給我買杯酒喝?」聽到如此誠實的請求,不給反倒不好意思,天寒地凍的,有什麼比喝杯小酒暖暖身子更重要?在冷冷的地鐵站上,想到自己要去一個有溫情和暖意

和旅遊地打聲招呼

和旅遊地打聲招呼

1997-09-05

一位學美術的朋友是位義大利痴,每年四十天的年休悉數給了義大利不說,而每次去一定要到同一家理髮店理髮;聽他說這家小理髮店貌不驚人,無所謂後現代裝潢,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服務,那麼他是相中這家理髮店的哪一點呢?千里迢迢地飛到了歐洲的靴子,不去吃義大利名菜,不去仰望萬神殿,卻跑到只有一位師傅的陽春理髮店去理

旅行筆記

旅行筆記

1997-08-05

他什麼都沒有了,連臉都沒有了,剩下的只有那本黑色筆記本,裡面有他對這個世界所有的記憶和依戀。看電影「英倫情人」,有人愛上雙眉深鎖的鬱鬱寡歡的男主角,有人沈醉在淒美的愛情故事,有人讚歎銀幕上的大漠風景,而我則迷上男主角不離手的黑色筆記本。看電影時,眼睛一路緊盯著那本黑色筆記本,看它從男主角掌中換到護士

心靈旅遊

心靈旅遊

1997-06-05

要去愛爾蘭都柏林前幾天,朋友質問:「那個地方有什麼好遊的?為什麼要去那裡?」出發去捷克布拉格時,同事疑惑地問:「那個鬼地方在哪裡啊,哪裡不好去要去那裡呢?」說實在的,為什麼要去這裡和那裡,我自己也不十分明白,每次決定去哪裡好像都是吃了迷幻藥,毫無抵抗地就跟著那個感覺去了。我並沒有選擇旅遊地,而是它們

歡喜相遇,另類豔遇

歡喜相遇,另類豔遇

1997-05-05

「你出國這麼多次,有沒有過艷遇?」問話的人有幾分挑釁。「當然有,有回在巴黎地鐵……」眾人都豎起耳朵。沒錯,就在隆冬的巴黎。零下十度,雙手躲進了口袋,脖子縮進了衣領,在trocadero站等地鐵,要去一個中國朋友家參加春節派對,車站只有我和另二位男士,一位身著單薄夾克的男士向我走過來,而且眼睛直視著我

帶著「食」鐘上飛機

帶著「食」鐘上飛機

1997-03-05

有點像做賊,看看周遭的人,有的打盹,有的看書,有的沈思,好像都沈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這才敢躡手躡腳地拿出藏在前座底下的包包,取出預先準備的便當,這是上機前在紐約中國城買的一個炒雙丁便當,有些涼了,但在這種非常時刻,有這麼一個熟悉口味的食物可吃,感動得都要掉眼淚,哪還敢嫌這嫌那的。故意等大家用餐過後才敢

做真正的旅遊老饕

做真正的旅遊老饕

1997-01-15

「吃什麼像什麼」是句英文名言;去不同旅遊地反映出旅者的品味和個性,心態和見識。做個有個性的旅者要能充分掌握資訊,還要有顆「明心」。一年之末,一桌人談到明年度旅遊計畫,一位朋友略帶著驕傲的口吻說到,他打算去加拉巴哥群島,眾人一聽都豎起了耳朵,表示「願聞其詳」,於是朋友不厭其煩地說道這是在中南美洲厄瓜多

打開感官之旅

打開感官之旅

1996-12-15

旅行就是要打開平日不太使用的感官。朋友說她的英文不好,去英語系國家會不會減少玩興?我說,不會旅遊地的語言,不但不是障礙,有時反而是一種缺陷美,因為不懂語言,正好讓平日不太用的感官有了用武之地。我們已經有多久因為用語言而忘卻有其他感官了呢?比如用耳朵聽水聲辨別海邊有多遠,而不是用問的;用眼睛記下旅館附

另一種錢奴

另一種錢奴

1996-11-15

朋友從印尼巴里島度假回來,興奮地向眾家姐妹展示戰利品,好漂亮的一個背包只要二百元台幣,她手一揚「在台北一千元都買不到呢!」另外一位朋友向來都是穿名牌,皮包是一萬元台幣一只的Louis Voutton,外套是數萬元一件的Armani,而皮鞋多半都是Joan and David,少說一雙也是七八千。她去

人造國度,複製文化

人造國度,複製文化

1996-10-15

只要三個小時的飛行,就可以看到如假亂真、和荷蘭境內一模一樣的風車,就可看到比真的還要像的阿姆斯特丹特色建築,看到穿著荷蘭才有的木屐女子,這就是日本的荷蘭村。在仁愛路上一個三十坪的空間可以「造境」一個泰國味的餐廳;在桃園一條街上可以「造鎮」;在一個國度內另外「造國」,又有什麼不可以呢。造空間是現代建築

博物館,活的

博物館,活的

1996-09-15

穿著清裝的店小二穿梭在茶館,忙著為客人泡茶;景是清朝的,收費可是只收港幣,這裡是香港海洋公園。一進門就可看到幾家古時背景的店面,像是紙店裡有人現場表現簡單車製紙法。活的博物館大大盛行。在韓國、在日本、在美國、在英國,它們已成為一個文化工業的觀光符碼。走走逛逛,可吃可買,同時也多少了解當地居民一些歷史

不再沙文的旅行

不再沙文的旅行

1996-09-15

「德國人多守規矩,連上廁所都排隊,哪像我們這裡看個電影都有人插隊,其是不能比。」剛從德國遊歷回來的人羨慕地說。「你看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城市外觀多麼一致,為了保存這個特性,他們不可任意翻修外觀,哪像我們加蓋頂樓,推出陽台都是各行其是,法令管不了,鄰居也說不得。」幾個去過荷蘭的人在一起如此感歎。旅行過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