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卸不下的「原罪」?

文 /    
1996-06-15
瀏覽數 12,800+
卸不下的「原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原住民在台灣社會最大的失落感是,一眼就會被認出你是不一樣的,而且要背負整個漢人社會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或「罪過」。

別人總認為你一定很會唱歌、跳舞,或是愛喝酒、打架。我國中以後離開部落到平地念書,就常常有人要我唱歌跳舞,可是我真的不會啊。在漢人社會裡,我們就像一滴水掉入了大海一樣,只能默默承受。

長大以後,問題還是存在,有時候連所謂的藝術文化工作者也一樣會有刻板印象。就曾有一個歷史博物館的大官吃飯時,當眾很「粗暴」地說:「你們原住民都很愛喝酒,待會兒我們喝一杯。」我跟他說,我滴酒不沾,而且我們部落的人也是,他還說:「誰會相信啊!」還有一次也是,那次我很不高興,當場就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用言語啦(笑)。我告訴他,今天他譏笑原住民愛喝酒,就像以前洋人指責中國人抽鴉片一樣。當初鴉片是洋人傾銷到中國,今天原住民喝酒也是漢人帶來的,原住民如果有酗酒問題,那不光是原住民的問題,而是你我共同要去解決的問題。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