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偶爾任性也不會毀滅人生!美國人家庭、職場的「一百種鬆」

文 / 一流人    
2020-03-28
瀏覽數 51,050+
偶爾任性也不會毀滅人生!美國人家庭、職場的「一百種鬆」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美國人時鬆時緊的生活哲學,讓大家明白,彈性是可以的,偶爾的任性也不會毀滅人生。只要你願意,休息過後,隨時奮發向上,就地回頭便是岸。美國人的一百種鬆提醒了我們,哪有一定要怎樣,生活才可以變怎樣,並提著這個信念,好好生活下去。(本文摘自《人家有傘,我有美國》一書,以下為摘文。)

我個人認為,一個男人的手臂和軀幹,在胳肢窩處所夾的角度,足以判斷一個人的國籍。

國中時在訓導處罰站呈現的90度不算,如果你看到一個零度男人走在街上,那大概是個日本人,擠了15年電車,胳肢窩壓力很大,胳肢窩不懂得自由的滋味,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如果你看到一個男人,角度奇大,胳肢窩夾約莫45度,在超市轉個身都會撞倒一整排口香糖,那大概是美國人無誤,全身發散出「我好愜意、我好舒適、我手臂上不管幾頭肌都好壯」的自在訊息。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樣的角度其實才是人體自然而然的角度,歷史課本裡面的尼安德塔人都是這樣的,寬寬鬆鬆、不假思索,未思考自己應該被分配到多少社會空間的狀態下,身體便懂得留原始的餘裕給自己。你總不曾看過尼安德塔人夾很緊吧?

美國人之鬆,鬆如尼安德塔人。從小在台灣舉目所見的各種「緊繃」,跨海來到美國,都變成「哪有一定要怎樣」的事。

從家庭生活講起好了。台灣家庭生活的基本款可能是雙薪家庭,下班之後媽媽煮飯、做家事、照看孩子功課,爸爸的主要責任除了賺取生活費之外,可能還要扛起一家子的榮辱、努力讓人叫一聲「王董」才對得起祖先。美國家庭的基本款長相和台灣差不多,但其中多了許多彈性。若是雙薪家庭,通常誰先回家、誰比較有時間,誰就負責煮飯,並不一定要一大家子坐在那裡嗷嗷待哺苦等媽媽下班,徒增媽媽的壓力。

美國人的家庭生活。(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美國人的家庭生活。(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吃飯這件事情上,美國人更徹底放自己一馬。台灣人吃飯是件大事情,熱呼呼的三菜一湯不可少,沒吃到白米飯好像沒吃東西一樣。又吃飯時間一到,沒按時端上豐盛食物,暗示了媽媽不夠盡責,這樣怎行,難道想逼祖先顯靈嗎?

反觀美國人真的挺隨便的,很多時候麵包、起司、沙拉、簡單的肉,甚至微波食物就打發一餐,雖說營養條件或許不佳,但很明顯地,美國人也是長得好好的,身強體壯沒在怕,美軍都全世界打成這樣了,要是再吃營養點還得了,一不小心就統一地球了。

可見三餐食事不達滿分似乎也不要緊,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完美」也是可以的,隨便吃、衣服不折,都無所謂。整個美國都很鬆,全美國都用洗衣機洗球鞋,嬰兒都在咖啡廳地上爬,蘋果都用袖子擦一擦就吃,照樣活得好好的,而且由一堆鬆鬆家庭所組成的這個國家也沒有崩塌,同樣是貨出去,人進來,運轉得很。

美國家庭運作的彈性超出了一日三餐、誰來煮飯的範疇,在家庭職責這個議題上,同樣也擺脫了傳統觀念的桎梏。

大家其實都知道小孩需要有人養,每天的照顧卻不一定只有媽媽能做,從大人的角度來說,犧牲事業、成全家庭的也不一定只能是女人。有時候在需求的當下,可能剛好媽媽的職涯走得正順暢,爸爸更適合在那個時候抽身、暫離職場,那麼一個美國家庭可能就會選擇媽媽工作、爸爸回家全職帶孩子。這在美國是一個選項,是可以考慮的做法,阿姨不會特地從南部打電話上來批評指教,鄰居更不會指指點點,孩子到了學校也犯不著怕人家知道。終究,這僅是一個家庭的需求,以一個家庭的方法去滿足,如此而已,哪有什麼問題?更何況如此的可能性或許能夠讓某些掙扎中的家庭、某些男人女人大鬆一口氣。確實,退一步想想,誰方便誰養家嘛,有穩定的家庭收入,孩子們也有愛與關懷,人生不就這樣而已嗎?到底有什麼不可以的?

在職場上的美國人,依然很鬆地活著。有一天,和我先生一起工作的同事對他說:「老闆,我找不到工作的意義,想辭職去山上滑一年的雪。」Excuse me! 滑雪這個活動可以連續從事一整年嗎?「找不到工作的意義」大可繼續找啊,不繼續工作下去怎麼找?難道一邊滑下山坡就能悟道?如果滑雪就能悟道,上人是做什麼用的,普天下的上人不都失業了。但事實是,美國人就是這樣子,在社會生活裡,他們大部分對自己都不算嚴格,時時刻刻放自己一馬,心寬體胖。

滑雪。(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滑雪。(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台灣人在職場裡注重忠誠度、偏好從一而終,若看到履歷表上短時間內更換工作,甚至橫跨許多產業,依我們的標準是扣分居多。在美國職場中,大家當然也偏好對工作有所堅持的人,但美國個人主義至上,有部分人吹捧所謂「探索自己的可能性」,不在Toyota 上哭泣,也不在寶馬上落淚,今天當消防員,明天開搬家公司,後天開駕訓班,無論如何一定要開開心心過日子,一點委屈都受不得。

大可批評美國人沒定性,說他們草莓族好像也沒錯,可是每一件事都有多種角度,端看如何詮釋。正因為美國人禁不起委屈,便得生出面對變動環境的勇氣,得具備較多的大方、較多的創意、較多的人際技巧,方能生存下去,說穿了也是一番工夫。這些對於嚮往穩定生活的我來說,吞下所有苦楚、原地忍耐,可能還更容易些。

話又說回來,去山上滑一年雪以後人生會全毀嗎?其實好像也不一定。Nike 創辦人年輕時也和普天下所有廢青一樣,畢業後沒有馬上找工作,而是回家向父親借錢去環遊世界。他父親當下沒有手刃兒子,後世才有打了一個勾勾的球鞋可以穿,運動服飾產業也才有了這麼一個不可世出的天才。所以當我們說到人生路上的競競業業、一步一腳印,似乎真的不需要無時無刻繃得像弓一樣緊,偶爾給自己停下來休息一下的機會也是好的,再出發時或可飛得更高更遠也不一定。

美國人的輕鬆也來自於所謂的「個人主義」,換句話說,即社會集體放下各種「約定成俗」,甚少說出「你應該怎麼樣」這種句子。

在美國,不可能有人批評「女生沒化妝出門很沒禮貌」,明明就是發明這句話的人最沒有禮貌了,帶著自己親媽生的臉出門有什麼不對?為什麼需要對自己的臉感到羞愧?光想到這句話可能給許多年輕女孩帶來壓力,就覺得實在殘忍得沒必要。在美國,你要化妝、不化妝、女生畫男妝、男生畫鬼妝,都可以。沒傷天也沒害理,不礙著任何人,還換得當事人一整天好心情,我認為非常好。

美國社會對於「什麼人該做什麼事」或「什麼人該長什麼樣子」也沒有嚴格的刻板印象。女兒的一位幼兒園老師時常染各種奇妙的髮色,有一回她將頭髮中分,右邊染全黑,左邊染全白,有點 Lady Gaga 風格,可謂相當「特別」。其實我完全沒放在心上,直至班上一位日本媽媽表示「在日本,幼教老師絕對不可能染這樣的髮型!」時才驚覺,對耶,台灣大概也不太可能,畢竟太不符合大眾對幼教老師的期待了。

但話說回來,我愛這位老師!

我對於幼教老師的期待是什麼?無非是好好愛孩子,看到孩子時眼睛能夠噴射粉紅色愛心,那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老師。如果她染了自己喜歡的髮色來上班會覺得更快樂,有更多愛心和耐心給孩子,我一點也不介意。她想對自己做什麼都可以,想剃光頭我也無所謂,想在手臂刺上櫻木花道的臉我也舉雙手贊成。

和亞洲文化極度不同的是,女兒在那間幼兒園念了兩年,從來沒有家長針對這位教師的造型提出任何一次質疑,大家都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老美一般都給他人相當充足的個人空間,少說兩句、多讚美,試著看進對方實質的工作態度和精神,給人多點餘裕,大家都可以活得輕鬆些。

讀到這裡,會不會忍不住想拿直尺敲自己的左手掌,怎麼美國人方方面面都亂七八糟,卻也生活得還可以。為什麼他們可以有不應酬的勇氣?為什麼明明飛機上該有的是空姐,來的卻是空少或是空中老奶奶?為什麼美國媽媽不夜夜陪孩子寫作業?

這裡並不是故意要拿美國人配小米酒,或是全盤否認美國人的努力,而是想藉由聊聊美國人時鬆時緊的生活哲學,讓大家明白,彈性是可以的,偶爾的任性也不會毀滅人生。只要你願意,休息過後,隨時奮發向上,就地回頭便是岸。美國人的一百種鬆提醒了我們,哪有一定要怎樣,生活才可以變怎樣,並提著這個信念,好好生活下去。

《人家有傘,我有美國:鬆鬆的台裔小家庭旅美田野調查報告》一書,Michelle Lin著,時報出版。圖/《人家有傘,我有美國:鬆鬆的台裔小家庭旅美田野調查報告》一書,Michelle Lin著,時報出版。

數位專題
川普VS拜登 誰將登上美國總統寶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庭職場美國壓力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