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心態決定結果!你的思考方式是像「士兵」,還是「偵查兵」?

文 / 一流人    
2020-03-14
瀏覽數 20,300+
心態決定結果!你的思考方式是像「士兵」,還是「偵查兵」?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你的思考方式像是士兵還是偵查兵?兩者的心態截然不同。士兵的職責是保護與抵禦敵人;偵查兵的工作是搜尋與了解敵軍的真實狀況。這兩個南轅北轍的心態也可以應用到我們每個人日常生活裡怎麼處理資訊與想法。其中,做出出色的決定很大程度取決於你抱持什麼心態。(本文摘自《從Q到Q+》一書,以下為摘文。)

提問質疑自己的想法,以便騰出空間容納其他抵觸自己原先想法的意見與看法。根據列維廷的說法,要做到這點,「你必須夠謙虛,承認自己並非無所不知,或是承認自己有些自以為是。」這違背許多人的天性,畢竟人習慣捍衛自己所相信的東西。我們希望能面面俱到各種不同的觀點、評估不同證據的優劣、繼而做出深思熟慮的決定,不過動不動就反駁,拒「他者」於千里之外,可能讓這些受到阻礙。

為了說明這一點,「理性應用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Rationality)的共同創辦人茱莉亞.嘉麗夫(Julia Galef)以妙不可言的問句提供一個讓人一看就懂的隱喻。嘉麗夫建議我們問自己這個問題:我是士兵還是偵查兵?她指出,兩者的心態截然不同。士兵的職責是保護與抵禦敵人;偵查兵的工作是搜尋與了解敵軍的真實狀況。這兩個南轅北轍的心態也可以應用到我們每個人日常生活裡怎麼處理資訊與想法。嘉麗夫說,做出出色的決定很大程度取決於你抱持什麼心態。

偵查兵(或任何一種探險家)的心態根植於旺盛的好奇心。嘉麗夫指出:「偵查兵比較可能會說,很開心學到新知或是解決了一個難題。碰到與自己預期抵觸的事,他們比較可能的反應是有趣與好奇。偵查兵明智、實事求是:他們的自我價值無關乎他們對某個主題的對與錯。」

擁有偵查兵式思考心態的人,具備「智識上的謙遜」。(取自pexels)圖/擁有偵查兵式思考心態的人,具備「智識上的謙遜」。(取自pexels)

換言之,偵查兵具備「智識上的謙遜」(intellectual humility),這詞近幾年來很夯,不少文章、部落格文與書籍都引用它。Google 執行長拉茲洛.巴克(Laszlo Bock)也推波助瀾,曾公開宣布,到該公司應聘的人須具備智識上的謙遜。

專家把「智識上的謙遜」定義為「以開放的心態面對新想法,願意接受證據來源不只一個管道」。作家暨維吉尼亞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教授愛德華.赫斯(Edward Hess)極力倡議智識上的謙遜,認為該特質是未來一個人發光發熱的關鍵。他說,我們人類已無法和人工智慧競爭,除非我們人類持續學習、摸索嘗試、創造、適應。要做到上述幾點,我們必須一輩子扮演謙遜好問者的角色。從赫斯替自己書籍取名《謙遜是新式聰明》(Humility is the New Smart)就可看出他的立場。

若「舊式聰明」意味拿高分、知道更多正確答案、不犯錯等等,那麼「新式聰明」的衡量標準則是一個人保持靈活應變與適應力的能力。赫斯指出,為了做到這點,我們得避免花過多心思在自己的想法與專業上。他繼續解釋道:「我必須把我的想法與自我切割,一分為二。我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把自己的想法當成假說,不斷被更新且更完整的數據驗證與修正。」

以下問題可測試你是否具備「智識上的謙遜」

我習慣用士兵還是偵查兵的心態思考?
士兵的職責是防禦,而偵查兵的角色是探險與發現。
我寧願求自己是對的,還是寧願求了解?
若你過於重視自己才是對的,會讓你處於「防禦」模式,豎起心防,阻斷學習與理解。
我會主動拜求或尋找反對的意見嗎?
別問對方是否同意你的看法,問他們是否有不同的意見,並請他們解釋為什麼。
我樂於發現自己錯了而產生的「意外之喜」嗎?
發現自己錯了,無須為此覺得丟臉,這代表智識上的開放與成長。

儘管謙遜往往與懦弱聯想在一起,但赫斯認為,更正確地說,謙遜應該是「對世界保持開放心態」。他說:「我必須克服反射性的思考方式,得學習縮小自我、克服恐懼、掙扎於要戰還是要逃,就這一點而言,智識上的謙遜應被視為勇敢而非懦弱。」赫斯相信,如果我們擁抱智識上的謙遜,將受益良多,從創新乃至公民論述無一不受惠,因為「重要的不再是誰對誰錯,而是了解什麼才是對的」。

要克服「求正確」的衝動與欲望,必須透過有意識的努力。創投專家克里斯多福.施羅德(Christopher Schroeder)說,他用以下的問句提醒自己保持開放心態:我寧願求自己是對的,還是寧願求了解?

施羅德說:「若你堅持你才是對的,會把自己鎖在同溫層的回音室裡,導致你做出糟糕的決定。」另外一位我訪問的創投專家表示,在決定是否對某個新創公司注資時,會使用類似施羅德的問題,只不過他微調了一下問題,問的不是他自己,而是考慮注資的對象:這個人寧願自己是對的,還是寧願事業成功?這位創投專家傾向把錢給後者。

若堅持自己才是對的,容易陷入同溫層,導致做出錯誤決定。取自pexels圖/若堅持自己才是對的,容易陷入同溫層,導致做出錯誤決定。取自pexels

背後的理由是,若一個實業家過於重視自己最初的想法是對的,竭力證明自己沒錯,影響所及,可能不利該想法順利問世,因為這位實業家可能拒絕修改初衷,或是不願承認一開始的商業計畫有缺失,繼而修正。創投專家以他過來人的經驗發現,成功的實業家對於反饋意見持開放心態,也不排斥被他人指證錯誤,因此樂於學習、願意改變,並適時改進他們的想法或產品。

顯而易見,「證明自己是對的」影響的不僅僅是商業決策,在政治上也同樣站得住腳。許多人可能打死不願承認他們投下的一票是錯的,儘管鐵錚錚的證據會說話。在人際關係上,堅持自己是對的往往會讓爭吵與不睦沒完沒了。毫無疑問,驕傲是上述現象的癥結:相信自己是對的,或是被想法一致的同溫層告知自己是對的(沒錯,你一直都是對的),這感覺的確讓人很爽,但這無助於提升學習、理解、決策,也不利社會整體前進。

嘉麗夫說,若我們真的想提高個人以及社會的判斷力,應該努力改變以下這個慣性:相信自己判斷是對的,也要改變被證明自己判斷有錯時的反應。她說:「當我們發現自己可能對某件事判斷錯誤,我們可能需要學習讓自己覺得自豪而非羞愧;或是當我們遇到一些抵觸自身信仰的訊息時,學習讓自己覺得好奇而非豎起心防。」嘉麗夫有她自己的問句版本,對抗「自己是對的」的陷阱。她建議大家問自己:「你最渴望的是什麼?是捍衛自己的信仰?還是盡可能清楚地理解這個世界?」

若你有心爭取後者,表示你已能夠開始用更開放的心態、在更充分掌握資訊的條件下做決定。

《從Q到Q+》一書,華倫.伯格(Warren Berger)著,鍾玉玨譯,木木lin繪,寶鼎出版。圖/《從Q到Q+》一書,華倫.伯格(Warren Berger)著,鍾玉玨譯,木木lin繪,寶鼎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思考心態職場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