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芋頭與蕃薯的交集

文 / 馬萱人    
1996-06-15
瀏覽數 20,700+
芋頭與蕃薯的交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愛原住民,就嫁他或娶她。」台灣卑南族族人、哲學學者孫大川,曾半開玩笑地在一次原住民文化田野調查培訓課程中,如此建議大專院校山地服務社的社員。

的確,在樂觀的社會學學者眼中,願意與「異我族類」長相廝守,是人類最難成就的同化類型,也向來是考驗族群是否融合的最佳指標之一。

以此觀點觀察台灣「芋仔」(外省人俗稱)、「番薯」(本省人俗稱)互相結合的「成果」,祖先的「種類」增加;談起族群認同,預期也將比單一族群者容易「失焦」。

至於焦點將偏向何方,則有待進一步深究。

如果以婚姻的族群(省籍)背景檢驗族群認同,「遠見」本次調查就發現,無論是父母來自不同族群的「芋仔番薯」,或是嫁娶對象與父系族群互異的受訪者,他們的意見總是比來自單一族群景的人「融合」。

例如,父母皆是本省人的民眾,高達四二%優先肯定自己是台灣人;另一方面,父母皆是外省人的民眾,則有三九%第一感覺自己是中國人。而「芋仔番薯」比之其他兩類族群,就較易選擇「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或「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之類雙重認同的答案(見六四頁表一)

旗幟鮮明的兩方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