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芳明

陳芳明

陳芳明

台灣文學不再是政治禁忌

台灣文學不再是政治禁忌

1999-04-01

到達世紀末端時,回顧歷史的慾望往往特別強烈。人類畢竟是屬於時間的動物,在某個階段或門檻,對於失去的歲月與消失的事物,總是懷有無比的眷戀。歷史意識更為旺盛的人,在回望之際,則不止於懷舊,還會從發生過的經驗裡去尋找教訓並追求典範。世紀末的台灣,許多重建歷史記憶的運動正展開。文建會與《聯合報》主辦的「台灣

不堪回首與不再回頭

不堪回首與不再回頭

1999-02-01

出版法廢除的時候,台灣社會的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顯然又向前邁進一步。這項法案的取消,似乎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如此重大的事件未能造成震撼,並不令人感到驚訝,畢竟台灣已經走出思想枷鎖的陰影,進入開放而多元的階段了。只是對於整個民主發展歷程而言,特別是對於過去戒嚴時代的人們來說,取消出版法不能不說是值得讚

新不新與獨不獨

新不新與獨不獨

1999-01-01

政治要求分裂,群眾並不分裂;政治要求團結,群眾會更團結。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的三合一選舉再度證明了這樣的事實。長期存留於台灣社會的族群問題與統獨問題,經過這次的投票檢驗,顯然已經到達一個需要撥雲見日的階段。民主的進步,無非是嘗試以多元的協商方式,並且以相互尊重的平等態度,共同解決社會內部的矛盾問題。在政

感性政治與黨性政治

感性政治與黨性政治

1998-12-05

選戰彷彿是一把利刃,每次總是毫不例外地在台灣社會劃開一道傷口。好不容易把傷口舔拭乾淨之後,下次的選戰又接踵而來,已經癒合的疤痕,再一次被挑起、割裂、撒鹽,產生強烈的痛楚。解嚴以降的歷史,便是在這樣反覆的新仇舊恨交織之下穿越過來。投票選舉可能是追求民主過程中的必經途徑,但是否要以如此必要之惡的儀式進行

和平演變勝過和平統一

和平演變勝過和平統一

1998-11-05

台北與北京在斷絕對話五年之後,海峽的閘門又重新開啟。辜振甫的融冰之旅,再度使兩岸回到「以對話代替對抗」的道路。如果從這次北京之行的實質內容來看,辜振甫並未達成任何政治協議,也未解決任何事務性的問題。同時,兩岸經貿往來日益迫切而複雜的議題,也全然沒有提上商討的議程。從這個事實,是不是可以論斷辜振甫參訪

總統低頭的時刻

總統低頭的時刻

1998-10-05

螢幕上的美國總統柯林頓,面對的不是大陪審團,而是全球不分國界的觀眾。身為地球上擁有最大權力的男人,必須向整個人類交代婚外情始末,這是歷史上從未發生的事情。我認為值得大書特書;不過,並不是想再次渲染他的外遇。這裡要強調的是,在電視上我看到的不是性醜聞,而是一個偉大的制度浮現眼前。我關心的不是柯林頓的性

兩岸和平,就是雙贏

兩岸和平,就是雙贏

1998-08-05

柯江會談,既不是國際公約,也不是兩國條約,所以並不具備任何法律效力。但是,柯江會談產生的政治效應全然不容忽視。北京利用與柯林頓的會談,積極向國際社會營造和談的氣氛。透過這種氣氛的升高,北京達到了兩項目標:一是宣稱「台灣是中國內政的問題」,一是明確表達追求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身段。這種策略是相當高明的。

病毒危機與台海危機

病毒危機與台海危機

1998-07-05

雙重的危機正在挑戰衰弱而多疑的島嶼;一是來自社會內部的腸病毒,一是來自國際社會的柯江會談。兩個危機接踵而來時,正好暴露了一個事實:這個島上的政府全然沒有處理緊急問題的能力;它唯一能做的,就只是不斷散布樂觀的信息。營造樂觀的氣氛,並不能使真正的問題消失,而只會讓整個社會陷入茫然無知的狀態。腸病毒的事件

權位競爭與國家競爭?

權位競爭與國家競爭?

1998-05-05

家庭倫理悲喜劇的眾聲喧嘩,正在國民黨的決策階層熱烈進行。兩年來的辭職戲碼,由省長宋楚瑜拉開序幕之後,每過一段時期都會有離奇的演出。從偽裝辭職到拒絕辭職,從被迫辭職到自動辭職,在在顯示官場文化的智慧已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凡此表演,並非是在展現行政官員的政治責任,而只是在展現官員各自的政治實力。沒有

被政府綁架的社會

被政府綁架的社會

1998-04-05

滿版的災難事件換來滿口的責任推拖,滿目的凶殺新聞換來滿臉的無恥表情。這是今天台灣官場文化的特寫鏡頭,也是最典型的世紀末文化的縮影。我愈來愈怯於打開電視,更愈來愈懼於翻閱報紙。從來沒有一個社會像現階段的台灣,隨時隨地都處在危險的狀態。即使是生活在戰火之下的波士尼亞或巴勒斯坦,也沒有像台灣如此面臨立即的

從華麗島到惡魔島

從華麗島到惡魔島

1998-03-05

南北縱走的中央山脈,奔馳到島嶼中部時,正好趕上二月的春雨。滂沱的斜雨敲打在樹林,在坡地,在我搖搖欲墜的小傘。迷濛的煙霧,裊裊迴繞在山脊稜線,使整個天地的布局顯得神秘而曖昧。站在海拔兩千公尺的高崗,俯望大甲溪的河谷,可以看見晶瑩欲淚的流水 ,民謠一般朝西低唱而去。站在雨中,左右顧盼,發現原是顏色層次分

世紀交會與世代交替

世紀交會與世代交替

1998-02-05

屬於嬰兒潮世代的我,正在調整猶豫傍徨的心情,準備迎接二十一世紀的到來。我的猶豫傍徨是有理由的。面對世紀交會的時刻,我與我的世代不免產生世紀末的焦慮。這種焦慮,既是對時間消亡的無可抗拒,也是對未來歷史的茫然無知;瞻前顧後,都有強烈的失落感。在人類歷史上,世紀末文化的出現屢見不鮮。最為顯著的,莫過於十九

政治改造,歷史改寫

政治改造,歷史改寫

1998-01-05

學歷史的人,常常懷有一種心願:希望在他賴以生存的社會發生巨大變動時,也能在歷史現場親自見證。對於充滿好奇心的史家而言,文字的紀錄再也不能使他感到滿足;因為,再多的檔案資料與圖像照片也無法取代真正的事實。然而,置身於生動的歷史事件裡,無疑是史家可遇而不可求的奢望。我在一九九二年回到台灣,便是懷抱這樣的

自我主義與自由主義

自我主義與自由主義

1997-12-05

最早接觸到自由主義的思想,是大學時代閱讀殷海光先生的作品。殷海光的思維方式,代表了六○年代台灣社會的最佳心靈之一。然而,他晚年的聰明智慧,全然耗盡在爭取言論自由的議題上。在正常的社會,他應該是一位傑出的哲學家;但是在反常的社會裡,他竟然只能扮演政論家的角色。每當回顧那個時代,我不能不抱持憑弔的心情,

多談問題,少談意識

多談問題,少談意識

1997-11-05

台灣社會有沒有革命的條件?在現階段提出這樣的問題,不能不說是一種時空倒錯。可是,二十年前我在海外政治運動中,曾經為這個問題辯論過。那時候參加爭論,我非常投入,相當認真其事。現在回頭來看,不免覺得惘然。只是那時候有那時候的心情,也並非全無意義。至少,在鍛鍊個人的思辨能力上,助益甚鉅。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

我的危機,我的挑戰

我的危機,我的挑戰

1997-10-05

我經歷過許多危機的年代。在青少年時期,在流亡時期,在中年時期,都出現過不同形式的危機。危機所以會出現,主要是因為自己不知道如何去克服。問題不能解決時,內心自然會陷於困惑之中,強烈的危機感也會隨之而來。在我的青春期,追過太多情感上與生理上的苦惱。軀體不斷在成長,客觀環境也不停在變化,我的情緒卻無所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