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不堪回首與不再回頭

文 / 陳芳明    
1999-02-01
瀏覽數 12,750+
不堪回首與不再回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出版法廢除的時候,台灣社會的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顯然又向前邁進一步。這項法案的取消,似乎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如此重大的事件未能造成震撼,並不令人感到驚訝,畢竟台灣已經走出思想枷鎖的陰影,進入開放而多元的階段了。只是對於整個民主發展歷程而言,特別是對於過去戒嚴時代的人們來說,取消出版法不能不說是值得讚頌的事。我相信,歷史並不會走回頭路;但不意味對這段傷痛經驗不必回頭再看。

我在一九八九年夏天第一次回到台灣時,攜回三本書同時出版,其中兩冊是政論,一冊是學術論文集。當時我以為戒嚴令已解除兩年,言論空間想必已經放寬。在短短一個月的停留中,我的書順利地出版,但就在出版一週後,旋即遭到查禁。我從未想到,在海外流放那樣長久的時日之後,竟還能趕上戒嚴文化的最後一班歷史列車。到今天,政府還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我的書被劃入禁林之列。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