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權位競爭與國家競爭?

文 / 陳芳明    
1998-05-05
瀏覽數 11,450+
權位競爭與國家競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庭倫理悲喜劇的眾聲喧嘩,正在國民黨的決策階層熱烈進行。兩年來的辭職戲碼,由省長宋楚瑜拉開序幕之後,每過一段時期都會有離奇的演出。從偽裝辭職到拒絕辭職,從被迫辭職到自動辭職,在在顯示官場文化的智慧已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凡此表演,並非是在展現行政官員的政治責任,而只是在展現官員各自的政治實力。

沒有人能夠理解,堅不辭職的前交通部長蔡兆陽,在行政院與立法院通力合作保護他的職位之後,竟突然宣布辭職不做。也沒有人能夠理解,法務部長廖正豪明明已堅決表示辭職之後,卻突然又決定回到他的職位繼續留任。公僕的去與留,全然存乎個人好惡之心。所謂敬業精神,所謂尊重制度,可以說徹底失去了存在的空間。

準備跨越世紀門檻的台灣社會,正要面臨下世紀國家生活品質的提升,當前政府的決策者究竟在思考什麼,關心什麼?正常的民主國家都已經在討論二十一世紀國土規畫的遠景,也積極在思索未來人文心靈的改造。反觀台灣的政府部門,官員的視野似乎都集中於個人權位的安危,而欠缺對整個社會發展的全盤規畫。

一個最顯著的事實,便是政府領導人之間的熱門話題,大多是圍繞著總統與北高市長的候選人在討論,他們更關切的是誰與誰的搭配組合。於是,有連宋配之說,也有馬廖配之說,各種充滿智慧的談話,都只是與權力接班有密切關係。至於這些人的領導能力與心胸氣度,以及他們對國家前途是如何規畫,並未與權力接班的討論聯繫起來。每個國家都有權力傳承的問題,但是像台灣領導人這樣公開露骨的談話,尚屬少見。他們天天談,處處談,非此不樂,樂此不疲。

國際排名的真實謊言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發表最新國家競爭力排名,在全球四十六國中,台灣競爭力已從去年的第二十三名,躍升為今年的第十六名,並且超越了日本。這項消息自然是值得歡迎的。中央政府官員為這項成績感到欣喜,而省府官員則趁此反駁廢省之說,表示省府的繼續運作,才使得國家競爭力有顯著進步。問題在於,在迎接這項喜訊之際,台灣社會的生活品質果真獲得了提升嗎?

國家競爭力的評比,固然有事實與數字為根據。但是,進行這種評價的國際人士,看到的只是已經淨化的數據,而不是在每個國家的社會裡有過真正的生活經驗。他們並不知道台灣的飛行安全,也不知道台灣的火災情況,更不知道台灣的工程弊案。即使洛桑管理學院把台灣排在全球十名之內,或者如副總統連戰所說,希望在公元兩千年躋身世界的前五名,對飽受社會災難的台灣住民而言,這項排名只不過帶來更大的反諷。

何況國家競爭力並非全然屬於政府的。台灣的排名能夠進步,到底是得力於民間,還是受益於政府,仍然值得進一步去探討。如果沒有政府制度設下的投資障礙,如果沒有官僚體系固有的願頂無能,台灣的國家競爭力不待國際評估,也應該在全球表現上有相當可觀的成就。日本的競爭力雖被評為衰退,但是他們國內的生活品質與人民的人格尊嚴,絕對是超乎台灣之上。台灣社會迫切需要的,並非國際的排名,而是如何與自己競賽。島上住民的痛苦指數逐年升高,他們不能忍受生活環境與社會治安的惡化,不能接受政府行政效率與管理能力的下墜。有哪一位官員敢於出面保證,台灣的食衣住行育樂絕對不會有安全顧慮?有資格為台灣的國家競爭力進行評估的,並不是洛桑管理學院,而是台灣的全體住民。

無知的淚水將隱沒於歷史

見證到近年來的辭職戲碼,其中穿插著官員的眼淚與民眾的花籃。誰的淚水愈多,就愈能博取民間的同情;誰的花籃愈多,愈能獲得長官的關愛。隨著後李登輝時期的即將到來,每位官員都在角逐,焦慮而迫切地搶奪未來權力真空後所遺留下來的政治資源。每個人都在談行政倫理,但是沒有人在尊重制度。吳敦義暗批李登輝,宋楚瑜明抗連戰,廖正豪得罪蕭萬長。然而,公共災難事件一旦發生時,責任由中央政府推給省政府,省政府則推給地方政府。推卸責任的效率,永遠是超前行政改革的速度。

台灣社會不僅是在跟自己比賽,也是在跟歷史比賽。戰後以來,台灣從來沒有一個時期像現在這樣,極為充滿活力與開放的機會。錯過了這樣的歷史階段,台灣可能不會再有改弦更張的時期。多一點國家競爭的觀念,少一點權位競爭的私心,恐怕是當今在位者應該深切思考的問題。否則汲汲於權位,最後將輸掉權位;盲然無知於歷史,也將加速隱沒於歷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