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病毒危機與台海危機

文 / 陳芳明    
1998-07-05
瀏覽數 14,200+
病毒危機與台海危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雙重的危機正在挑戰衰弱而多疑的島嶼;一是來自社會內部的腸病毒,一是來自國際社會的柯江會談。兩個危機接踵而來時,正好暴露了一個事實:這個島上的政府全然沒有處理緊急問題的能力;它唯一能做的,就只是不斷散布樂觀的信息。

營造樂觀的氣氛,並不能使真正的問題消失,而只會讓整個社會陷入茫然無知的狀態。腸病毒的事件並非始自今年,但是它變得猖獗,卻以今年為最。究其原因,乃在於政府並不把這樣的問題看得認真而嚴重。就像去年發生的口蹄疫那樣,都是有前車之鑑,但也都因為掌權者的顢頇與怠忽,終於使台灣蒙受瘟疫之島的污名。

腸病毒是什麼?無助的民眾如何防範?若是不幸罹患,應如何治療?行政院衛生署並沒有給與明確的答案。透過大眾媒體的宣傳,衛生署再三堅稱病毒已經獲得控制。然而,孩童死亡的數字卻證明一個事實:腸病毒已經從中部擴散到南島與北島,又從西海岸蔓延到東海岸。疫情發展之速,如入無人之境。奪去五十餘條人命的病毒,顯然沒有任何歇止的跡象。束手無策的衛生署,目前僅有的思考方式是關閉大型游泳池、勒令停辦國際兒童活動。情況之嚴重,已經引起各國使節的關切。台灣再度淪為瘟疫之島,已呈無可避免之勢。

樂觀的信息,並未帶來樂觀的政策。去年口蹄疫成災時,衛生署也極力掩蓋事實,結果不僅打擊了台灣農業的出口經濟,更挫折了台灣住民的信心。舊傷末癒,新創又至;今年肆虐橫行的腸病毒,又一次引發民眾的信心危機。何時才能脫離險境,何時才能終止惡夢,幾乎沒有一位官員敢於提出時間表。必須要病毒爆發至無可收拾的地步,必須要迫使全民陷入集體受難的深淵,政府官員才齊聚在冷氣房商討對策。

內政如此,外交又何嘗不然。政府照例是以遲到的政策來處理緊急的議題。面對即將到來的柯江會談,從行政院長到外交部長都不斷向國人保證已經取得美國的保證,不斷強調台灣的利益不會受到傷害。然而,美國總統柯林頓還朱啟程之前,中華民國的國格與台灣人民的尊嚴其實已都受到嚴重的傷害。台灣問題彷彿是國際談判桌上的籌碼,其地位升降全然不是操之在我。外交部長宣稱「台灣已經獲得美國政府十次以上的保證」時,正好凸顯了台灣的脆弱與無助。如果美國不保證呢?中華民國將如何自處?即使有了保證,會談時卻不遵守承諾,台灣人民又將如何自處?這些問題,政府顯然都沒有深沈的思考。

後冷戰時期的到來,似乎也正在釀造一個新的世界秩序。新秩序的誕生,預告了兩個重要的趨勢,一是以戰爭方式解決國際問題的階段已漸漸過去;一是經濟與資訊的競爭漸漸成為主流的價值。一個具有民族主義但沒有國界的時代,極可能在二十一世紀初期浮現。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的經濟接觸,絕不可能永遠避開不談。柯林頓之訪問中國,固然有高度的政治意義,與中國朝經濟盟友方向重建的意圖也相當明顯。台灣在這方面始終採取保守而逃避的態度,不願意正式面對日益密切、甚至是相互依賴的經濟關係。總之,與中國大陸相關的政治議題,政府的立場一直是退縮的駝鳥式的。

柯江會談之事,政府在去年就已獲悉。然而,政府竟然沒有任何自主性的對策,反而全力尋求美國的憐憫與恩寵,單方面期待美國不要做出對台灣不利之舉。就是抱持這樣的蹉跎心態,在會談前夕,政府一方面竭盡思慮安撫民眾,一方面則更殷勤乞求美國的同情。台灣自己的政策究竟在什麼地方?台灣的主體性到底建立在怎樣的基礎上?這些問題完全找不到答案。

腸病毒的侵襲與柯江會談的衝擊,表面上彷彿是毫不相干的兩個事件,但實質上都構成了現階段台灣社會的危機。這個危機源自整個政府決策效率之緩慢,緩慢的原因則是由於政府與台灣社會、國際社會發生嚴重的脫節。雙重的脫節導致雙重的危機。腸病毒的災難度過之後,台灣又將發生怎樣的疫病?柯江會談的陰影度過之後,台灣又將遭受怎樣的國際衝擊?台灣正如茫茫大海中的一葉扁舟,掌舵者至今也還找不到確切的方向。

病情與政情的理解,都需要明快的決策者。從延宕變成焦慮,從顢頇變成慌亂,在在說明了政府的遲鈍。病毒危機與台海危機,只是更多災難發生前的警訊而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