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和平演變勝過和平統一

文 / 陳芳明    
1998-11-05
瀏覽數 15,800+
和平演變勝過和平統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北與北京在斷絕對話五年之後,海峽的閘門又重新開啟。辜振甫的融冰之旅,再度使兩岸回到「以對話代替對抗」的道路。如果從這次北京之行的實質內容來看,辜振甫並未達成任何政治協議,也未解決任何事務性的問題。同時,兩岸經貿往來日益迫切而複雜的議題,也全然沒有提上商討的議程。從這個事實,是不是可以論斷辜振甫參訪團的任務沒有成功?

台灣與中國的關係,絕對不能只從事務性的層面來下定義,因為牽涉到兩岸分合的嚴肅問題。在統獨糾葛尚未釐清之前,辜振甫的北上接觸顯然是一項艱辛的工作。台灣在國際社會陷於孤立狀態之際,凡涉及主權議題的任何會晤,都有可能帶來傷害與危機。所以,把這次訪問視為高空上走鋼索,並不為過。客觀現實條件是如此惡劣,而雙方的會談又不能不進行,辜振甫的處境也正是當前台灣的政治困境。

在會晤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後,辜振甫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將繼續與北京保持接觸。他的談話,可以說為日後的兩岸關係留下轉圜的空間。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辜振甫打出「民主牌」以延緩北京「和平統一」的策略,似乎也使雙方的接觸有了全新的議題。不僅如此,他還解釋,「一個中國」的真正內涵就是「中華民國」。這些都是過去辜汪會談未曾出現的談話,也將成為未來會談的重要出發點。縱然這次北上訪問的結果,只獲得各自表述的機會;但是,這是台灣代表在中共統轄範圍內表達政治立場最為清楚的一次。因此,即使不能將此次參訪的行動視為絕對的成功,至少也可同意立法院所做的評價:「有為有守,行事穩健」。整個代表團的對外發言,畢竟未嘗傷害國家主權。

對於台灣代表打出的民主牌,北京的抗拒自是可以想像。習慣於一黨獨大的中共領導人,顯然很不習慣台灣的民主談話方式。台灣社會曾經也有過長期一黨專政的經驗,在朝向民主多元化的道路前進時,島上住民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民主的實現終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獲致。如果經濟基礎不夠穩固、中產階級不夠堅強,民主的進步是極其艱難的。辜振甫說,在民主的議題上,江澤民需要一些時間,這是可以理解的。在現階段期待中共立即走向民主,不免過於奢望。

中共把民族主義優先置於民主政治之前,無非是為了獨占權力的滋味。倘若中國社會真正徹底開放,而多元化的價值觀念一旦浮現,中共的領導地位自然受到解構。一國兩制的設計,絕對不是考量到香港或台灣住民的政治意願,而是顧忌到民主意識對中國社會的滲透。這並不是說中共會永遠抗拒民主,在世界形勢的挑戰下,中國大陸是不可能維持鎖國政策的。中共需要的是時間,需要的是和平演變,而不是劇烈改變。

和平演變是民主政治發展的過程。一九六0年,雷震曾籌組「中國民主黨」。當時國民黨自囚於一黨獨大的觀念裡,雷震的組黨工作不僅受到阻撓,還被誣告.「知匪不報」而坐牢十年。七0年代以後,台灣黨外人士也開始朝向組黨的目標全力以赴,最後卻以美麗島事件的悲劇形式受到遏止。兩次組黨的經驗,都顯示當時的台灣社會還末蓄積足夠的能力與智慧支持反對黨的成立。

必須等到八0年代以後,資本主義在台灣獲得充分的發展,台灣民間社會才漸漸累積充分的經濟力量,要求政治改革的聲浪也才隨著升高。在這段時期,台灣中產階級對於國內外的政治經濟形勢已有清楚的認識,也對本身的參政要求普遍覺悟。民主進步黨正是受到這種成熟條件的召喚才因應而生,從此政黨的多元化就成為台灣民主政治的重要指標。

民主的機器一啟動就無法停止

台灣在二、三十年前走過的道路,也是現階段中國大陸正在體驗的。沿海城市的資本主義化,引進封閉社會的不再只是繁榮經濟而已,民主與自由的思潮也源源不斷地湧進。這說明了為什麼近十年來中國民主要求的聲音,毫無止息地釋放出來,以及尊重人權的呼聲與要求組黨的理念,此起彼落出現在南北的城市裡。中共當局目前採取的措施,正好就是過去國民黨採取的高壓政策。對民主的抗拒與對人權的蔑視,曾經是台灣社會承受過的苦痛經驗。但是,台灣終於從幽暗的封鎖狀態走出來了,這不只是反對黨人士的功勞而已,也是整個社會要求改寫歷史的力量宣告成熟而有以致之。

經濟發展導致的和平演變,也開始發生於中國社會內部。這樣的過程可能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速度也許顯得緩慢,但是可以預見的,民主的機器一旦開始轉動,就再也不可能停止下來。努力追求經濟成長的中共領導人,恐怕比任何一個的國家執政者還需要安定與和平。中國的經濟愈發達,社會內部的中產階級就愈穩固,政治改革的要求也會加速升高。這樣的歷程,在人類更上的任何民主國家都見證過的。

從這樣的歷史觀點來看,辜振甫在北京提出的民主牌並非毫無意義。對海峽兩岸而言,要達到正式政治談判的境界,也許還未成熟。這是因為中國大陸的民主,還不足以與台灣民主進行談話。台灣的民主政治並非十全十美,但在制度與精神上絕對超越中國大陸。辜汪會談未曾帶來美好的信息、卻是歷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

中共領導人要不要選擇民主,還有待觀察;不過可以確信的是,沒有民主的基礎,海峽兩岸的會談就不可能成熟。中國社會內部政治開放以後,民主政治獲得確立,則兩岸的對話才有充分的條件來支持;「和平統一」絕對是一個過早的議題。畢竟對大陸而言,和平演變還只是開始進行而已。等到雙方都擁有飽滿的民主時,統獨就不再是緊張的間題了。

(本文作者為靜宜大學中文系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