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岸和平,就是雙贏

文 / 陳芳明    
1998-08-05
瀏覽數 10,000+
兩岸和平,就是雙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柯江會談,既不是國際公約,也不是兩國條約,所以並不具備任何法律效力。

但是,柯江會談產生的政治效應全然不容忽視。北京利用與柯林頓的會談,積極向國際社會營造和談的氣氛。透過這種氣氛的升高,北京達到了兩項目標:一是宣稱「台灣是中國內政的問題」,一是明確表達追求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身段。

這種策略是相當高明的。在過去將近半世紀以來,北京通常都是採取「以戰逼和」的手段,如今卻轉而求諸「以和逼和」的戰略。柯林頓無論使用怎樣的語言來演繹其「新三不」的政策,都未曾放棄「以和平方法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立場。因此,中共的和平攻勢無非是順著美國的調子而展現出來的。在美國已公開表示支持和談,而北京也熱切以其體行動配合美國的立場之際,台灣應如何迎接這樣的新形勢?

如果台灣拒絕談判,極可能在國際社會製造拒絕和平的印象。如何面對中國,一直是台灣政治的敏感議題。任何不慎的談話或表態,隨時會遭到「賣台」或「統派」的指控。然而,台灣距離中國大陸如此接近,經貿關係又是如此密切,絕不能閉起眼睛否認問題的存在。

李登輝總統在七月二十二日國統會的開幕致詞表示,台灣絕對不可能接受北京「一國兩制」的政策,讓台灣淪為地方政府的地位。這樣的明確態度是值得歡迎的,但是,他並沒有提出更為具體的政策。戒急用忍的方針,支配兩岸的經貿往來已有三年,繼續朝這個方向走下去,似

乎只是通往一條沒有出口的道路。

美國參、眾兩院先後通過兩項決議案,重申「台灣關係法」的承諾,眾議院的決議案還列入「台灣人民自決」的字眼。美國樂於見到台灣海峽的和平,還是不容否認的。二十一世紀到來時,任何製造戰爭事端的當權者,必然受到國際的譴責與抵制。基於這樣的考量,美國國會終於做出這樣的決議案,誠然可以理解。問題在於,美國並不能在台灣海峽創造和平。能否使和平降臨兩岸,完全取決於兩岸的當權者。戰爭火種隨時可以引燃,唯和平意願有賴長期釀造。

柯江會談之後,誰能夠播下和平的種子?片面期待北京善意的回應,只能視為變相的推卸責任。政府官員甚至還有人期待「第二管道」的出現,彷彿台灣的和平,並不是台灣的責任;彷彿和平是可以等待、而無需去追求的。倘若戰爭不再是解決台灣問題的唯一方式,倘若政府官員認識到和平是台灣僅有的出路,則政府官員必需運用更多智慧,創造和平的條件。

長期主張台灣獨立的民主進步黨,曾有過一段激情的年代。它的建黨,訴諸於草根的情緒與抽象的意識形態,而終於開闢了現在的民主境界。但是,民進黨在接近執政階段之際,愈來愈清楚地覺悟到台獨黨綱的實務性與可行性的問題。特別是在柯江會談後,民進黨比任何時期還更體會中國政策之無可迴避。依照過去的建黨經驗,民進黨在面對這些問題時,除了以發表空洞的聲明表達立場之外,從未提出任何具體的力案。

在現階段,追求轉型的民進黨顯然已擺脫過去那種悲情的論調,而正視台灣海峽的真正問題。從黨務高層人士的陸續訪問大陸來看,民進黨誠然跨出了一大步,這種行動並沒有引起爭議。黨內的意識形態追逐者,以及黨外的基本教義派,無不對這樣的訪問之旅進行抨擊撻伐。這是民進黨的歷史後遺症,似乎無可避免。不過形勢已經很清楚,民進黨不可能再走回歷史的老路。既然必須向前邁進,則如何創造台灣海峽和平的問題,就不能避開與北京的接觸。

民進黨的中國大陸之行,不會只此一次。敞開封鎖的大門,其實也象徵著台灣社會發展的又一次轉折。唯有透過不斷地接觸與溝通,智慧才有可能從其中產生。猜忌與推測的年代畢竟已經過去,務實地面對面交談,必然勝過雙方的各種設想。對話,並不等於政治談判,因此也不可能產生任何法律效力。以簡單的邏輯判定這種對話是「通匪」或「賣台」,只能證明思考程度的幼稚。

沒有任何的和平是可以等待的,而必須去追求並營造,使戰爭的影子能夠全然洗滌。誰能夠創造和平,誰就是贏家。兩岸和平,就是雙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