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太熱愛反省,將會無止盡糾結「我不夠好」

停止用同一種既有的方式看待發生的事物
文 / 一流人    
2021-01-15
瀏覽數 16,150+
太熱愛反省,將會無止盡糾結「我不夠好」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第八個諮商師之所以能夠和我一起走過後來的時光,其中一個原因是她除了能夠理解我的想法外,也幫助我從其他位置觀看生命的劇情——讓我發現,從45或80度角觀看自己或遭遇的事情時,我就不再是一個歪斜到彷彿是「錯誤的人」。(本文摘自《我沒有家,但能給孩子一個家》,作者為賴雷娜、孫羽柔,以下為摘文。)

幾年下來, 意識到自己與他人的溝通之間常常出現許多障礙, 不但無法真正傳達自己想要表達的意思給對方,對方也可能因為不理解我的說話方式而不信任我說出來的話,最後不但對話失敗,彼此的關係也無法更細膩地深入建立,並逐漸對我的情緒帶來強烈的負面影響,於是我決定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也就是心理諮商。

我曾經換了七個諮商師,一度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哪裡有本質上的問題,否則怎麼會一個接一個地更換,而且他們還不是我的鄰居或學校的朋友,而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諮商人員。如果連這些人都無法理解我的問題與困難,會不會真正需要解決的根本不是我遇到的那些事情,而是我就是一個災難?

曾經抱持著這些困惑好長一段時間, 直到第八個諮商師對我說:

嘿!妳真的很厲害呢!這不是淘汰了七個不適合妳的諮商師嗎?

瞬間,我忽然發現理解這件事情的另一種眼光。

原來被淘汰掉的人不是我, 當然也不是那七位諮商師,而是那段不適合的諮商關係。用在其他合適的人身上,也許才能發揮他們的能力,但因為不適用於我,即便勉強自己留在那些諮商關係裡,想要處理的癥結也不會得其所終。

第八個諮商師之所以能夠和我一起走過後來的時光,其中一個原因是她除了能夠理解我的想法外,也幫助我從其他位置觀看生命的劇 情——讓我發現,從45或80度角觀看自己或遭遇的事情時,我就不再是一個歪斜到彷彿是「錯誤的人」。

但那不是療癒的心靈雞湯或純粹的正向思考, 而是停止用同一種既有的方式看待發生的事物,透過不同濾鏡與方向去理解和觀察。因此,更能夠真正把握到自己和外在的關係,不再重複落入創傷歷史的巨輪輾壓。

第八位諮商師,瓊慧圖/第八位諮商師,瓊慧

朋友、伴侶關係也是

有些朋友決定離開我們的關係時, 常常聽到的理由都是, 因為他們認為我是一個對什麼事情都太認真的人,對他們來說會很有壓力。

但是, 他們一開始之所以欣賞我、想成為朋友, 也是基於相同的原因。

回到我的夫妻關係, 也有著同樣的狀況。丈夫一開始非常欣賞願意提出想法、在許多事情上都能夠果斷決定的我,然而,一旦事情的結果不如預期,責任的歸屬有很大一部分落在我身上,或者全部都在我身上,應該調整的人就只有我。

類似的事情一再以不同模式出現在不同關係當中, 如果我依然從單一觀點理解它們,很容易一不小心就陷入「是的,一切的錯誤都是我思慮不夠周全、不夠努力、不夠完美」的迴圈裡。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換了七個諮商師真的是因為我是一個有問題的人,所以才會發生嗎?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諮商的深度和強度不僅關係到諮商師的專業技術,諮商師對生命的觀察與自身經驗也會影響對話進行。不是所有諮商師都能接住每名個案的核心問題,諮商是有界限的。

只是,這個觀點很少被提及。

社會主流很容易譴責受害者或受暴者:「你會被侵犯是因為這麼晚還在外面」、「既然知道危險就不應該獨自到酒吧喝酒」、「誰叫你長得這麼性感」。於是,穿上裙子就必須搭配一條安全褲,因為避免被傷害是我的義務,但其他人的不尊重卻被無可厚非地允許。

這些錯誤地袒護加害者, 以及施暴者的思維, 隱晦潛藏在我們腦海中,我們都知道不應該傷害他人,卻停留在這裡,沒有進一步教育或改變這些錯誤,因為自我保護比主動出擊來得容易,於是我們才創造了一個不友善的世界。

朋友們看見我具有指出生命癥結的能力, 讚賞我不畏框架面對挑戰的勇氣,一旦我們的關係更近,介入彼此的深度更深,而我依然一如始終誠懇地表達關懷及觀點。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要處理自己的課題或主動表達他們的限制, 我的誠實和高度自省變成一種過分嚴肅、不夠溫柔,即便我還是最初他們遇見的那個人。

取自本書/《我沒有家,但能給孩子一個家》圖/取自本書/《我沒有家,但能給孩子一個家》

身為工作和生活伴侶的丈夫, 在各個層面都給了我莫大支持, 也是我之所以能夠一路前進到此刻的重要支柱。

他看見我的特質、接納我的過去、包容我時不時就有的情緒爆炸,但當工作的發展結果不如意時,丈夫卻抽掉了自己在討論中同樣扮演著一席角色,忘記自己一開始做決策時,也有發聲的能力,瞬間我彷彿成為整件事唯一的主導者,所以我應該為這些不順遂負起大部分責任。而這些譴責的聲音都來自相同的原因,也就是那些最初他們欣賞並支持的,我的特質:說話直接明確、反省能力強、待人誠懇不造作等。

最初他們總說喜歡這樣的我, 因為我是這樣的人, 所以欣賞或想認識我,但一旦關係建立起來並有了更深刻的發展後,當我們之間產生衝突,這些所謂被他們喜歡的特質,卻也是被提出來遭受質疑與評論的地方。

倘若我沒有從其他的角度切入、理解這些事情, 熱愛反省的我,將會無止盡地糾結在我不夠好的這個點上。而關聯到的正是童年經驗堆疊累積的暗影,就是因為我的不夠好,才會被父母拋棄,才會沒有人真的愛我。愛是有條件的,是隨時都會離開的,是一旦我不夠好就會不見的,是我需要費盡一切變成一個滿足對方的人,才可能有機會被好好對待的。

是的,不是這樣的。

當我感到脆弱時,我的脆弱被譴責;當我勇敢時,我的勇敢又被譴責,為什麼?不是因為我的不足,也不是因為我不值得被愛,而是因為我們都在學習愛。

我有自己需要和解的過去,他們也有他們的;我有自己的成長速度與限制,他們也有他們的。

《我沒有家,但能給孩子一個家》,賴雷娜、孫羽柔著,時報出版圖/《我沒有家,但能給孩子一個家》,賴雷娜、孫羽柔著,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思考模式閱讀朋友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