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把「格格不入」化為養分,成為「被討厭」的勇者!

培養「孤獨力」
文 / 一流人    
2020-01-24
瀏覽數 9,500+
把「格格不入」化為養分,成為「被討厭」的勇者!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這世界上從來都沒有蠢問題,也沒有笨問題,更沒有不好的問題。這些價值與是非,不過都是人的「主觀」所定義出來的框架而已。成為一個願意擁有「初衷」的人,不單有機會成為一個很棒的「孤獨者」,也能成為一個可以承受「被討厭」的勇者。(本文摘自《心智鍛鍊》一書,以下為摘文。)

一場由運動員主辦的閱讀獎學金頒獎典禮上,市區的小朋友和大老遠來的偏鄉小朋友排排坐在一起,等著問他們心目中的偶像問題。

舉手發問可以得到十六號選手的親筆簽名。小朋友們高舉著雙手,期待獲得這份加持過的禮物。

麥克風傳到一位偏鄉小朋友手上,只見他眼珠子咕溜咕溜,一臉靈活聰明的模樣:「請問,你們到棒球場上比賽時,要帶自己的球棒嗎?」

問題一發出,現場一陣大笑。十六號選手帶著微笑的語氣回答:「當然要帶自己的棒子呀!不然怎麼打球呢?」

麥克風接著又傳來傳去的,這個童稚的問題,彷彿被之後的重重話語給淹沒了,逸散出人群的記憶之外。

然而,十六號選手和心理學家卻忘不了這個問題。

頒獎典禮結束後,十六號選手語重心長地問心理學家:「市區孩子和偏鄉孩子問的問題,完全不一樣對不對?」

這是當然!市區的孩子多半正襟危坐,談話之間頗有受過訓練的架勢,和偏鄉孩子的發問模式截然不同。所以,擁有較多可以好好念書的資源,真能影響人們思考與發問的深度,是嗎?

討論過後,我們不禁同時搖搖頭。因為,像是「比賽要帶自己的球棒嗎?」這種問題,或許都市裡念過很多書的人也不見得知道答案,但覺得自己讀了很多書的人、和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的人,最大差別就在於:讀書人即便知道自己不懂,很多時候還要裝作自己很懂,而不敢開口問這種可能會引人發笑的「蠢問題」。

喔!原來當我們書念得愈多,愈覺得自己在學校、在社會上有一定程度的位置時,心理上的包袱也不知不覺變得愈多,愈要督促自己得知分寸、懂進退,以免和社會「格格不入」,變成團體中不受歡迎的邊緣人,但最後付出的代價,卻可能是失去追求知識與夢想的純真。

當我們失去那份對於事物的單純與好奇,不就也失去身為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初衷」了嗎?

而「格格不入」和「失去初衷」這兩件事,到底哪個比較可怕呢?

「格格不入感」是為了能承擔「被討厭」而存在

「格格不入」對現代人來說,或許是一種愈來愈普遍的感覺。想要瞭解這個概念,我們可以先回過頭來,看看關於「孤獨」的理論。

專精精神分析領域的心理學家梅蘭妮.克萊恩(Melanie Klein),花了許多時間研究「孤獨感」的來源,關於孤獨,她是這麼說的:「所謂的孤獨感受,指的不是被剝奪了外在陪伴的感覺,而是不管周圍的環境熱鬧與否,內在仍然感到孤獨。」

克萊恩說,人之所以感到「孤獨」,是因為我們總在渴求一種「完美狀態」,而這種「完美狀態」其實根本不存在,當然也就無法獲得。

換句話說,我們之所以覺得與人「格格不入」,可能不是因為身旁沒有人,而是一種莫名的「非我族群感」,讓你覺得對方可能根本無法理解你,或你們完全沒法走到同一個頻道上。依照克萊恩的說法,這其實是我們由內而發的,一種對於「人」的過度完美標準所導致。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既然「孤獨感」是由內而發,那麼,或許我們心底那股「被人群給排擠」的感覺,其實是我們內心「渴望排擠人群」的一種投射,也不一定。

或許我們就是想要透過「格格不入」,來鍛鍊自己內在「被討厭的勇氣」;說穿了,我們其實也沒有那麼「喜歡人」,只是不願意同時間承受「不受人喜歡」的感受而已。

也許我們生來就是「孤獨」,就是「格格不入」。因為透過這樣的養分,我們才學習承擔起「被討厭的感覺」,讓自己的本來樣貌,在有限的生命時光裡,逐漸自由地舒展開來。

用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就明白,所謂的「格格不入感」,其實也是一種培養「孤獨力」的養分。

「格格不入」及其所創造的

說起「格格不入感」,十六號選手和心理學家都相當認同,這不但能夠開啟新的視野,還可能創造全新的、想像不到的成就。

就像十六號選手初學棒球時姿勢很怪,天生左撇子讓他怎麼打都打不好,老是受到教練責罵和同學嘲笑;和那些原鄉的天才型小選手比起來,十六號選手好像被放逐到一個異次元的外太空。

極度「格格不入」,是吧?教練說,既然沒有天分,何必在這裡苦撐呢?

但十六號選手內心是堅毅無比的,即便揣著棒球身上密密麻麻的縫線感到挫敗的痛苦,也總是不肯輕易放棄的。果然在不久後,因為教練勸十六號選手好好念書、少做棒球夢,他便順著教練的話踏進閱讀的世界;然而,裝滿知識的書本非但沒有讓他從此遠離棒球,反倒是書裡沉甸甸的知識就這樣「咚」地一聲,掉進他的棒球世界裡。他成了一個會在棒球隊裡看書的「怪小孩」,後來變成一名會在職棒球隊裡看書的「怪怪選手」,最後成了一位提起筆來寫書的「超級怪職棒選手」。

有人說他這樣是「做自己」,也有人說他是「知道自己要什麼」;你可以想像,他想必不會是那種老闆眼裡正常的、人緣和諧的運動員。然而,在許多人心目中,十六號選手卻是一個能夠激發別人生命的人。

心理學家也好不到哪兒去,從穿著、想法到思維,幾乎都不是心理學領域該有的「主流」,但就是因為這種「格格不入感」,她才有機會闖進十六號選手的專業領域,看見那份運動精神背後,竟有如此多值得我們應用到人生的元素和意涵。

然後,十六號選手和心理學家周圍開始出現愈來愈多的「十六號XXX」:那個學商業的十六號讓他們看見「心智鍛鍊」原來也是種商機,那個搞藝術的十六號讓他們明白「心智鍛鍊」或許也可以拍成一部電影︙︙他們因為「孤獨」而彼此靠近,因為「格格不入」而學習相互依靠;但在成群結隊時,他們依然在群體裡感到「孤獨」,為了彼此的「格格不入」而吵架起衝突。

然而,直到他們真正可以彼此信任的時候,就突破了「孤獨力」最大的魔咒:安全感。是的,格格不入的人,很多時候需要離群索居,大多是因為「遠離人」的狀態,才讓人感到比較安心。這,才是「孤獨力」中,需要修練的最後一項課題:當你學會起碼在某些關係中,不用特別感到不安,「格格不入感」才真的會成為一種幫你尋找生命同夥的力量。

「孤獨者」勇於「被討厭」

「安全感」幾乎是二十一世紀討論度最高的心理學議題了。一個擁有「孤獨力」的人,最終極的說法,也可說是一個擁有穩定「安全感」的人。

但這件事說來容易、做來難,到底該如何才能在心智中鍛鍊呢?我們的答案是:善用你的「初衷」。如同前面所說的,我們在這裡很簡單的把「初衷」定義為:「一種單純為了想知道而發問的心。」同時,我們也可以把它看成是一種能力。

就像那個問「上球場要帶自己的球棒嗎?」的單純小孩一樣。不管你此刻面臨哪種生命難題,總要學習能夠為了自己而發問:

「老闆,這個我還不太熟悉,你可以再教我一次嗎?」

「你剛剛那樣說,是在生我的氣嗎?」

「你可以老實告訴我,我是不是有點自以為是?」

「我今天真的不想出門,我們可以改約下次嗎?」

這世界上從來都沒有蠢問題,也沒有笨問題,更沒有不好的問題。這些價值與是非,不過都是人的「主觀」所定義出來的框架而已。

成為一個願意擁有「初衷」的人,不單有機會成為一個很棒的「孤獨者」,也能成為一個可以承受「被討厭」的勇者。

想想,那時的我們,生命該有多自由?   

《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20堂課-最強大的心智科學╳最有效的學習心法》一書, 許皓宜、周思齊著,天下文化出版。圖/《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20堂課-最強大的心智科學╳最有效的學習心法》一書, 許皓宜、周思齊著,天下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孤獨心理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