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幸福和快樂的質疑

活得久,又能活出幸福感!如何避免熟年最大危機?

文 / 一流人      2019-11-18
活得久,又能活出幸福感!如何避免熟年最大危機?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什麼是熟年危機?問得更直接,就是人老了將會遭遇哪些困境?此乃大哉問!因為這既是每個人生命常態的軌跡,也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卻也是年紀愈大的人,愈不想去觸碰、認真思考或事先預防的敏感議題。

為什麼會有如此矛盾的心情出現呢?因為當你年紀愈大,經歷了悲歡離合與各種人世間的體驗後,就會不知不覺地領悟出歲月不饒人的真諦,正所謂縱然有千年計畫,也無百年歲月,何況計畫又比不上閻羅王的一句話。這樣的比喻似乎有些太悲觀了,其實不然,因為我們是活在一個每分每秒都得接受變化與主動迎接改變的世界裡。偏偏人愈老,就愈不想去改變與被改變,因此熟年最大的危機,恐怕就是自己對幸福和快樂的質疑。

由於醫療科技的發達,讓人類普遍進入長壽期,生命無價,當然要活得開心、活出幸福才行,因此就不能不未雨綢繆了。我一位年過70的朋友,有一句至理名言:「以前養兒防老,現在是養兒防己。」對時下的年輕世代而言,如果要結婚成家,除非家財萬貫,否則夫妻非雙薪者,實無力養家活口,不然就得降低生活品質。在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情況下,怎麼還有餘力照顧父母親?非其不為也,而是無能可為也。

根據主計處調查指出,2012年台灣的尼特族高達了47萬2千人,占全國該年齡層人口數的一成,且有高學歷化的趨勢。年輕人到了成年,仍繼續靠父母養的情況,在英國稱為尼特族(NEET, Not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在香港稱「雙失青年」,日本謂之「繭居族」,中國則叫「啃老族」,用台語,我則稱之為「了然族」。

這種史無前例的家庭變化,以及社會功能失衡的實例,豈會是熟年族在人生規劃中意料得到的?何況還有其它來自本身婚姻、財務、健康等種種可預測或不能預知的挑戰存在。

現代的熟年族若要活得老,又能活出幸福感,恐怕不能像農業社會的傳統思考,以為知足就可常樂,或用得過且過的態度來面對。事實上我們這一代的熟年族正在面對最嚴峻的「老化」、「孤獨」又「無助」的現實考驗,加上國庫財政日趨困難,首當其衝的就是社會福利的預算編列被大縮水,而老年福利政策又是政府一向最不重視的項目。

在主客觀及大小環境均不利熟年族的情況下,熟年族一定要好好振作起來。除了發揮活到老、學到老的毅力與精神外,一定要做好財務規劃。雖說有錢也未必能買到幸福,但別忘了貧賤夫妻百事哀的道理;也要多運動,並定期健康檢查,除了避免久病榻前無孝子的悲哀外,長期病痛的糾纏拖累的不只是自己,還有全家人的未來。另外,最好能將生活樸實化,不要嗜染任何惡習,造成家人的麻煩。當然,抽空到社區或非營利組織做義工,維持良好人際關係的互動,更是降低憂鬱症或退化的良方。最重要的是,盡量不要強勢干涉或掌控晚輩的生活方式,如此才能讓自己活得更快活自在、無牽無掛。

我們都了解,人老心不老才有活力,但是即使不服老,也千萬別學年輕人貿然衝動,老年人最忌「貪念」和「頑固」。多少老人家就因貪財、貪色而被詐騙集團當凱子騙,更有多少老人家因頑固、難相處,而被子女討厭或遺棄。

我認識一對年過八旬的忘年之交,同時也是我輔導的個案。夫妻倆的社經地位都不錯,硬朗高壽,子女也均事業有成,有一天我卻突然接到丈夫的訃聞。參加完喪禮約一個月後,我應邀去探望這位妻子,我差點以為我認錯人了。受過日本高等教育、一向打扮時尚得宜的她,竟然眼神恍惚呆滯,衣著隨便,甚至扣錯釦子,雖然她仍能認出我,卻是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原來她一生最自傲的相夫教子和家庭主婦的角色,在丈夫死後全面崩潰,不堪一擊。一向以丈夫和子女為生活重心的她,總是跟隨丈夫的腳步生活,如今少了丈夫的陪伴,子女也都在國外成家,這個只剩空巢的家完全坍塌了,讓她陷入吃不下、睡不著的憂鬱與不安的恐慌中。

類似現象常會發生在老年喪偶的不幸中,夫妻感情愈好愈難熬,而男性又比女性更難適應,這時家人、親朋好友或寵物的適時陪伴,就成了很重要的溫暖,可以發揮移情作用。

本來這位朋友的子女打算接她到國外同住,但被她婉拒了,因為她怕丈夫獨留台灣太孤單了。於是我建議,讓女兒和她一歲多的孫女回台陪伴她三個月。奇蹟發生了,她透過阿嬤的角色,很快找到生活重心,讓她又活絡了起來。三個月後,她安心地帶著心愛的丈夫遺照,隨女兒到國外與子孫們齊聚一堂。

 本文節錄自:《黃越綏的解憂攻略:換角度看人生,轉個念心境開》一書,黃越綏著,台灣商務出版。

關鍵字: 退休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