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些以愛之名傷害你的人說「不」

有些善良,其實是帶著「自私」面具的善良

文 / 一流人      2019-09-17

有些善良,其實是帶著「自私」面具的善良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這世上並不是所有的愛都是愛,有一些愛是帶著善良面具的傷害。也並不是所有做了好事的人,都是好人,有些人雖然做了好事,卻仍然傷害了別人。

我母親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廚房和家務,也奉獻給了她自以為是的「付出」。愛與奉獻是她的舞台,一生的光榮與夢想是她的出發點與歸宿,也是她的人生戰場與領地。這是她所生活的那個年代的人,大多數「中國式媽媽」的生活與命運。她們活著好像就是為了吃飯和生兒育女。一個人一輩子似乎沒有想過別的生活方式,這麼一想,便為她們覺得不值。在為他人付出方面,她實在是過於善良,但這似乎也給我帶來了莫大的傷害。

我每次去廣州,她都會做很多飯菜,經常會有一半甚至一大半會因為吃不完而倒掉。她每天那麼辛苦地買菜回來洗好然後烹飪,好像就是為了最後把它們倒掉似的。她知道這樣做會令我們感到不快,會擔心我們指責她,便會在飯桌上不停地勸我們多吃菜。她的慣用招數是:先做一大桌子菜,趁我不注意時馬上舀起一大勺菜放進我的碗裡。倘若我吃不完剩下了,她便會數落半天。這種不由分說的強迫,常常會把我弄得頗為火大。再好的東西,如果不是別人需要的,也會成為夢魘和負擔。

偏偏這些以為自己在愛你的人,是完全不會顧慮你的真實需要的。無論你如何反覆地表達自我需求,他們就是聽不見。

我從小就對豬肉過敏,甚至不能聞到豬肉味。有一年過年,家裡掛著有人從江西送來的臘肉,在北京習慣吃素的我被熏得很不舒服,導致半個月來我吃不下家裡的飯。她明明知道我對豬肉過敏,還會在每次見我時,買很多豬肉……

我知道,「挑食」這件事對身體不好,但如果一個人因為對豬肉過敏而不吃豬肉,這應該算是「挑食」吧?除了「挑食」,我對豬肉的「恐懼」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記得少年時,老家過年有殺豬的習俗,不知是出於好奇還是其他原因,我也參與了一次「過年殺豬」的「儀式」。那天,天剛剛亮,我便背了一簍「玉米芯」去燒火,輪到殺我家的豬時,天已經大亮了,我正好目睹了那次殺豬的過程。我站在殺豬台前,只見四、五個大漢將豬按住,接著殺豬農夫拿著一柄長刀狠狠地捅進豬的脖子。只見赤紅的鮮血噴湧直下,至血快盡時,那隻豬最後蹬了幾下腿便不動了。我並不怕「血」,只是對豬脖子上血肉模糊的傷口感到觸目驚心。要不是因為反胃,我肯定會暈過去。

就是因為這兩件事,所以我對豬肉格外恐懼。

然而,我的母親似乎無法理解我的恐懼。每次回到家,即使我再三叮囑她不要買太多豬肉,只要幫我做一份素食,她還是要辛勤地做一大堆豬肉料理。我想,她可能永遠不願意聽見我的訴求。她的善良,只是想滿足她自己的需求罷了。聽不見別人的表達,是自閉;不想尊重別人的意見,就是自私了……所以,有些善良,其實是帶著「自私」面具的善良。

我的母親,自認為很善良,心腸軟,對人也熱情厚道。是的,這一點有目共睹,她常常會主動去做一些助人為樂的事。村莊裡有戶老太太,兒孫很少回來看望她,照顧她,我媽做了好吃的,就常送過去給她。做這樣的事能讓她獲得欣慰感、滿足感。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她的控制欲也特別強,習慣對所有的事情指手畫腳。對於一個屋簷下的人,或者與她共事的人,只要對方和她意見不一致,哪怕有一件小事與她有分歧,她都會馬上翻臉,甚至到了與人「水火不容」的地步。不論大小事,如果和人意見不一致,爭執起來,最後她占不了上風,她就會鬧個沒完。她那種經不起事的善良,我總覺得是偽善良。

我無法改變她,只好置之不理。

生活中,這樣待你的人還有很多,除了父母,還比如你的戀人。

有一次,我喝了男朋友送我的一瓶紅酒,不料喝醉,還受了傷。得知我受傷,到哈爾濱出差的他連夜坐飛機回來看我。聽見開門聲時,心想,終於有人來安慰我,來緩解我的疼痛了,不料,他剛進門就大喊:「家裡怎麼這麼亂……你今天沒有打掃嗎?」

「你有沒有點良心?你不知道我受傷嗎?難道你這麼遠回來就是為了指責我嗎?」我舉起受傷的手對他說:「你沒看到我都傷成這樣子了?你叫我如何做家事?」

我實在不明白他的關愛。既然能三更半夜從外地回來,就說明他有責任心和愛,但回來後,他卻不先問我的傷勢,而是指責我沒有做家事。他不顧我的感受,還繼續說:「但你也不知道收拾一下嗎?」

我被氣得想拿起手中的東西丟在桌子上:「我現在最需要的是找醫生幫我包紮傷口,你現在最該做的是帶我去醫院!」那個把我當「神」一樣崇拜的男人,似乎沒有聽到我在講什麼。雖然他的本意是好的,也是想回來帶我去看醫生的。但是,他卻從來沒有照顧過我當下最迫切的需求,只是一味地發洩自己的抱怨。不說也明白,和不顧別人感受的人在一起生活,有多難受和委屈。

無論是母親,還是男朋友,他們都是有善意的,只是他們不知道如何正常地表達自己的善意。恰恰因為如此,我無法容忍自己就這樣被他們「欺負」。我總是感覺,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也不會得到一點實際上的正向回饋。那種感覺,就像是我已經掉到井裡了,他們還要落井下石,並且說那些石頭可以當台階。他們永遠不明白,我真正需要的其實是一根繩子。

我們要常常為別人著想?對不起,我擔心有一天,我的溫暖和柔軟被別人踩在腳底下,還讓別人覺得不自在。如果有人不懂你的真實感受,還故意傷害你,那麼請不要過度善待那個人,也放自己一條生路。

本文節錄自:《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2:如何聰明善良,才能讓你做個內心柔軟,但有骨氣的好人?》一書,慕顏歌著,采實文化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