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秦風.蒹葭》:求不得苦,最苦最美

解讀《詩經》
文 / 一流人    
2019-08-30
瀏覽數 5,500+
《秦風.蒹葭》:求不得苦,最苦最美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詩經》中最唯美、最得詩之風致的,就是這首《秦風.蒹葭》,恐怕人人都愛這首詩吧。只要吟誦,便風林秀木,蕭瑟滿懷。任何詮釋的語言,都有添足之嫌。

咱們先看一下關於這首詩的名家點評吧。

朱熹在《詩集傳》說:「(此詩)言秋水方盛之時,所謂彼人者,乃在水之一方,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上下求之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這句妙。求不得,苦;不知其所指,更苦。為什麼呢?人生知道要什麼,還好,雖然求來求去求不到,但畢竟知道這世上有什麼,只是因為跟自己沒緣,所以索性只瞻望著,不求也罷,如此也苦不到哪兒去。可不知求什麼,還隱隱地感覺有什麼撩撥著自己,那種莫名其妙的痛,就難解了……如同感覺身上不得勁,但不知哪裡有毛病;又好比心中總覺得苦,但又說不明道不白。這些便是苦,便是隱痛……。

方玉潤在《詩經原始》中說:「此詩在《秦風》中,氣味絕不相類。以好戰樂鬥之邦,忽遇高超遠舉之作,可謂鶴立雞群,翛(ㄒㄧㄠ)然自異者矣。」是哦,一個好戰的人出口突然極文雅,又意境深遠,自然讓人詫異。這個評語能從詩的氣象上論,了不得,所以他的詩評可讀。

而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詩.蒹葭》一篇最得風人深致。」王國維的《人間詞話》是我的案頭書,常讀常新,一句「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說明他懂詩,希望大家沒事也讀讀。

其實,書不必多讀,有十幾本爛熟於心,反覆感悟,即可。《秦風.蒹葭》一詩也只需多讀,讀著讀著,就能得其風致,得其灑脫,把苦讀成了美時,也就走完了心路。

我們看一下原詩。第一章是這樣的: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不必過度解釋,一句「蒹葭蒼蒼」,就是畫面,就是心情。誰不愛風中的蘆葦呢?只要有蘆葦,我們彷彿就看到了茫茫的湖水。因為蘆葦很輕,所以一點風就能讓它飄動,於是,我們的心,也隨之迷離了……我常說,中國應該有最唯美的電影,因為中國有《詩經》,《詩經》裡有《秦風.蒹葭》。可惜,中國絕大多數導演都不看《詩經》。

第二、第三章是這樣的:

蒹葭淒淒,白露未晞。 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ㄔˊ)。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ㄓˇ)。

全詩每章的第一句都在寫秋天的淒苦。這裡邊有兩個意象:一是蒹葭,從「蒼蒼」到「淒淒」,再到「采采」,心境漸漸蒼涼;另一個是白露,「白露為霜」讓我們的思緒凝結在秋天的肅殺中,而「白露未晞」、「白露未已」,又把我們帶入秋天的晶瑩中——從來都是,悲秋比傷春,更得詩情畫意。春天太香、太軟,在春天我們的心是雀躍的、舒緩的,就如同那些穠麗的花兒;而秋天,有樹葉無香的繽紛,白露都凝結為霜,我們的心也「履霜堅冰至」,而一點點地凝重起來,重新開始對人生的思索……總之,天地之氣始終影響著我們的人生。春天陽氣升騰時,氣血也會跟著升騰;秋天陽氣下降時,氣血也會跟著降落,於是,生命開始有了新的感悟。秋天,得了金氣的肅殺和燥氣的明朗,一切都開始變得遼闊晶瑩而沉降,再循著白露霜降漸寒和蟋蟀的秋鳴,人心也開始重啟星空寂寥和未竟的夢想……。

此詩每一章的第二句,其中的伊人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水的那一邊。湄,指在水的那一岸;涘,依舊是指在水的那一邊。所謂伊人,可以是個人,也可以是別的,但一定是美好的,一定是永遠不能得到的。伊人的美,是因為距離的遙遠而產生的。於是,便引發了追尋。

每一章的第三句都是在寫我們追尋的心。溯洄,是逆流而上。逆流而上的路啊,必須「道阻且長」、「道阻且躋」、「道阻且右」——河水又長、又高陡、又迂迴,這些都是在寫求之難啊。我們艱難地在生命之河中逆流而上,可我們的勇敢和努力都被那河水的漫長、無情和迂迴給消磨了……佛說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及五取蘊苦。人生諸苦,求不得最苦,因為這種苦裡,有種悲壯,有種絕望。而《秦風.蒹葭》卻把這種苦寫得最美。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看見了,卻摸不著。一切看得見卻得不到的,都如同精靈。其實,能看見,不就已經很好了嗎?這世界的美,能透過你的雙眸映射到你的心裡,難道還不夠嗎?天上的雲,能映射到湖面上;天空中的黑,也能映射到夜的湖面上,這何嘗不是一種深沉的擁有?一個遠遠的注視,難道不是一個最空靈的愛撫?從來都是「一見鍾情」,從來沒有「一摸鍾情」,那一眼,看到的絕不是身形,而是兩眼對視的一瞬間迸發出的神明……在人群中驀然的一次遙遠的注視,多麼震撼心靈,可人們並不甘心,一定要衝破人群去找到那人、得到那人,其實,這又是何苦呢?如果找到了、抓到了,反而可能會突兀地結束,那我們以後幹什麼呢?

於是,《秦風.蒹葭》三章的結句,讓震撼在一種高潮中戛然平復了……「溯游從之」是指在艱難地逆流從之後,我們再次順流從之,這表明我們不再抵抗命運之流,我們開始順著河水的流向尋尋覓覓,但我們被一個可怕的現實震驚了—伊人,宛在水中央、宛在水中坻、宛在水中沚。這三個「宛」字真是妙啊,一次次地讓我們追尋的心崩潰。順流的河水也許太快了,我們依舊「求不得」,伊人彷彿離我們近了些,從那一邊到了水中央,但我們卻又被無情的水流帶到了更遠的地方……宛,即「彷彿」意,這首詩的所有高妙都集聚在這個「宛」字上了,一切最好是「彷彿」的存在,過於真實的話,往往會抹殺我們內心的迷離與美感。因為,我們人性深處始終脆弱而敏感,凡得到的,凡抓在手裡的,都必將失去,因為我們的雙手,我們無常的心,還沒有學會堅守。

其實,唯有「彷彿」,才能永遠。你之所愛之所以會令你失望,並不是他配不上你,而是他配不上你對愛情的那種熱愛和想像。所以,最美的,永遠是超凡出世,永遠是「在水一方」——人世間,唯有求不得,我們才會焦渴並為之心碎;唯有「宛在水中央」,我們才能再次從焦渴走向平靜和心醉。

《秦風.蒹葭》可以說把《詩經》的思無邪和《詩經》的美,帶到了一種極致。在命運的河水中,無論是逆行還是順行,我們都在湍急中追尋過「美」,即使最終沒有得到,但至少我們來過並瞥見過那耀眼的光輝。因此,我們可以平靜地、幸福地繼續前行,哪怕是在黑暗中……。

讀畢此詩,秋夜澄澈,秋水已涼,蒹葭淒淒,但我們心中,卻永遠有了:詩和遠方。

《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1)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2)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3) 蒹葭淒淒,白露未晞。(4)所謂伊人,在水之湄。(5)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6)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7)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8) 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9)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10)

【語譯】

蘆葦茂又長,白露初為霜。

我有心上人,在那水一方。

逆流追隨之,道阻且漫長。

順流尋覓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多淒迷,白露尚未晞。

我那心上人,從容在岸湄。

溯洄如心曲,道險且崎嶇。

溯游長漫漫,宛在水中坻。

蒹葭密且盛,白露已深秋。

念那心上人,猶在水之涘。

溯洄去尋她,道阻且彎曲。

順流去迎她,宛在水中沚。

【注釋】

(1) 蒹:草本植物,長在水邊蘆葦一類的草,又名荻。葭:初生的蘆葦。蒼蒼:「盛也」(《毛詩》)。

(2) 溯洄:指逆水而行。

(3) 溯游:指順水向下漂流。

(4) 淒淒:萋萋,猶蒼蒼也。晞:乾。

(5) 湄:水邊水草相接處,即岸邊。

(6) 躋:上升,往高處登,指道路陡起。

(7) 坻:露出水面的小沙洲。

(8) 采采:同淒淒。

(9) 右:迂迴彎曲。

(10) 沚:水中小塊沙灘。

《秦風.蒹葭》:求不得苦,最苦最美本文節錄自:《詩經:三千春秋的深情(下)曲黎敏品100首詩經名篇》一書,曲黎敏著,高寶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