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其筆如箭,其心如秤--讀張作錦先生的<誰在乎煤體>

文 / 高希均    
1996-11-15
瀏覽數 12,000+
其筆如箭,其心如秤--讀張作錦先生的<誰在乎煤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讀書是我的職業,讀好文章是我的嗜好。

我常向年輕朋友說:做人不要吝嗇,對時間的利用則要斤斤計較。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書報雜誌及電子媒體,如果不嚴格選擇,就會把自己變成資訊氾濫下的奴隸。

自己有一個內規:不是第一流的文章,儘量不看;即使是第一流的文章,也只能選讀興趣相近的文章。

除了經濟,我歡喜讀四大類文章;政治、社會、文化與新聞。作錦兄的文章大都環繞著政治與新聞,因此二十多年來,就變成他最忠實的讀者。

讀英文報刊從不放過當年雷斯頓(J. Reston)在《紐約時報》的專欄,近年來常讀賽法爾(W. Safire)的短論,最近傅利曼(T. Friedman)的巡迥性專論也引起我的興趣。「時代」雜誌與「新聞週刊」也經常有一到二頁可讀性很高的專論。

不是滅國人威風,在國內要找到像這樣第一流的評論家真還不容易。作錦兄正就是鳳毛麟角中之佼佼者。

在這本《誰在乎媒體》之前,我就仔細讀過他的另二本著作:《一個新聞記者的諍言》(一九八0年出版)與《牛肉在哪裡》(一九八八年出版)。遠在這三本書尚未出版前,也早就從一九七0年代開始在「聯合報」上讀到他鏗鏘有力的評論。在那個威權時代那種銳利的筆鋒,我不免為之擔心,有些像大陸報人欽本立所形容的「擦邊球」。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