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就是不斷變得「天真」

文 / 一流人      2018-03-19
成熟,就是不斷變得「天真」


泉水終將流向何方?

很久以前,我的佛教哲學老師講了一段他去九華山遊學講課時的親身感受,大致是說:有一次他被邀請去九華山,給寺廟的出家弟子們講課。晚上他獨自在山路上散步,此刻早已習慣了上海人潮洶湧的他,感到樹影婆娑、清泉淙淙的山景美不勝收,令人煩惱盡消、心曠神怡,他禁不住一邊念起「 明月松間照, 清泉石上流」,一邊走近小溪,近觀這輕快流淌的源頭活水。看著看著,他不禁自問:「如此清淨明澈的泉水將流向何方?」思忖之下,發現泉水一路從山頂往低處走,直至山下。「啊呀,這麼純潔、無污染的水要流向山下的人間,被用來洗澡、淘米、沖廁所,實在是太可惜了」,他頓時心生不安。然而,哲學愛好者往往有著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有著追根溯源的偏好,於是他繼續追問:「被污染的水又將流向何方?」他想到有一部分的水會在陽光的照耀下蒸發為水蒸氣,在蒸發的過程中完成自我淨化,最終化作雨雪霜靄,落入地面的水道東流入海;另一部分的水滲透到泥土之中,經過土壤的天然淨化,回歸清澈,隨著地下河道匯集入海。於是,九華山的清清泉水沿途雖歷經污濁、飽受污染,最終還是會融於大海,在這個具有強大自淨能力、龐大的生態水系統中重新恢復久違的清澈明淨。

人的成長何嘗不像九華山的泉水一樣。每個人都有一個純淨無雜質的人生起點,如那清淙歡快的涓涓細流。然後必要經歷一段沉浮不定、漸趨紛雜的成長過程,如那遭受污染、渾濁不堪的河道。最終,總會回歸於一個清淨自在的人生終點,如那容納百川而自成一體的汪洋大海。在這個成長的過程中,我們逐漸成熟,看似越來越遠離兒時的「單純」,事實上卻是越來越趨近淳厚而圓滿的「天真」。

成熟:從「他淨」到「自淨」

我們從童年走向成熟,恰是由相對「狹隘的單純」走向「博大的單純」;從童年走向成熟,我們正是由相對「無知真空的清澈」漸入「雜而不亂、豐富和諧的清澈」。

童年的清澈,是因為我們涉世不深。那時的我們知道得很少,經歷得很少,而即使是我們知道的和經歷的,其中絕大多數也是經過了他人的分析、辨別、篩選和加工改造。童年的我們尚未建立起「自由之精神、獨立之人格」,所以沒有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自淨能力」,我們所品嘗到的生活的酸甜苦辣,業已經過了他人的「咀嚼」、「回味」、「過濾」,我們接觸到的世界業已經歷了「他淨」過程,由污水蒸餾為純淨水,從生活提煉成童話,暴風驟雨業已被遮擋在我們的認知世界之外,我們感受到的只是和風細雨。童年時我們聽父母講美好的故事,也生活在父母精心創造的美好故事中。我們因為善良美麗的公主受難而落淚,而這樣的落淚也成了我們美麗生活中絕無僅有的「受難」。我們沒有親歷原始的生活,沒有直面真實的世界,我們親歷的是經過他人意志(往往是善意的)如篩子般篩過的生活,我們站在父母、師長用愛與保護編織的無形柵欄內,遠眺著看似真切的世界。童年的清澈和單純,往往是無菌環境的結果,是花房中常年室溫的效果。「水至清則無魚」,那樣的「至清」依賴於「純淨」,那樣的「至純」源於「無物」、「無知」、「真空」。

成熟的清澈,是因為「專精而不自閉,開放而有所守」。隨著自然的成長成熟,我們知道得更多,經歷越來越複雜。與之同步發生的是,至親日漸衰老,無菌環境漸漸瓦解,我們不得不憑藉一己之力獨對世界、自建生活。自我的獨立包含了經濟的獨立和精神的獨立,缺一不可。經濟的獨立意味著物質的自給自足、無需他人的供養。精神的獨立則指向獨立的自我辨析、選擇和創造的能力,不被他人主宰,但這並不意味著無視他人的忠告或建議、不接受他人善意的幫助或提醒,那是「自閉」、「自負」、「自大」、「剛愎自用」。「成熟」的精神在生活的前行中逐漸形成一套「自淨」系統,獨立地分辨清濁、判別優劣,但它對清濁優劣的評定標準並非一成不變,「自淨系統」本身也需要經歷一個漸趨「成熟」的動態過程,它在淨化外物的同時也需自我反省、自我審查、自我檢修、自我淨化,以此確保「自淨」的功能不陳舊、不僵化、不獨斷、不受「自以為是」這種病毒的侵染。

「成熟者」保持著與周邊生活開放的互動,並在這樣的溝通中完善著自我精神的「自淨系統」,調動著自我心靈的活躍生機:它執著於一些好東西,但並不排斥其他好東西;它保守傳統中的美好,但並不拒絕新的潮流;它有著包容天下的胸懷,卻絕不動搖原則的堅守。大浪淘沙,成熟者的精神篩子借鑒了他人的明智、前人的經驗,自立於正直的本性,內心飽含赤誠地參照著「真善美」,篩選著面前錯綜複雜的路。這樣的單純和清澈,無需特定的環境,它甚至與環境無關,即便身處魚龍混雜、紛繁凌亂的生活場景中,他們飽滿而虔誠的內心仍會指引他們「沿著正直的道路前進」。「成熟的單純」是「淡泊之守,從濃豔場中試來」,格外堅定;「成熟的清澈」是「鎮定之操,還向紛紜境上勘過」,無比冷靜。

成熟是「永不起皺紋的靈魂」

我們從童年走向成熟,是由「此一時彼一時的激動不已」延伸入「持久而平穩的歡樂」。

童年時的快樂,往往「因物喜、因己悲」,基於具體的對象、關注一己的情緒變動。我們的「快樂」在於「得到」時的興奮、我們的「悲傷」源於「得不到」時的沮喪。就像「快樂」一詞字面意思所暗示的那樣,我們的「樂」往往「來得快去得也快」,全憑當時的情緒,有時「快樂」與「悲傷」之間沒有任何過渡。有糖吃就快樂,吃不到糖就難過;吃到了糖,又因為不能吃太多巧克力而難過。贏了人家的玻璃彈珠就快樂,輸了就難過;贏到了玻璃彈珠,卻因為拿不來人家手裡投石射鳥的彈弓而難過。我們得到很多很多好東西,我們就快樂,而總有一些東西也很好,但是我們得不到,我們就因此難過。童年時「因物喜、因己悲」的快樂雖然簡單而本真,但只停留於片刻的滿足、短暫的幸福,瞬間之後又將陷入漫無目標的迷茫,或者目標在前卻求之不得的無奈。這樣的「樂」註定太「快」而無法穩定持久。

而成熟的開心,則接近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從容淡定。它放開具體的對象、超越轉瞬即逝的個人情緒。那不是來去匆匆的「快樂」,而是豁達大度、無所計較的「開心」。當一顆心是洞開的,就能容納世間萬象,「悲歡」和「苦樂」可以在其中自由出入,隨它來來去去、自生自滅,只如風平浪靜的海面倏忽吹過一絲微風,偶爾微泛水紋而已。對於成熟者,有糖吃挺開心,吃不到糖也不難過;贏了人家挺開心,輸了也不難過;美味佳餚不拒絕,粗茶淡飯不計較;得意之時不顯擺,失意之時不抱怨。就像一位禪師所說:「幸福不在於得到多少,而在於計較多少,計較得越少越幸福。」當一個人什麼都不計較的時候,又何來怨念?當一個人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他總是開心,就會生活長樂。儘管生活客觀上仍有起伏波折,也有令人失望的不如意,但生活中的「成熟者」往往因為自我心胸越來越開闊,對歡樂的要求越來越樸素,所以難容之人也就越來越少,煩惱之事也就越來越歸於平靜。想起法國女作家莒哈絲生前說過:「我的快樂之道並不僅僅在於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更在於喜歡做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傑出的英國哲學家維根斯坦在他的日記中也寫下了相似的體會:「我有一種獨特的能力—在我必須做的任何事情中找到樂趣。於是,就沒有什麼能讓人不開心的了。」

所以我們不應逃避成長,更沒必要將「成熟」視為「世故圓滑」、「俗不可耐」的代名詞而拒之以千里之外。「成熟」不渾濁,而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清澈;「成熟」不浮躁,而是「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沉靜;「成熟」不是來源於「快感」之「樂」,而是「心底無私天地寬」的「開朗達觀」;「成熟」並不意味著眼神中的「世故」、「滄桑」,而是指向內心始終如一的天真純潔;「成熟」不是人格上的「皺紋」,而是永不起皺紋的靈魂。

越成熟,越自由

隨著我們身心的逐漸成熟,我們會越來越自由。

我們的發育成長帶來了身體的成熟,由此我們在生理上越來越完全、自由。就像小孩子的腸胃,消化吸收的能力尚未成熟,不夠強大,在食物的選擇上就要受到一定的局限,硬的、生的、滾燙的、冰凍的、辛辣的、刺激的......都不在其範圍之內;而腸胃功能的成熟就確保了我們在飲食選擇上的全面與自由。同樣地,身體的成熟伴隨著性成熟,人類的性能力在時間中逐漸生成。多了一種能力,意味著多了一個選擇,也就多了一份自由。性能力的成熟給予了我們「創造」另一個全新的「人」的自由。事實上,我很難想像,在人類世界中還有什麼創造能比「雕刻塑造」另一個璞玉般的同類更偉大更徹底,還有什麼自由能比帶入一個新生命更美妙、更神聖、更嚴肅也更沉重!

身體成長的同時,人的精神也在生長。精神的成熟意味著我們在精神上更獨立,因而更自由。我們不但能判辨外物的正誤,還能評斷自我的是非;不但能拒斥他人的無理要求,還能反省節制自我的無度欲念。不成熟的我們糾結於「感性」的豐沛與「理性」的限制,感性與理性的鬥爭使我們深感束縛;而精神的成熟使我們的感性與理性相互和解,我們用理性為自己設定了「有所為」、「有所不為」之間的界限,在「有所為」的領土上,浪漫的感性縱情舞動、燦爛盛開。精神的「成熟」成就了精神的最高自由—「從心所欲,不逾矩」。

個人精神的高度自由,對於一個「成熟者」而言,遠不是「成熟」的終點。一個人往往能通過對自我本心的認識而通達普遍的人性,而當他真正享受過自我的精神成熟所引燃的美好自由,他就會情不自禁去幫助和引導他人收獲他們的自由、他們的美好。就像一九五二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爾伯特‧史懷哲博士,三十歲之前他在學術與藝術中追求精神的自由爛漫,而三十歲之後他潛心醫學,之後前往非洲,在那裡服務了半個世紀。他敬畏生命,用醫學幫助那些病人、弱者,幫助他們實現最基本的人身自由—生存。而孔子在自我精神達到「從心所欲」的同時,又通過他的「傳道授業解惑」輔助他人實現精神的「內在超越」,與更多人分享「從心所欲不逾矩」的自在自如。

對於真正的「成熟者」而言,「成熟」不只是一己之精神的不斷深化、自我之個體的全面發展。「成熟」的境界更高遠,關乎後代;「成熟」的視野更寬廣,涉及與己無關的他者。那不只是「我」的自由,而是盡己之力、由近及遠地實現更多人的自由;那不只是「我」的歡樂,而是推己及人地傳遞更深遠的歡樂。

本文節錄自:《好的孤獨:復旦名師的課後哲思》一書,陳果著,東美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