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李清祥 六天五夜才烘得出的香氣

窯窯相望 龍眼乾
文 / 王一芝    
2015-01-29
瀏覽數 15,350+
李清祥 六天五夜才烘得出的香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73歲的李清祥回想,早在比賽前兩年,吳寶春就透過食材進口商喬禾,向他訂購3000斤剝好殼的龍眼乾,只不過當時他並不知是轉賣給吳寶春。

直到電視播出吳寶春的獲獎畫面,各大媒體找上門來,李清祥才知道,自家的龍眼乾幫吳寶春贏得冠軍,「很有成就感,」四年後回想起來,他的嘴角仍掩不住笑意,後來吳寶春到高雄開了麵包店,李清祥還專程到店外排隊,只為嘗嘗用自家龍眼乾做成的麵包,到底有多好吃。

吳寶春每年訂購逾8000斤

這些年來,吳寶春從沒間斷地每年向他訂購超過8000斤龍眼乾。市面上1斤裝成一盒的龍眼乾,頂多售價200元,但李清祥的卻要價300元。很多人好奇,為何吳寶春這六年來為何願意付高價錢、鍾情於李清祥的龍眼乾?

答案很簡單,因為李清祥從不噴農藥,並以有機方式照顧果樹,並遵循古法土窯烘製。

循著一棵棵枝葉茂盛的龍眼樹,來到東山南溪村的李清祥家,他沖了一壺自家生產的桂圓薑茶招待訪客,「大顆龍眼乾都已賣完,現在只剩小顆或破殼的,」種了50年龍眼的李清祥打開裝滿小顆粒龍眼乾的麻布袋,滿室炭燒味四溢。

東山出產的龍眼,品質好,主要是氣候使然,加上山地土壤排水好,有機質豐富,非常適合龍眼生長,也因此東山有1000多公頃土地,全種滿了龍眼樹。

尤其是李清祥以有機方式種出的龍眼,結實纍纍,肉質肥厚,甜度很高,只要不碰上颱風,通常都能賣好價錢,「有機種龍眼不難,多用點心就是了,」世代種龍眼,在東山南溪村擁有一大片龍眼林的李清祥說。

龍眼乾的由來是每年8月採收旺季,東山200年前的祖先,想出土窯柴燒烘焙,保存龍眼肉。

至今當台灣絕大多數果農都以柴油乾燥機烘焙龍眼,唯有東山南溪土窯巷果農,至今仍遵循古老的土窯烘焙,從採收、烘焙到去殼剝肉全是手工作業。

跟著騎摩托車的李清祥,往南溪里龍山寺旁的農路上走,沿路可見一個又一個的土窯,被稱為「土窯巷」,「土窯巷的居民,只要有土地,就會種龍眼、造土窯,」李清祥理所當然地說。

而李清祥的土窯,就在他的果園旁,以夯土搭建而成,下層約半層樓高,挖有三個坑洞可燒柴火,上層放龍眼的灶床鋪了一根根長條的木板,方便窯燒時的熱氣透上來。

日曬加爐烤 永遠滿身汗

李清祥拿著一把像是豬八戒手上的九齒釘耙,模擬烘焙翻動的時況,逼真地描述,通常土窯升火之後,他會把當天現採的龍眼,整串放置在竹篾床上,任由窯底的熱煙慢燻。

經過一天一夜後,必須停火,將龍眼果粒與枝條分離脫粒,再持續翻動與烘乾,還要注意維持外殼完整,一旦龍眼送進土窯,必須連續六天五夜不能熄火,還要以龍眼木當柴薪,才能產生獨特香氣。

烘焙期間每兩個小時就得添柴加火,還得看顧灶火,因為如果火勢太小,龍眼不易烘乾,果肉會腐敗,要是火勢太旺,果肉就會焦臭,所以他只能睡在焙灶旁,日曬加上爐烤,他永遠滿身汗,加上焙寮整天煙霧難散,李清祥經常被嗆出淚來,「這是個『流目油』的工作。」

耗時又費工的製作過程,六天五夜才能完成,3斤的鮮果,烘焙成1斤帶殼龍眼乾。但村裡的年輕人卻步,就連李清祥兒子也無意接班,他無奈地說,產銷班裡都是年紀與他相仿的人,平均年齡60歲。

站在李清祥的土窯外往下望去,可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土窯,此起彼落地矗立著,想像每年8月下旬,整座山巒繚繞在氤氳的白色炊煙中,就像李清祥為自家龍眼乾取的品牌名「窯窯相望」,彷彿有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讓人陶醉其中。

身為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李清祥關心的不只是推廣自家品牌,更重要的是,為偏僻的農村引進新觀念。在農業局補助下,他在自家旁成立加工示範場,讓龍眼乾剝殼去籽取肉的過程,衛生看得見。

李清祥坦言,村裡老輩不想改變,身為產銷班長的他責無旁貸,「吳寶春把我的龍眼乾帶上國際,我不能讓所有人失望。」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