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吳麗萍 想吃她的文旦 2016年請早

明宏果園 九柚文旦
文 / 王一芝    
2015-01-29
瀏覽數 8,350+
吳麗萍 想吃她的文旦 2016年請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些都是去年的訂單,交完貨後客人卻不准我們撕,因為都變成明年的訂單,通常來取貨前還會再追加,」身為老闆大女兒的吳麗萍自傲地說,柚樹立牌上的全是散單,還有一次上千箱的訂單沒寫上去。

吳麗萍透露,每年文旦採收前,果園的文旦早已經被訂光,包裝時為了不讓路過的客人上門,迫不得已只好用黑網把家門口圍起來,直到最後一箱文旦送出門才重見光明。「光是去年,我就在電話上跟260幾個客人道歉,很痛苦,被客人追著跑,」她坦言,2015年的6萬斤文旦早在去年被訂購一空。想吃她們家的文旦,只能等到2016年了。

吳麗萍家的文旦不算便宜,外面市價1斤20到40元,她的文旦最高6顆500元,平均1顆80元。很難想像,這樣高價的文旦不是生在麻豆,而是種在名間濁水山下,卻讓客人每年魂牽夢縈。

其實她的文旦也跟麻豆有淵源。早年祖父為了生活,到麻豆打工三天,換了一株文旦柚苗回來,因為他家果園都是石頭地,排水良好,加上當地日照充足,晚上又有濁水溪口吹來的海風,種出來的文旦柚甜酸適中,果蒂較小,肉質細緻,風味絕佳,就這樣,1甲地種了50棵。傳到父親吳明宏時,積極分枝栽種到200棵。

矮化文旦樹 產量飆翻六倍

驅車從距離她家5分鐘的產業道路往前行,一陣蜿蜒後,來到果園。對面就是高聳挺拔的集集大山,腳下有一片竹林,背後則是相思林樹,地上到處可見隨風飄落的相思豆,生長在如此浪漫環境的文旦柚,怎不誘人?

行家吃文旦柚都挑老欉,但吳麗萍強調,老欉更需要管理,她們家果園80年以上的老欉就有10棵,60年以上的更高達20棵。

她指著一旁的老樹枝幹說,這棵百年文旦樹長期被蟲蛀,也被雷劈了好幾次,她母親心一橫砍掉一半,專心看顧長出的新枝芽。結果老幹新生出的枝幹,產量和品質都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園裡絕大部分果樹都進入休眠期。但有幾棵文旦樹枝幹,被紅色塑膠繩拉到地上綁住,「它們正在做矮化,」原來她們家是第一個在這座山矮化文旦樹的農戶。以往吳家果園的文旦樹,每棵都高達三層樓,家人或工人身高都搆不到,只好拿補魚網採收,不但採收慢,果實也比較容易損傷。

為了採收方便,30年前吳麗萍的父母決定進行矮化,父親先在山坡地開路,方便母親走到每棵文旦樹前,爬梯上樹裁切樹幹再綁繩壓條,沒想到產量竟從1萬斤,一路攀升到6萬斤,一棵樹最多可生產500、600斤的文旦,是一般果園的兩到三倍。

吳家文旦樹和其他人最大不同,還包括樹幹上長滿青苔,到處都看得到蟬幼蟲變成蟲時蛻下的殼,代表沒有過度使用農藥和肥料,土壤底下的微生物很多。

每年9月採收完,果樹元氣大傷,一個星期內只要下雨,全家再累,也會趕上山施「月子肥」。吳麗萍強調,絕不能乾施,否則可能白忙一場,「這是對植物及大地的回饋,非做不可。」雖然並不是有機栽種,但通過吉園圃認證的吳家文旦,已經盡可能不噴農藥。

「文旦最怕新天牛,」吳麗萍說,只要文旦果樹被新天牛啃食,牠會毀掉果樹10年的枝幹,一般柚農都使用「根管治療」,拿一根鐵絲,鑽進去搓死小新天牛,如果還死不了,就再滴農藥進去,但吳家採文旦前兩個月不能滴,怕會殘留農藥。吳麗萍靈機一動,在3月過後至5月的母新天牛產卵期,吊一盞燈在果樹下,並放一大盆滴一小滴清潔劑的水,三天後,盆裡滿滿都是母新天牛,「成本只有3元。」

只不過管理再好,文旦再好吃,如果沒有品牌,價錢永遠拉不起來。十幾年前,中盤商亂砍價的情況愈來愈嚴重,造成吳家到處堆滿滯銷的文旦。當時剛好吳麗萍離婚,帶著兩個孩子回娘家,於是扛下銷售的重責大任。

剛開始賣給送葬隊伍的樂隊,沒想到客人吃完又上門來買,讓她信心大增。後來為了和都姓吳、又賣文旦的鄰居區隔,取了「九柚」品牌名,「很簡單,就是9月1日開始吃柚子,」她大笑。

誰說農民不會賣自己種的農產品,吳麗萍做了做好的示範。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