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球迎接老世代

全球勞動人口萎縮,各國如何因應挑戰?
文 / 林佳誼    
2014-07-31
瀏覽數 36,200+
全球迎接老世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老化海嘯席捲全球已不可逆,那麼世界各國大多怎麼面對?根據尼爾森全球消費者調查,不同地區的老齡認知有極大差異。全球最老的14個市場中,有七成受訪者認為所謂的「老」是指超過70歲,還有將近1/3的人認為80歲以上才算「老」。

但最年輕的14個市場中,則有27%受訪者表示,60歲以上就是老,另有約三成則認為,70歲以上才是老。可見對老,大家看法不同,作法當然差異極大。

芬蘭前衛生部與社會福利部部長泰帕爾(Vappu Tuulikki Taipale)指出,各國人民對老化趨勢的意義都不夠了解,「絕大多數人雖很關心自己家中的長輩,卻對整個社會的老化漠不關心。」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和國際助老會(HelpAge International)2012年發布報告《21世紀的老化》(Ageing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表示,世界各國的老化政策和法規還有許多努力空間。例如目前發展中國家多數老人並無養老年金,即便是已開發國家中,許多年金也很微薄。

亞洲國家老化快 應提高警覺

國際助老會執行長史特芬諾尼(Silvia Stefanoni)指出,這主要是因為制定老人福利政策涉及層面很廣,尤其是財政支出規模龐大,許多國家才會不斷延遲對策。

但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陳芬苓指出,相較於歐洲國家有數十年、甚至上百年時間適應老化,亞洲國家的老化又快又急,應對政策必須在更短時間到位,實在更應該提高警覺。

正如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在《21世紀的老化》報告所說:「我們如何做出選擇來應對挑戰,並儘可能地為日漸增加的老年人口提供機會,將決定社會是否能從『長壽紅利』獲益。」

該如何應對,才能將人口紅利轉為長壽紅利呢?既然各國對於「老」,定義不一樣,各國應對老的方式也就不同。 有些國家重視高齡勞動力開發,如日本;有些國家努力提振生育率或鼓勵移民。另外還有些國家全力發展健全的社福制度,也有國家努力打造高齡友善環境。

老化對策1〉開發高齡勞動力

上修退休年齡 鼓勵老人就業

人們愈活愈健康,延後法定退休年齡已是大勢所趨。尤其是過去幾年飽受債務危機衝擊、財政困窘的英國、德國、法國、荷蘭及愛爾蘭等歐洲國家,都相繼通過延遲退休法案。亞洲國家如新加坡也已在2012年將法定退休年齡調升至62歲,南韓亦於2013年延長至60歲。

陳芬苓便指出,按聯合國定義,年逾65歲者即屬老人,但現在很多人超過65歲身體依然很健康,所以修改65歲上限已是國際廣泛討論的問題。

宏利投信(Manulife)近日公布一份調查發現,亞洲各國投資人普遍認為本國法定退些年齡規範已經過時,有重新上修的必要,印尼和馬來西亞都有七成以上受訪者表示需要上修。

目前高齡化程度世界第一的日本就積極鼓勵老人就業。日本高齡勞動參與率全世界最高,就業勞工中年逾65歲者所占比例在2013年也已率先全世界突破10%。2013年法國國家醫療衛生研究院(INSERM)針對約50萬名歐洲退休人員進行調查,結果發現勞動者愈晚退休,失智風險愈低。這顯示延後退休或退而不休,就是延後老化的最好辦法。

老化對策2〉提振生育率與鼓勵移民

澳洲移民居冠 大陸推「單獨二胎」政策

此外,靠著提振生育率或鼓勵移民來補充年輕人口,更是減緩老化的根本之道。以新加坡為例,目前生育率僅1.2人,所以政府砸錢鼓勵生育毫不手軟,已婚婦女只要一生育,就可獲得至少9000星幣(約合新台幣21萬6000元)的現金獎勵。

同時新加坡最新人口政策白皮書也表示,將有計劃地增加新移民及外來勞動人口,目標是在2030年時人口由目前約530萬人,增至690萬人。2007年從紐約舉家移民新加坡的「商品大王」羅傑斯(Jim Rogers),就大力鼓吹人口老化國家應廣納移民,「新加坡一直維持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鼓勵移民。幾乎每個新加坡人不是移民,就是移民的親屬。」

移民比例居世界第一的澳洲,就是靠著外來人口因應老化。根據澳洲統計局(ABS)預測,未來50年,該國還將湧入1000萬移民,在2060年前將突破4000萬人人口大關,甚至還可望在2100年前成長到5000萬人。一度是全世界最大年輕勞動力來源的中國,如今也因老化速度又快又急,生育政策改弦更張。

根據統計,中國勞動年齡人口繼2012年減少345萬人後,2013年又再減245萬人。為了抑制勞動力萎縮,中國終於在去年推出「單獨二胎」,開放夫妻雙方為獨生子女者生育第二胎,藉此緩解老化。

老化對策3〉發展健全的社福制度

強制納保之外 「預防」更重要

但無論如何延緩速度,這個世界「孩子愈來愈少,老人愈來愈多」,仍是無可改變的現實。這個時候,就需要有年金、長照險等制度,為銀髮族的退休生活織就一張安全網。

日本自2000年起實施的「介護保險法」就值得參考。介護險與台灣正想推動的長照險相似,都是透過強制納保,保障晚年不會乏人照料。 揚生慈善基金會執行長許華倚特別指出,由於介護險帶來龐大財政支出,日本政府已從2002年起一路修法,開始以「預防」為重點,強調「早期發現,早期對應」,讓老人在惡化至需要照護服務前儘量健康。

芬蘭前衛福部長泰帕爾也說,面對老化挑戰,最重要的政策思考方向不是養老年金有多少,不是長照制度如何,而是預防。芬蘭的老化政策即強調,維持老年人的活動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老化對策4〉打造高齡友善生活圈

讓老人融入社會 活得有尊嚴

不過,「面對高齡社會,如果只想從社會福利來解決問題,也是走不通的,」台北市衛生局長林奇宏說。很多北歐福利國家的經驗證明,只靠政府來養老年人口,最後勢必無以為繼。結合產業力量打造整體的友善生活圈,才是長久之道。

例如北歐丹麥是一個歷史悠久的福利國家,養老之家機制一直都做得很好。但過去很多安養機構都設立在山明水秀的郊區,卻導致營運成本暴增。所以現在丹麥改變策略,把愈來愈多安養機構遷回城市,與市中心的商業活動串聯在一起。「老人很需要兩件事,一個是活得有尊嚴,一個是融入社會,不能只是把他們孤立地放在一個遙遠小社區裡,」林奇宏說。

相較於丹麥等北歐國家,日本的老人就更活躍在街頭鬧區。甚至東京巢鴨的銀髮商圈聚落還被稱為「老年人的原宿」,平均每天吸引約3000名老人到此活動,便是高齡生活圈的成功例子。人口老化為各國帶來了挑戰,但正面迎戰,挑戰也可轉化為機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