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王俠軍的大破大立 從茶壺開始革命

文 / 王梅    
2005-12-15
瀏覽數 34,300+
王俠軍的大破大立 從茶壺開始革命
Line分享 articlefont

2005年底,「玻璃先生」王俠軍在台北市破天荒舉辦了第一次個人的陶瓷作品展——「瓷航」,引發眾人興味盎然地討論︰「王俠軍打算改行做陶瓷,不做玻璃了?」

「我其實十幾年前就想做陶瓷了﹗但是當時的技術還不夠成熟。」對於自己創作的轉型,王俠軍解釋說:「我的生涯規劃一直是朝向多方位的設計發展,不管陶瓷還是玻璃,我都想嘗試,很多設計的理念彼此都是融會貫通的。對我而言,玻璃是舊愛,陶瓷是新歡,兩者都難以割捨。」

錯過,一別十三年

話說十三年前,王俠軍和張毅、楊惠姍從琉璃工房拆夥,蟄伏了一段時間。足足有大半年的時間,王俠軍每天一個人悶著頭在台北市北投的工作室裡畫設計圖,經常搞到三更半夜,但創作的欲望並沒有隨著離開琉璃工房而熄滅;甩開了包袱,反而更隨心所欲,他的設計作品不再局限於玻璃,更包括家具、陶瓷、不鏽鋼金屬等多種材質。

過去在琉璃工房七年,成天埋首於高溫的爐子前面吹玻璃;未來,若要行銷全球,賣的應該是腦袋裡面的創意,不是體力。

幾個月後,他帶著一箱剛燒出爐的陶瓷樣品模型,專程跑到日本金澤的陶瓷工廠去發包推銷。日本客戶反應非常驚訝搖頭問道︰「這個要怎麼做?不太可能吧,必須突破很多技術上的困難,如果你能做得出來,你就是奇葩。」

總算有一家知名的瓷器公司NIKKO COMPANY允諾願意先做幾件樣品試試看。然而,日本回來後不久,熬不過昔日的工作伙伴一再央求繼續「重操舊業」,王俠軍決定重組班底,便由兄長王永山出面向金融界、建築界的朋友集資,於1994年成立了「琉園」,做陶瓷的念頭只得被暫時擱置一旁。

走遍八方,凝鍊新氣

如今,時機到了,還有實在不願意再等了!相較於「琉園」的品牌(tittot),取自「剔透」二字;王俠軍替陶瓷另取了一個中國味十足的名字——「八方新氣」(New Chi)把中國氣功都參透進去了。

做玻璃,王俠軍開發了諸多創新技法,譬如脫蠟鑄造,不過,也走了不少冤枉路;而做陶瓷也好不到哪裡去。他透露,剛開始成功率不及10%,一百件作品起碼有九十件是失敗的,耗損率令人心驚肉跳。主要是因為陶瓷經過攝氏千度以上的高溫燒烤之後所產生的物理變化,陶土會軟化成液狀,再冷卻收縮後便會變形;一把茶壺出爐之後,大約比原先的體積縮小了15%。

因此,一般傳統的陶瓷茶壺,不管壺嘴或壺身幾乎都設計成圓形,如此一來在冷卻之後收縮的力量才能達到平均。但王俠軍所設計的茶壺,和一般陶瓷渾圓飽滿的外型迥然不同,大都是幾何造形,外觀有許多直線、稜角、彎度,一旦進了千度高溫的爐子,即使放了模子支撐,直線的部分還是會歪斜、平面的部分會凹塌、伸長的部分會縮短......;總而言之,做出來的作品幾乎都是東倒西歪、慘不忍睹。

一看到這些樣品,工廠老闆們每個都搖頭︰「做不出來,太難了!」但為了打樣生產,王俠軍從鶯歌、印尼、馬來西亞、泰國、日本、中國大陸,南奔北走,足足花了三年,他努力說服陶瓷廠的老闆︰「大家做的東西都差不多,沒有什麼利潤,你一定要做的跟別人不一樣,才有競爭力。」好不容易才終於在泰國曼谷和中國江蘇找到了願意配合的工廠。

站在設計者的角度,不斷地大膽嘗試,挑戰高難度,過癮至極;而那些在工廠負責打樣的師傅卻幾近抓狂,抱怨四起︰「搞什麼啊﹗你到底懂不懂陶瓷?什麼『八方新氣』,根本就是『八方生氣』!」

別人抱怨頻頻,王俠軍難免有壓力,還得放低身段到工廠和這些第一線的工人搏感情。他不忘趁勢調侃自己︰「我當初就是因為外行,才會選擇做玻璃;同樣的,我也是因為不懂,才會來做陶瓷。只有初生之犢,才敢貿然地殺進來,否則,老早就落跑不幹了!」

茶壺也要跟上極簡風

雖然都是設計,在王俠軍看來,玻璃比較偏向藝術性與觀賞功能,陶瓷則強調生活化與實用性。陶瓷和玻璃的材質特性不同,製作的過程也完全是兩回事;這就好比使用布料和塑膠纖維製作服裝,不論是手感、裁剪、打樣,各有各的訣竅和技術。

回過頭來看王俠軍所設計的陶瓷,不管外觀、形狀、色澤,甚至操作模式都和傳統的陶瓷大異其趣,如果要用四個字形容作品風格:「堅毅冷峻」。不論喜歡與否,觀賞者都有一種很直接的感受。

這樣的風格和王俠軍一向給人溫文儒雅的形象很不搭調,面對這樣的質疑,王俠軍坦承:「我就是希望受到爭議、受到注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皿,都是好幾百年前老祖宗留下來的,但是否合乎現代人的生活模式?這些年室內設計的概念強調『低限』『極簡』,家具設計的腳步跟上去了,但是日常器皿卻還是停留在古老的年代,把那些幾百年的老東西放進現代人居住的空間裡究竟搭不搭調?好像從來沒有人在這方面做過革命。」

此外,他認為一個人擁有第一把茶壺和第二把應有不同的態度,第二把比較世故理性,因為已經累積那麼多生活經驗了,更要深思熟慮、更自我。王俠軍希望能將品味引伸到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不要對每一件事都那麼習以為常;包括視覺、觸覺,都要用心講究每一個細節。甚至於,把日常器皿的實用性與藝術性轉換成戲劇文學的概念。

他說︰「其實,我想強調的是一種態度;過去,大家都習慣用傳統的模式思考,做出來的東西千篇一律,如果還是繼續沿用以前的想法和作法,我不可能燒出這些陶瓷作品。只有改變態度,才可能走出另一條路。」

做精品和搞革命沒兩樣

無可諱言,很多傳統產業都在沒落,陶瓷(china)就是其一,台灣的陶瓷廠幾乎全數出走,以前蓬勃的陶瓷業,如今已是奄奄一息。更令他驚訝的是,就連當年承諾合作的日本知名瓷器公司NIKKO COMPANY,也將工廠遷往東南亞,產業外移不下於台灣。

「琉園」在發展過程中面臨最大的挑戰是售價不貲,因為從研發到生產一切靠自製,成本高居不下,但最後終能通過市場考驗。因此,王俠軍有很強的信念,琉園能成功上櫃,無疑是一個良性示範,許多傳統產業照樣可以靠著獨具一格的技術、創意、行銷,打開國際市場的大門。未來,「八方新氣」只負責研發設計,市場銷售則委外,希望打造成一個國際東方品牌。

藝術文化要有根基,而且一定要從本土出發。論條件,中國人做陶瓷更具有先天的優勢,可利用現成的陶瓷工廠和技術人員,注入新的元素加以發揚光大。「我是專門來搞復興、搞革命,我就是要殺出一條生路!」雖然語調詼諧,但王俠軍背後卻隱藏一股堅定的使命。

從1988年赴美國底特律學習玻璃藝術迄今,王俠軍的玻璃大夢已持續了十八年;而這場與新歡陶瓷共譜的戀情,恐怕也將是終身不悔。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