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唐湘龍

唐湘龍

唐湘龍

主權與制度之爭

主權與制度之爭

1998-11-05

過去三年,兩岸算是冷戰。現在,頂多只算冷和。為了不同的理由,兩岸得上桌。上桌的名目、目的先不管。反正大家誠意都不大、有點被綁上桌的味道,小動作太多,真正需要的「互信」,還是聞不到。兩岸已經三年沒談,辜汪已經五年沒見。從一個較大的歷史進程來說,時間當然不算什麼。但是,兩岸、甚至整個亞太的政經形式變化太

台灣徘徊核武路

台灣徘徊核武路

1989-09-15

中國是分裂國家中最特別的一個。隔著海峽,人們用各種方式來辨認兩岸的差異:自由中國和共產中國、海島中國和大陸中國。軍事觀察家則以「是否擁有核子武器」為標準,將中國區分為核子中國與非核子中國。但是,這種分類越來越受到質疑。國際上,每隔一陣子,台灣秘密發展核子武器的報導便甚囂塵上。從退出聯合國、先總統去逝

錢多‧軍人多‧國家安全不多

錢多‧軍人多‧國家安全不多

1989-09-15

歷史上,戰爭與和平都是常態。 戰爭是為了得到和平,和平是為了準備戰爭。國際社會的穩定不能仰賴成員的道德感來維持,小國的國家安全更不能寄望於大國的善良意志。 國家安全攸關生死問題。 但是,大多數人對中華民國的安全概念卻十分模糊。有些人只想到「強大的武力」;更有人高喊「台灣獨立才能確保安全」……。 不僅

等待康德

等待康德

1989-08-15

台灣在致力發展經濟的過程中,充滿了速度感,但飆速的經濟成長並沒有為社會開拓出一條富而好禮的坦途。和四十年前比較,不少胼手胝足走過這段歲月的人,反倒愈來愈有迷失的悵惘。「我們需要大思想家,能夠解開襁褓的世界,指引社會,建立共識,產生自然的團結力量。」政評家王作榮在談及台灣缺乏發展的方向和共識時,曾經感

尤清要來,國民黨不走-台北縣長爭奪戰

尤清要來,國民黨不走-台北縣長爭奪戰

1989-07-15

被人戲稱為「黨外沙漠」的台北縣,政治氣氛一向單純、寧謐,是國民黨心目中的「安全地帶」。然而,四年前的縣長選舉政變了這一切。那一年,黨外監委尤清「單槍匹馬」來到台北縣,只花半年經營,就捲走了將近三十萬選票;人們稱之為「尤清旋風」。國民黨後來雖以二十六萬多票的差距保住了縣長寶座,但台北縣再也不是原來國民

李逸洋/這條路不切實際

李逸洋/這條路不切實際

1989-07-15

李逸洋(民進黨中執委、新潮流雜誌社長):從張俊宏「地方包圍中央」的觀念來看,他認定「黨國體制」是目前一切政治矛盾的根源。國民黨黨化了一切國家機關,黨化一切社會團體,只要將這個「黨國體制」打破,其他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但他對於國民黨政權體質的瞭解卻忽略一個更重要的國家認同的問題。國民黨的專斷權力乃是

張俊宏/這條路不必流血

張俊宏/這條路不必流血

1989-07-15

張俊宏(民進黨中央黨部秘書長美麗島系大將):在和國民黨對抗的過程中,我們曾經嘗試了各種路線,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挫折,我們不願看到暴力路線抬頭,但是以往的議會路線、街頭路線都已走到了盡頭,鄭南榕和詹益樺的自焚就是無奈的休止符。而今年我們積極投入縣市長選舉,其作用就是為了讓反對運動能夠走出這種無奈。相對

陸潤康/人生像農夫撒種

陸潤康/人生像農夫撒種

1989-07-15

擔任政府工作,你是不是能一步步往上爬,完全要順自然,不可能有什麼計畫,也絕對勉強不起來的。人生就像農夫手裡的一把種子,他撒出去的時候,對每一顆種子沒有什麼偏愛,有的種子也許是掉在水裡淹死了,有的種子掉在土壤好的地方,長得特別好。 從基層往上爬我自己的經驗也是這樣。從出來做事情,是真正從基層的雇員做

高玉樹/待在冰箱裡十三年

高玉樹/待在冰箱裡十三年

1989-07-15

我五、六歲時,常常在晚上吃飯後,在門前庭院上往台北市方向看,一片都是鄉村,沒有高樓,只有總統府高塔在高空看得到,上面還有燈,我常想:那到底是什麼?長大些才知道那是日本統治我們的權力中心。五、六歲的孩子就開始有一點政治意識,這樣就決定了我的一生,今天不知道該感謝,還是害了我?我的一生那麼多風浪,所以我

中共發瘋,台灣發呆?

中共發瘋,台灣發呆?

1989-06-15

當中共用戰車輾過天安門前的學生,也同時輾碎了十億中國人的心。鮮血流下,善惡是非都有了定論。李鵬等一幫人將接受歷史審判,學運已經失敗,知識分子元氣大傷,接下去的戲碼是共軍的內鬥。引起事件的原因仍不十分清楚,面對未來,大家看法分歧。悲憤的情緒淹沒了理智,中共的潰滅被樂觀地期待著。民主一定要濺血嗎?如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