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余秋雨創出記憶文學《借我一生》

文 / 遠見編輯部    
2004-07-01
瀏覽數 25,900+
余秋雨創出記憶文學《借我一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廢墟到廢墟

在甘肅的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這是自己文化考察的重要一站。

其實到甘肅之前,我去過的地方已經很多,但直到那裡,我才決定邊走邊寫。

甘肅的省會是蘭州,我在那裡來來去去也都以蘭州為據點。

開始接待我的是甘肅聯合大學。這所大學很奇特,本身沒多少教師,下狠心向全國請,儘量請各個專業最著名的,每請來一個,全校都聽他的課。結果,費用比養著一大批教師便宜得多,而排出來的授課者名單卻比任何一所國內名校都強。我的任務是連講半個月,天天陪著我的是忠厚樸實的范克峻先生,高大黝黑,戴副眼鏡,像一位鄉間秀才。

按照甘肅聯合大學的慣例,把我安排在金城飯店居住。這家飯店當時在蘭州算是「涉外飯店」,范克峻先生跨進去腳步都有點怯生生的。我因范先生的腳步,覺得自己不應該住在裡邊,便通過我們學院在甘肅話劇團工作的幾個畢業生,在他們劇團的一個小招待所裡住下了。

范克峻先生一看這個小招待所,堅決反對。因為那其實是小劇場後台對面的幾間陋房,廁所很遠,不供應伙食,隔壁講話都能聽到。但是我很滿意它的價錢,租一間,每天九角,還可打折成七角,多住一陣都無妨。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4 / 07 月號

第21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