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強迫自己付出,其實是害怕自己自私……為何大腦會自動產生「內疚感」?

沒有拒絕空間的原生家庭
文 / 一流人    
2022-02-18
瀏覽數 40,300+
強迫自己付出,其實是害怕自己自私……為何大腦會自動產生「內疚感」?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通常有這種高理想高自我要求的責任感,從原生家庭的塑造開始,個體就被不斷地歸咎責任,只要發生任何問題,家庭就會歸咎於小孩身上,甚至把身為父母的責任,也一併地歸因於孩子。(本文摘自《慣性討好》一書,作者為蘇絢慧,以下為摘文。)

高理想高自我要求的責任感

過度的內疚感,來自過度的責任感。而這一份責任感並非來自現實的可達成性,而是來自道德倫理上的高理想、高要求,達不到時還會發生「道德性焦慮」,是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中所說的,來自「超我」的壓迫。

通常有這種高理想高自我要求的責任感,從原生家庭的塑造開始,個體就被不斷地歸咎責任,不分青紅皂白、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發生任何的問題,家庭就會歸咎於小孩身上,甚至把身為父母的責任,也一併地歸因於孩子沒有辦法幫父母去處理和解決。

在年幼無知的情況下,孩子是沒有辦法去真正地釐清究竟什麼是「責任」、問題又該是誰的責任、誰才是真正需要擔負的人。只是如此被理所當然地要求,自然沒有辦法客觀合理地去面對所謂的「責任」。

這種情況下,當產生不符合別人期待中的理想模樣、無法滿足別人需求,「內疚感」就會在大腦自動化產生。這是屬於神經系統的反應,被自身瞬間觸發的內疚感綑綁,動彈不得,無法自拔。

延伸閱讀

中年後,真正做自己 張曼娟:你改變了,世界才會改變

親情綁架,使你無法立下界線

爾後,成長過程中,只要遇到需要立下界限的時刻或情境,「內疚感」便來自動破壞可以立下界限的權利,彷彿誰都可以說「不」,唯獨你不行。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一大部分來自從小就被要求不可以對家人的需要漠不關心,只要是家人的需求,就必須全心全意地關懷、熱心幫助,並且要時時刻刻體貼家人。

萬一在成長過程中,曾經因為自己對於家人的剝奪或侵占感到不悅,或產生質疑,即被家人、長輩訓斥,彷彿有任何一點不悅、不願意,就是一個十足壞心的人,也是一個對家庭無情無義的人,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換句話說,在這個家,你沒有發表自己意見和想法的權利,更沒有拒絕的空間。

所以,你勢必會相當的混亂,對於自己所產生的感覺和情緒,也變得十分混淆,不敢認同自己,深怕自己成為家人口中說的那種邪惡之人,於是拼命要自己熱心助人,也要時時刻刻體貼他人,為他人著想,這等於是你生命的崇高目標和理想。

延伸閱讀

包容慢養!黑幼龍:「園丁型」父母讓孩子活出價值

在這樣的自我約束和框架下,你無法回到現實客觀的情境中,好好思辨和分析出哪些情況是自己有能力也有意願付出的,哪些情況已經到了被綁架和被濫用的程度。只要一牽扯到心中對自己的質疑和批判,你就無法冷靜地思考和辨識,受內心一堆譴責的話所支配和左右。

在這個家,你沒有發表自己意見和想法的權利。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在這個家,你沒有發表自己意見和想法的權利。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只要是人,都無法做到絕對的付出

從小就被一堆道德教條制約和控制的你,根本沒有自主思考的空間,也沒有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對你而言,當然非常倚靠那些長期被灌輸的「正確道理」,以此來作為自己的訓誡。而最大的訓誡,莫過於

不可以自私。

要能成為一個不讓人感到自私的人,首先需要任何要求都接受,不問個人的感受和意願,全心全力為別人付出,讓別人覺得,只要他們有需要,你就必在他們身邊處理和解決。他人若有任何困難或是想撇開責任,你也要義無反顧地承擔起來,讓他們因為你的承擔,所有的問題和困難都得以平息。

如果你非人,那或許做得到,因為AI沒有感受和需求,也不會覺得疲累和倦怠。若你是人,而你又希望自己辦到絕對的付出,沒有任何考慮到自己,也不要感受到自己,那麼你能做的,就是極度「去人性化」,把自己當機械或是工具,聽到命令就去執行,沒有任何私人的感受和需求。

你必須如此強迫自己付出,才能免於害怕自己一旦沒竭盡所能的付出就是不盡力,就被指責為自私的人。

※「我有討好傾向嗎?」👉立刻檢測:https://pse.is/3zf8wd

《慣性討好:不再無底限迎合,找回關係自主權的18堂課》,蘇絢慧著,三采文化出版圖/《慣性討好:不再無底限迎合,找回關係自主權的18堂課》,蘇絢慧著,三采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原生家庭情緒勒索自我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