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需要時時提醒錢包、手機、鑰匙?會祕密「不告而別」的物品,就「相忘於江湖」吧

訓練自己專注在最重要的部分
文 / 一流人    
2022-02-12
瀏覽數 27,400+
需要時時提醒錢包、手機、鑰匙?會祕密「不告而別」的物品,就「相忘於江湖」吧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錢包、手機、識別證,幾乎成為生活的隱喻;當與現實的連結、與他人的連結、與自我的連結都能夠篤定了以後,其他零碎的雜物就不再那麼必需了。(本文摘自《萬物皆有裂縫》一書,作者為阿布,以下為摘文。)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診斷準則中有一項,即是「經常遺失工作或活動所需的東西」;文中還貼心地舉例,如錢包、鑰匙、手機等等。讀到這則,心底泛起了一股熟悉感。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從小我就已經習慣曾經擁有的東西,在生命中的某個時刻會忽然離我而去。筆、手錶、雨傘,它們彷彿有自己的思想,可以決定自己的目的地與去留,且意志堅決,讓作為擁有者的我毫無商量餘地。

隨著年紀漸長,為了適應生活,多少鍛鍊出一些儀式化的行為,協助提醒自己每天早上出門前別忘了必要的物品,像騎士出征前讓僕人珍而重之地檢查自己的鎧甲,最後一次整好裝備,門開了就要面對隨時可能受傷的現實世界。錢包、手機、識別證,像打開房門前要唸的咒語;在醫院從一處移動往另一處時,也不時檢查褲子左邊口袋的錢包、右邊口袋的手機,以及胸前的識別證,是否仍好好地待在那裡。

若是不那麼重要的東西,則早已學會用更開放的心態,對它們的去留給予祝福。以前常會去文具大賣場,買一大把一模一樣的原子筆回來,放在辦公室抽屜,以遞補白袍口袋裡隨時會離家出走的筆。那些筆有著相同的外觀,搞丟多次也就懶得去一一尋覓了,心裡知道它們此刻應仍然安好,在醫院某人的手裡,繼續抄寫著不同病人的醫囑或生命徵象。

那不是背叛或逃離,只是一種祕密的遷徙;從一人手中流轉到另一人手中,楚人失弓楚人得之,人際間質量與能量的守恆。

人與物之間其實是陪伴關係。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人與物之間其實是陪伴關係。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豁達的人生觀:人與物之間其實是陪伴關係 

因為從小弄丟東西的經驗多了,開始發展出一種豁達的人生觀,覺得人與物之間其實並非從屬,而是陪伴關係;我們從來不曾真正擁有過什麼。那樣的關係是用一點緣分來維繫的,緣分盡了,物品就自然從身旁消失。合則來不合則去,或許不是我遺忘了它們,而是它們選擇用一種體貼的方式,祕密地不告而別。

也是因為這樣,我不太追求精緻之物。最新型的手機(前陣子3個月內連番摔壞了兩支手機)、名牌皮夾(看會診時,會隨手把皮夾遺忘在別的護理站)、昂貴手錶(小學時,無數支手錶被我在洗澡時拔下來就忘了戴回去),對我來說都是難以伺候的嬌客;反而是不起眼的舊錢包與朋友轉贈、螢幕摔裂而退役的舊手機,陪我度過好長一段相安無事的歲月。

既然健忘的個性無法改變,只好這麼想:或許善於遺忘也是一種技能。因為無法記住太多東西,因此訓練自己專注在最重要的部分。如同每天早上出門之前的咒語:錢包、手機、識別證,幾乎成為生活的隱喻;當與現實的連結、與他人的連結、與自我的連結都能夠篤定了以後,其他零碎的雜物就不再那麼必需了。推開門,人生的路上道阻且長,即使身邊曾經擁有的一切都遺失了,也何妨相忘於江湖。

《萬物皆有裂縫》,阿布著,寶瓶文化出版圖/《萬物皆有裂縫》,阿布著,寶瓶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接納珍惜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