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十年100場的竹山光點小聚,怎就成了台灣最有化學反應的地方創生?

從共振中找到走下去的勇氣
文 / 何培鈞    
2022-02-10
瀏覽數 35,800+
十年100場的竹山光點小聚,怎就成了台灣最有化學反應的地方創生?
圖/2021年12月竹山光點小聚。何培鈞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亞洲創生】為何一場遠在南投竹山的光點小聚,能吸引全台從事地方創生的人不遠千里前來相會?發起人、小鎮文創創辦人何培鈞,固定在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舉辦在地議題的關注與探討,連續十年號召逾百場。台上無私分享,台下熱絡交流,彼此在孤獨的創生路上,找到共振的頻率,以及繼續走下去的勇氣。

記得,去年(2021)12月最後一個星期五的晚上七點,是竹山光點小聚持續了第九年的最後一場自發性的聚會。

原本以為疫情影響以及跨年連假期間,可能不會有太多人參與,沒想到卻有從竹山、宜蘭、台北、台中、嘉義、雲林、高雄等各地,來了許多新朋友與舊朋友們,大家仍然在跨年之夜前夕,特地大老遠驅車來到竹山小鎮聚會,共襄盛舉。

看到這樣的畫面,回顧起當時竹山所舉辦的首場小聚,那時候的心情與現在當下的對應,心中百感交集,難以言喻。

甚至,深刻體悟出原來一件事情,途中縱使遇到了何等的困難,習慣責任與承諾緊緊相伴,咬緊牙根堅持再堅持一下,壓力與不安就會過去了。

一點一滴地凝聚得來不易的共識

回想起十多年前,有次受邀到南投埔里的「阿朴咖啡」進行一場經驗交流,記得那場活動是在星期五晚上七點開始,沒想到一到了現場,台下有新故鄉基金會廖嘉展董事長、朱柏勳理事長以及暨南大學師生,此外還有許多地方青年朋友們以及社區組織單位們,熱絡地參與。

那樣的場景,對於十多年前的我來說,是非常震驚的事情。能夠在星期五休假前夕夜晚,滿滿人群凝聚埔里這座小小的山城裡。

為何地方的產官學研都能夠如此融入在地公共議題的關注與探討呢?

這裡的人們,在思考的並非賺錢與否的問題,而是如何透過公共領域的交流與引導,促進每個人是否能夠從自己利益視角,提升成為大家未來在地方的永續行動?成為替自己家鄉帶來更永續發展動能的蛻變。

我永遠記得當我在台上分享完畢之後,台下的交流互動相當熱絡,看著學校與地方如何持續的引導埔里民眾,進行更多省思與內化的過程中,地方孩子靜靜的聆聽著長輩們的觀點之後,同時也提出自己的見解,將不同歧見進行收斂,然後一點一滴地凝聚得來不易的共識。

那樣的夜晚,大家一起凝聚在街區的小咖啡館,彼此溫暖無私的關心故鄉畫面,真的好美。

在週五夜裡,一座小小山城,居然將社區的光與熱,照亮整片街區。

活動結束之後,我獨自驅車回到竹山的路上,大家當時討論情境與話語,仍然在我的心中不斷的衝擊與迴盪著。

我反覆的思考著,是否有機會也能夠把那樣生活態度,帶回到竹山小鎮上呢?

沒多久,我們嘗試在竹山舉辦第一場社區聚會活動,並決定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五晚上七點,就是未來竹山光點小聚的常態聚會日期。一個月一個晚上鼓勵大家,一起關心故鄉的社會倡議與資源共享的民間自發性聚會。

記得,小鎮文創的夥伴籌備了半個多月,也準備了各種點心飲料以及活動文宣跟海報。 大家滿心的期待著這樣的生活方式,即將蒞臨竹山小鎮上 。

透過地方常態聚會,建立在地與外地的合作交流平台。何培鈞攝圖/透過地方常態聚會,建立在地與外地的合作交流平台。何培鈞攝

光點小聚初體驗,竟只有4人出席

萬萬沒想到當天出席卻只有四個人來,工作夥伴們當下非常無奈與沮喪,遭遇了嚴重打擊之後,小聲跟我說:「何先生,我覺得竹山可能不適合舉辦這樣的活動 。 以後應該很難舉辦下去。」

當下的我,是反過來鼓勵大家逆向思考。

「首先,我們仍然要非常感恩,當晚為何還會有四個人要來參加我們所舉辦的活動呢?眼前這四位地方居民,他們放棄原本生活的安排,決定初次參加我們所籌備的活動,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要非常珍惜地方給我們有這樣的機會,我們只要持續努力下去,長期累積下去未來就有更多的期許。」

我看著夥伴們當下似懂非懂的狀態,後來也逐漸地面帶著微笑釋懷,終於順利在竹山竹巢學堂完成首場次迷你光點小聚。

舉辦地方凝聚的活動,要非常在意的,可能不能只有為什麼沒有更多人參加的問題?更應該關注那些願意來參加人們的真實動機。

於是,我們就從首場的四人小聚規模開始上路。

我開始邀請雲林科技大學張文山老師的長期共伴,透過大學長期陪伴著地方,帶著大學的專業與資源,帶領著光點小聚從產學、實習、專題到現在的聯合國SDGs、企業ESG以及淨零碳排等相關地方創生等議題。

雲林科技大學張文山老師。何培鈞攝圖/雲林科技大學張文山老師。何培鈞攝

每個月看到文山老師與師母,總是一起帶著其他老師與學生,從斗六驅車到竹山風雨無阻的方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義務的付出與陪伴,對於竹山小鎮是何等幸福與感恩的事情!

今年(2022),竹山光點小聚正式邁入了第十年的階段,驀然回首,才驚訝地感受到一件事情,堅持十年的深刻感受。

從小聚中衍生出新的合作

畢竟小聚緣起是小鎮文創在民間自發的活動,因此沒有經費的挹注與支持,我們只期待著不要因為沒有經費就無法聚辦活動的過度依賴,決定常態邀請地方居民與外地朋友們,每個月都能夠透過這樣的聚會,一起進行議題的交流與分享 。

除了能夠打破封閉的鄉鎮交流,有機會增進彼此人脈的連結,也能夠創造許多各種合作發生。

有了眾多人事物在光點小聚的延續與累積,我們因此帶進了竹山許多合作的品牌、許多不同大學的產學合作,並且從台西車站周遭形塑成為光點店鋪聚落進駐。

當然,我們接受許多挑戰與質疑,尤其,在各自帶來的議題尚未獲得真正解決之前,都無法讓所有與會的朋友滿意。

但是,大家仍然不斷的檢視、修正、再實驗的心態,能夠讓光點小聚的品牌與無形社會資產,獲得更永續長存的可能。

原來,從原本不喜歡的事情,努力嘗試持續下去之後,就會變成生活的一部分,再堅持下去,就會進入充滿熱情與感激的生命階段。

漸漸的,我從原本有壓力的規範自己都要親自參與活動的期許,慢慢地,習慣了活動過程中所帶給我的滋養與蛻變,到最後居然自己不自覺地變成每個月都期待著這樣的活動舉辦。

因為無法預測會認識什麼樣的人們,會帶給我們每個月何種的美好驚喜,這或許也是光點小聚能為地方源源不斷地貢獻關係人口的一種方式吧。

去年12月光點小聚活動,我們甚至透過網路視訊設備,連結了中國大陸的曾芝穎老師、馬來西亞的左衍豪老師以及日本的蔡奕屏老師,大家透過數位科技將亞洲創生經驗,在竹山光點小聚進行了深度的交流與合作。

竹山光點小聚亞洲線上數位交流機制。何培鈞攝圖/竹山光點小聚亞洲線上數位交流機制。何培鈞攝

從台灣地方創生變成亞洲創生

這讓竹山小鎮的地方議題,首次有機會能夠進入到亞洲地區的交流。

直到目前,自竹山啟動的亞洲創生數位匯流中心,相關的數位科技導入全面發展階段,這樣的場景與畫面,相對應十年前一開始的戰戰兢兢心情,義無反顧地走到今天,成為一件事情堅持到底最美好的祝福。

因此,地方絕對不是為了辦活動而去辦活動,也並非為了創生去投入創生。

誠如元泰竹藝社第三代傳人林家宏在小聚曾經提到:「短期倡議可以稱作活動,能夠長期的堅持下去,才能夠稱之文化。」

期待著台灣每個偏鄉與角落,都能夠發現地方縱使在深夜之中,都能夠看見一處場域,裡面凝聚著一群無私的人們,頭上燈火通明,心裡熱愛著自己的家鄉,他們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地方,他們早已成為地方最美的生活風景一部份。

延伸閱讀
地方創生ESGSD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