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來當南投竹山的「數位鎮民」!當地方創生遇到區塊鏈

驚奇重拾草根精神
文 / 何培鈞    攝影 / 賴永祥
2022-01-13
瀏覽數 43,550+
來當南投竹山的「數位鎮民」!當地方創生遇到區塊鏈
圖/天空的院子創辦人,同時也是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何培鈞。賴永祥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亞洲創生】台灣很小,但地方創生的經驗已經影響到中國、日本、馬來西亞等地。

其中,天空的院子創辦人,同時也是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何培鈞投入至深。他的故鄉南投竹山,有超過250年歷史的老街,他卻引進最先進的區塊鏈技術,讓高科技接地氣,開創「竹山數位鎮民計畫」,為小鎮連結更多關係人口。

2022年,台灣即將進入了地方創生第三年,目前觀察地方創生的發展方向,主要透過促進地方經濟復甦,進而促進地方未來活絡的動能。

因此,政府積極鼓勵民間能夠在地方成立更多的新事業體,或者鼓勵更多企業突破地方式微的困境,強化技術轉型升級,持續提供更多當地的就業機會。

然而,如果政府將計畫過度聚焦於每年地方成立了多少公司?促進多少人就業?那麼,就容易流於KPI數字形式的追求,忽略了地方真正需要的是建立創生經濟發展的環境,而且是可持續性的生態圈,反而形成本末倒置的次序。

我常看到是,在政府補助計畫結案之後,如果面臨沒有任何資源銜接,剛成立的地方事業都相當容易受創,極可能衍伸更多的社會成本與代價。

流於形式的發展指標,難以催生個性化旅遊

其實這樣的情況,也與台灣傳統觀光產業所面臨的困境雷同。

長期以來,從政府到民間,台灣觀光產業特別關注當地一年能夠帶來多少遊客?創造多少產值?尤其每年的觀光人潮與錢潮,向來是政府最關心的重中之重。

竹山數位鎮民實驗計畫,虛實整合的地方行動方案。何培鈞提供圖/竹山數位鎮民實驗計畫,虛實整合的地方行動方案。何培鈞提供

當這樣的發展指標,透過政府的資源與計畫挹注,並且大刀闊斧推動之下,積極普及到民間的所有業者身上時,大家便會傾全力拚出人山人海的觀光成效,但最後留給台灣社會的,僅是全台一致化、雷同化與沒特色化的老街、商圈與鬧街窘境。

竹山數位鎮民計畫,讓外地人都有機會把竹山當成數位故鄉。

因此,我們在竹山小鎮上,開始思考地方永續發展的目標與機制來對應,今年度更嘗試鼓勵更多青年回流創業,所創立的地方事業,能夠依循聯合國SDGs永續發展的目標,加上整合「關係人口」之後,銜接到民間其他更多企業的支持,這是個鼓勵雙方的媒合平台計畫。

計畫的主要發起人之一,是竹山小鎮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黃俊毓。

他原本是一位遠端軟體系統工程師,原本都在台北軟體公司服務,承接許多國際軟體系統開發的任務,為了能夠照顧年邁的父母,決定回到竹山小鎮上,進行遠端工作。

在一場竹山小聚活動,我們巧遇認識,因此,他開始讓我逐步理解,如何透過系統數據的優勢,解決台灣社區營造數位化、卻過度依賴人力的情況。

竹山地方持續十年光點小聚,每個月最後禮拜五晚上七點,自發性交流合作活動。何培鈞提供圖/竹山地方持續十年光點小聚,每個月最後禮拜五晚上七點,自發性交流合作活動。何培鈞提供

初期,這些專業和概念對於長期在地方深耕的我來說,是相當排斥的。我總認為系統是冰冷與不接地氣的,甚至是不負責任的 !

後來他反問我:「如果地方創生是能夠讓科技,更接地氣、更有溫度,是否值得我們藉此更積極的投入呢?」頓時說服了我。

區塊鏈技術,其實能為地方創生插上翅膀

因此兩年前,我們兩位中年大叔就決定在竹山小鎮,成立了小鎮智能區塊鏈公司,展開了如何讓台灣地方治理進入數位化而努力。

為了能夠在竹山小鎮上,掌握每位蒞臨竹山小鎮的關係人口的動態數據,我們首度試圖透過區塊鏈技術開發了「竹山數位鎮民計畫」,讓外地人也有機會能夠成為竹山人。

方法是讓城市遠距的人們,也有機會透過手機二維碼掃描,領取竹山數位身分證,參與竹山小鎮的數位專案的線上協力行動。

竹山小鎮智能開發的數位鎮民計畫,成為長期社區地方治理發展決策系統。何培鈞提供圖/竹山小鎮智能開發的數位鎮民計畫,成為長期社區地方治理發展決策系統。何培鈞提供

除此之外,也引導來訪竹山的觀光客成為地方的社會學家,讓竹山成為大家的「第二故鄉」。在地方參與的過程中,透過數位身分證技術紀錄大家的行動足跡,協助地方累積可持續性的數據資料,為地方帶來更有效率的發展決策系統,成為企業CSR的永續行動數位履歷報告。

當我們透過建立一套地方動態的數位參與系統,讓家鄉議題數位資產化之後,再透過雲端技術,鼓勵更多城市的企業參與。

因為經過我們的逐步思考,光是仰賴地方上的市場與資源,絕對是嚴重不足,必須要將數位服務對接到周遭的城市,才能夠創造更多積極的城鎮合作,邁向民間可持續性的創生支持系統。

台灣的鄉村經濟解方在城市,城市的經濟藍海在鄉村。每個鄉村經濟,都需要一座周遭城市的友善陪伴。每一個城市心靈,都需要鄰近鄉村溫暖療癒。

竹山鎮從921地震過後,面對了產業外移、人才流失、城鄉失衡的嚴峻挑戰,竹產業從早期興盛進入到蕭條式微的狀態。

因此,大型竹工廠漸漸轉型成為個人竹藝工作室,從大型工廠量產轉型成為個人藝術創作。

多年前,我在台北松菸文創園區的一場演講中,黃建達就坐在台下,聆聽到來自他的故鄉竹山的演講。

那場演講,喚起了一位台北打拚數十年的白髮遊子回到故鄉的渴望。於是,他就此決定從台北返回故鄉,重新尋找自己對竹藝創作領域的年輕熱情,開始積極拜師學藝,投入竹藝創作。

竹山築山城工坊黃建達的竹製品日常製作。何培鈞提供圖/竹山築山城工坊黃建達的竹製品日常製作。何培鈞提供

竹扇手工藝製作,是他所熱愛的領域,我經常看著他從手工製作竹扇骨、手工紙的扇面,再親手畫上水墨山林傑作,沒日沒夜地埋首創作,專注的身影令人久久無法忘懷。

我從此深刻理解,原來一支手工竹扇的背後,是需要如此耐心用心地投入。我立即向黃建達先生下訂,跨海贈送給我遠在日本橫濱的友人,無非是希望能夠展現來自台灣竹山小鎮上,地方居民努力的心意。

也因為如此,我們突然意識到,如果能夠延伸到城市,積極尋找有沒有更多人們,需要來自竹山手工扇送給朋友呢?而非僅是在竹山努力的製作,卻等不到更多的人們來採購的困境。

偏鄉對應一座鄰近城市,城鄉共伴

是的,台灣的每個偏鄉都需要經濟支撐,所以每個偏鄉,至少都需要對應一座周遭的鄰近城市,透過線上與線下、城鄉共伴互助機制,進行更多虛實整合創生經濟流動方案。

而地方政府鄉鎮公所,不能僅是鑽研在地的問題,而應當更積極拓展鄰近的城市合作關係才是。透過理解城市的需求之後,也更能夠擘劃地方的永續商業,讓青年回流的創生環境更為穩固扎實。

當我們開始意識到,你我的家鄉、地方的人們都能專注投入一件事情,激發出更多讓在地與外地友人都動容感激的情感,我相信那樣的小鎮,就是台灣地方最美的風景。

但是,這樣的寄望似乎離台灣現實愈來愈難,我經常感受到人們容易過度對於眼前成效汲汲營營,對於長遠關鍵的布局卻力不從心。

或許,這與台灣經常政治選舉有關,導致政府執政無法進行長遠的評估與佈局,總是在每次選舉前夕,積極創造讓人驚豔與深刻的數字成績,以獲得選民支持運作。這樣的機制,和施政的遠見之間有著很大的關係。

無論如何,由衷盼望在台灣疫情挑戰期間,大家更應當把握從政府到民間、社會永續轉型的創生契機。

我們不能一味被經濟數字所取悅,失去更多地方上珍貴的風景。

對青年朋友們而言,地方創生的確是一條長遠擘劃的人生實踐道路,因此,需要一股相當大的毅力與決心,才能夠應付來自地方短期各種紛擾,同時明辨複雜關係中的是非。

如果能夠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回歸到自己的內心安定,長期關注地方生存能力的提升,持之以恆,靠著自己的力量,找到那條真正回到地方的路,這樣的勇氣與精神,正在為地方創生的未來,提供一個彌足珍貴的機會。

延伸閱讀
區塊鏈地方創生SD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