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大人」的定義為何?林依晨:我到現在都還是很孩子氣,但我驕傲我是個成熟的孩子!

林依晨首部真實剖繪自我之作
文 / 一流人    
2022-01-14
瀏覽數 21,850+
「大人」的定義為何?林依晨:我到現在都還是很孩子氣,但我驕傲我是個成熟的孩子!
林依晨。取自本書《做自己,為什麼還要說抱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對我來說,職場上真正的「大人」所意謂的「成熟」,是尊重自己的工作,自律、準時、有效率且合理的敬業,以及對他人的同理、包容、互助與互相成就,這和外表給人的感覺無關,但一相處起來大家都心知肚明。(本文摘自《做自己,為什麼還要說抱歉?》一書,作者為林依晨,以下為摘文。)

「如果『乖』意謂著成為別人眼中的自己,那麼我真的很想『不乖』!」——林依晨

我到現在都還是很孩子氣,但我驕傲我是個成熟的孩子!

有位電視臺長官每隔一陣子看到我都會說:

哎喲~妳怎麼好像都沒有改變,永遠都是一副孩子氣的樣子?一點大人樣都沒有。

對於他的這番評論,一開始剛好搭到我急欲轉型卻始終不成的圓臉水腫期,於是乎懊惱、窘迫等種種情緒紛起,更是積極地節食、運動,期盼能以 (清秀) 輕瘦佳人的模樣一改外界對自己的既定印象。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我的水腫是起因於腦中的蝶鞍部囊腫,手術摘除後再搭配正確的減重方式,形象大不同於從前,可娃娃臉的感覺還在,所以那位長官還是常常覺得我看起來顯得稚氣無機心。

然而,後來的我再聽到他那般感嘆,已會自動轉化成另一種輸入模式——「大人」的定義為何?如果是像他那樣人前人後態度不一、嘴上說一套實際做一套,耍盡手腕只為了鞏固自己的利益、踐踏他人福祉於不顧,那我寧願一輩子天真,不傷害他人。

對我來說,職場上真正的「大人」所意謂的「成熟」,是尊重自己的工作,自律、準時、有效率且合理的敬業,以及對他人的同理、包容、互助與互相成就,這和外表給人的感覺無關,但一相處起來大家都心知肚明。

沒錯!我到現在都還是很孩子氣,但我驕傲我是個成熟的孩子!

取自本書《做自己,為什麼還要說抱歉?》圖/取自本書《做自己,為什麼還要說抱歉?》

「好女孩」的形象,真實嗎?

她真的很乖!

聽來怎麼樣都(不)合情合理又合宜,或許應該說,這樣的評價符合了傳統價值觀期待的「好女孩」形象,但年齡愈增長,卻愈讓人覺得渾身不對勁。

當我慢慢成為他人眼中乖巧的模樣、完美的形象,卻覺得愈來愈陌生,那不是我,至少不是全部的我,那是在公眾或工作場合,為了不讓大家為難或擔心、讓大家順利好做事的結果⋯⋯(畢竟「禮儀」存在的意義,不是讓自己看起來有教養,而是為了讓他人舒適自在、感覺被尊重和在乎。)

而當這種將自身縮小以成就他人的狀態,開始重疊到自己生命中的重要認同與需求時,我意識到自己是無法妥協退讓的。之於我,是與生俱來的「本質」,是可以「選擇」的權利,是創作上的「自由」。

如果我是女同志呢?如果我是新住民第二代呢?如果我的臉孔或身體有殘缺印記,或體重過重過輕呢?如果我並沒有剛好選擇結婚生子的尋常人生路徑呢?如果,我因為法令規定,無法真誠熱情地探索、創作一些較具爭議性或邊緣的題材呢?

我要奮力和多少世俗陳規對抗?又能得到多少理解、支持與尊重?

當年過30,甚至40將至,終於切身感受到社會對我這個年紀的「理想女性形象」之期待與界定,有多麼沉重,同時又難以撼動時,我開始思考:

什麼是女性「應有的外貌身形」?什麼是女性「該有的個性特質」?為什麼我該從事「適合女性的運動、嗜好」?為什麼我該投身「適合女性的活動、職業」?(是「職業」,別想「事業」了,然後找到好的另一半比找到好工作重要。)
究竟「好」的定義是什麼?「好女人」的定義又是什麼?

首先,或許該先拿掉「性別」對我們思維的限制。畢竟良善、熱情、堅韌、同理心、想像力、意志力、組織能力、溝通能力、美感素養、人文底蘊等與生俱來或後天培養的特質,只要沒有遭受到人為壓抑,從來都不會因「性別」這個因素而有所弱化或差異。

而「乖」真不一定等於「好」,它只是「服從」的另一個別義詞,還掩蓋了必須犧牲自主性與原創能力的事實。「乖」與「不乖」的差別或許是,最終若落入失敗或不幸,會是埋怨歸咎他人或心甘情願承受,以及,若成功或得到幸福了,是否會「發自內心深處地欣喜若狂」吧。

人生無論怎麼樣都是要付出代價的,不然呢?

《做自己,為什麼還要說抱歉?》,林依晨著,聯經出版圖/《做自己,為什麼還要說抱歉?》,林依晨著,聯經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做自己成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