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真實攝影 真實待人

文 / 周華欣    
2003-03-01
瀏覽數 17,100+
真實攝影 真實待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談談人們對尋回阿富汗少女的感想。

A:人們對她的感受是很複雜的,尤其是當他們這麼久都沒有聽到她的消息的時候。

沒有人喜歡老去,她經歷了非常困難的生活,人們因她困難的遭遇感到悲傷,而她的故事就好像刻畫在她的臉上。她已經不是那年輕、純真的綠眼少女。有幾個原因可以解釋她剛毅的面容:首先是生活並不容易,不管是氣候、飲食、居住環境、或衛生與醫療都缺乏。尤其是,她住在環境非常糟糕的難民營長達十九年,她小的時候父母都過世。這些因素使她看起來較實際年齡老。此外,對一個阿富汗人而言,不管是男人或女人,與陌生人見面並被拍照是很罕見的。

Q:你是否感覺有一部分的你終於得償宿願?

A:這個祕密終於以令人欣慰的方式解開了。我們最終找到了那個女孩,她到底是生、是死的疑問已獲得解答。

Q:你會形容自己是個戰地攝影師嗎?你曾說過,你的攝影著重的是戰爭對人的影響。

A:我在這麼多年間做了各種題材的故事與攝影,只有一小部分是在採訪戰爭,絕大部分是關於文化與人物。我認為去記錄我們所在的世界是很重要的。攝影的目的之一就是向人們顯示世間的變化。

Q:九一一世貿大樓遭恐怖攻擊事件對你有什麼影響?

A:對我來說,那是徹底的驚嚇。我住在紐約,想到我住的社區遭受攻擊是很嚇人的。但這事件也讓我對於攝影更加執著,為了替這世界留下紀錄。

Q:你曾說過你最大的恐懼是拍不出好的照片。你有沒有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刻?

A:有好幾次我以為我死定了,當時都會很後悔,竟把自己置於如此危險的境地。1989年我正在阿富汗拍攝時,有一天我遭強烈砲火攻擊,子彈由四面八方向我掃射。一顆炸彈就落在我避難的房子旁,真是千鈞一髮。

Q:你看到戰爭與許多人間的悲劇。你如何看到生命光明的一面?

A:好事仍一直都在發生。舉例來說,在阿富汗,情況並不如想像中的糟糕。學校正在重建,公司逐步復業,人們也陸續遷回。

Q:拍攝中,你近距離看了這麼多人、事與物,你怎麼從其中抽離?

A:你當然要某種程度的抽離,這是必須的。我對這一點還有一個想法:人生本來就有好有壞。有的時候,我覺得與這星球上的一切非常貼近、有時候又好遙遠,但這不代表我寂寞。我只是發現,生為地球上的一個族類,人們做的事有時很美好,有時卻充滿悲劇。我有時不禁要問:我們到底在想些什麼?人性本惡嗎?還是人性本善?人當然有好有壞,在終極的宇宙下也許這一切便無所謂了。但想來仍令人難過,只要想想非洲剛果叢林裡的大猩猩與老虎。世上有許多美麗的動物,而我們屠殺牠們只為了樂趣。

Q:到異國奇地時,你如何確保攝影處理不會落入窠臼,只是重複既有的想像與好奇心?

A:你需要對待人們像是真實的人,而不是卡通或滑稽人物,或是古怪的、浪漫的想像。我認為去顯現差異處是好的,不管是穿著、語言、編髮、生活方式、飲食、建築的不同之處。重點是,真實去待人。我視世界上大部分的人為芸芸眾生,比起他們,我並不特別好或壞,只是不同罷了。我們生活在同一個星球、在同一個時間上,我們今天還在這裡,明天可能就消逝了。總而言之,就是真實的攝影。

Q:當你拍照人物時,你如何去捕捉神韻?

A:我認為你必須以一種非常自然的方式來拍攝人物。我不喜歡人咧著嘴的笑臉,我只要他們看起來自然。而且我喜歡人們看進鏡頭,這樣我能與他們有眼神的接觸。眼睛是非常有表達力的。我要那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透過眼神流動在被攝者與觀眾之間。

Q:你如何持續地學習?

A:我在工作中持續不斷地學習、探索與冒險。我有著強烈的好奇心,而且試著做自己具有熱情的事、自己有興趣的事、自己所珍愛的事。這其實不複雜。

Q:在漫長的攝影生涯裡,你如何保持熱情?

A:我試著持續工作,而且儘量讓自己參與我感興趣的或有熱情的事物、地點或情境。基本上我只去我想去的地方。那就是為什麼我能保持對工作的興趣,因為我能決定我要做的事情。

本文出自 2003 / 03 月號

第20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