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如何確認對方值得信任?FBI前探員:要把握能與人「實際接觸」的機會

你該信任誰?
文 / 一流人    
2021-08-03
瀏覽數 26,500+
如何確認對方值得信任?FBI前探員:要把握能與人「實際接觸」的機會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並非每段人際關係都能成功建立,但所謂的「成功」和「失敗」其實界線是十分模糊的。有時候我們必須等到與人面對面坐下來,才能像細看地圖般解讀與了解對方。(本文摘自《你該信任誰》一書,作者為羅賓・德瑞克Robin Dreeke, 卡麥隆・史陶斯Cameron Stauth,以下為摘文。)

曾經的合作情誼

2012年8月

「只剩兩週我就要走人啦!」琳達說。「這對你來說是壞消息,不過我倒是沒差啦!」

琳達很幽默,也是位優秀的調查員,可惜我以後就沒機會和她共事了,因為她將到加州一所知名的大學擔任教職。我很捨不得。琳達的俄羅斯目標人物提供她許多有用的資訊,我和琳達也彼此互相學習。

琳達幫我更深入了解行為心理學,我應用的種種技巧,也因此更有理論基礎的支持。琳達原本會將內心發出的負面訊息視為批判性思考,但從我身上也學會如何不輕信這些念頭。

大約有一年的時間,我們每兩、三週就會碰個面或通電話。琳達會跟我說那位伊拉克牙醫引介的祕密線民——蘇珊,所告知的所有資訊,那些訊息都和某個俄羅斯圈子有關,蘇珊幾乎每週都會在福特漢姆舉辦的課程中和這群人見面。

看來我的懷疑沒錯。琳達一開始鎖定的目標人物,的確一直針對俄羅斯的示威活動和普丁政權下的受害者散播錯誤的資訊,並佯稱這些人是「俄羅斯的恐怖份子」。

在此,我們就將這名外交官稱為阿德列克.派托夫。雖然和車臣有關的所有新聞都沒有出現過他的名字,但這類的新聞,卻都是由他工作所在地、位於紐約的俄羅斯領事館發布的。

這時候我們已經確認阿德列克接手了前任外交人員祕密從事的情報工作,琳達也發現他多年前曾經擔任派駐於倫敦的情報特務。阿德列克雖然沒有告訴她究竟誰才是間諜,不過我們從他提到的名字查出間諜的真實身分,所以我希望能盡可能蒐集更多資訊。

但現在琳達要離職了。

「我會想念妳的。」我說。

「我也是。我還欠你那次的人情呢。我們頭一次見面時我真的意志消沉,無論做什麼事、說什麼話對我而言都是壓力,生活好沉重,但你教我學會如何做自己,不去在意那些對我有偏見的人。」

「謝謝,其實我只是對於原本就已存在的事實多加留意罷了。關鍵在於妳,是妳自己辦到的。」

我說。

「我還是欠你人情啦。不過關於這點我倒是有個主意,」琳達說。「這件事我會請蘇珊去辦。

她會和阿德列克提到自己認識某位替東歐投資銀行家工作的人,那個人要替投資人挖掘不為人知的基準真相(ground truth)。蘇珊還會說自己一直在替他們撰寫調查報告,其中一位『投資人』是我們的人,這個扮演的最佳人選當然就是你了。」

「不要用『基準真相』,這可是間諜行話呢,」我說。

「好,那就說『內幕消息』(inside information)吧。蘇珊會告訴阿德列克自己要出一趟遠門,所以需要有人在接下來的幾個月承接她的工作,看看阿德列克是否願意幫這個忙。他們走得滿近的,蘇珊雖然不信任他,但是還滿喜歡他的。她當然也會說這份差事很不錯,又牽涉到大量的金流,如此阿德列克可能會認為這是獲得更多資訊的好機會。蘇珊說他人挺好的,這件事他應該會答應。」

諜對諜的計畫:我該信任對方嗎?

琳達還對阿德列克大加讚美了一番。不過對此我反而有些憂慮,因為她對阿德列克的種種描述,並不符合擔任間諜的條件與特質。最明顯的一點,就是俄羅斯政府喜歡勇於冒險犯難的間諜,而聯邦調查局的作風則完全相反,局裡因為害怕手下犯下嚴重失誤,所以並不樂見高風險的任務。

只要有機會就要把握能與人實際接觸的機會。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只要有機會就要把握能與人實際接觸的機會。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阿德列克的風格似乎比較像是聯邦調查局的人,但琳達則認為他只是善於規避風險。

琳達又提到,阿德列克雖然身為外交官,但對於追求權勢並不熱中,又表示他總是兢兢業業,擔心自己無法成為稱職的領導者,他甚至還曾經因為必須開除下屬而內疚到想請辭。

我就琳達的提議思考了一下,說:「妳很厲害。」

「我知道。」她回答得毫不自大。她只是單純地說出內心話。

* * *

三週後,我坐在東城區某間高級牛排館裡,地點離聯合國辦公室不遠,與我一起用餐的正是阿德列克.派托夫。

阿德列克和我年紀相近,有著精瘦良好的體格,觀察力也不錯,目光看似漫不經心,其實一直都很專注,就像是情報特務或是貼身保鏢。阿德列克身穿黑西裝和白襯衫,一身簡約讓我眼睛一亮,我們所處的工作環境因為講求專業,穿著打扮往往過於嚴肅。那天我比平時穿得更為講究,畢竟我扮演的是能掌握內幕消息的有錢人士。

在點完餐後,我先把話題轉到俄羅斯新一波的示威行動上,不過阿德列克看起來很不自在,他說:「我曾親眼目睹太多的街頭示威衝突。以前年輕時的那段日子的確難熬,當時我剛打完阿富汗戰爭回到家鄉,蘇聯也瀕臨解體。生活本來應該要好過些的。」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牛排上桌後,他盡情享用著,對話就這麼停頓下來,保持沉默似乎讓他比較自在。

他和我想像中有些不同,我也了解為什麼蘇珊會對他產生好感。有時候我們必須等到與人面對面坐下來,才能像細看地圖般解讀與了解對方。

在此給各位一個忠告:別永遠活在虛擬的數位世界裡,只要有機會就要把握能與人實際接觸的機會。

「蘇珊說你在東歐有些商業交易。」阿德列克說。

「沒錯,我得小心點,以免洩漏他們不想公開的祕密,不過他們的確實力堅強,與他們合作獲利良多。」

扭轉印象的契機

然而阿德列克沒有就此繼續談下去,反而回到蘇珊的話題上。這點很有趣,因為如果在談論金錢或是雙方熟識的人這兩個話題上做選擇,多數人會選擇談錢。因此我發現他對商業合作並無興趣,只是單純想幫蘇珊的忙。

當我問到阿德列克的家庭狀況,他立刻神情雀躍地提到他的兩個孩子要來紐約待到他任職期滿,不過完全沒談到他太太。

我也開始聊自己的孩子,他聽得津津有味,然而我一心只希望能將焦點轉回他身上。不過我終究沒能成功,我們的對話也就僅止於如此。這種事情其實我也司空見慣了。

後來我們又碰了幾次面,他應我的請求提供了一些珍貴的文件,珍貴到立刻在局裡層層呈報。

我因此受到上級注意,也讓行為分析計畫擁有更佳的發展機會。

並非每段人際關係都能成功建立,但所謂的「成功」和「失敗」其實界線是十分模糊的。 

《你該信任誰:FBI資深探員教你利用行為科學預測法突破識人盲點,看穿偽善與謊言》,羅賓・德瑞克(Robin Dreeke)、 卡麥隆・史陶斯(Cameron Stauth)著,陳繪茹譯,時報出版圖/《你該信任誰:FBI資深探員教你利用行為科學預測法突破識人盲點,看穿偽善與謊言》,羅賓・德瑞克(Robin Dreeke)、 卡麥隆・史陶斯(Cameron Stauth)著,陳繪茹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信任人脈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