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什麼最先發言的人,較容易「帶風向」?康納曼:「社會壓力」是一種「雜訊」!

「資訊瀑布」和「社會壓力」
文 / 一流人    
2021-07-01
瀏覽數 36,550+
為什麼最先發言的人,較容易「帶風向」?康納曼:「社會壓力」是一種「雜訊」!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第一個發言者,通常被認為是「對」的。後發言者,除非有很強的理由認為前面發言的論點是錯的,他就會堅持自己的看法。要是他沒有這樣的理由,很可能就會同意他們的意見。

第一個發言者,通常被認為是「對」的

請想像有十個人在一間大辦公室,要決定由誰來擔任一個重要職位。主要人選有:湯瑪斯、山姆和茱莉。假設小組成員依序述說自己的觀點,而且每個人都會注意其他人的判斷。

亞瑟是第一個發言的人。他說,最佳人選是湯瑪斯。芭芭拉現在知道亞瑟的判斷,如果她也看好湯瑪斯,必然會支持亞瑟的觀點。萬一,她還不確定誰是最好的人選呢?如果她相信亞瑟,可能會同意他說的:湯瑪斯是最佳人選。由於她很信任亞瑟,所以支持他的判斷。

現在,再看看第三個成員查爾斯。亞瑟和芭芭拉都說,他們希望雇用湯瑪斯,儘管查爾斯知道的有限,但就他的觀點來看,湯瑪斯不是最佳人選,茱莉才是。即使查爾斯有自己的觀點,他也可能會忽略自己知道的事,而去贊同亞瑟和芭芭拉的看法。即使如此,並不是因為查爾斯是個懦弱的人,而是因為他用心聆聽同事的看法。他可能認為亞瑟和芭芭拉應該有證據支持他們的判斷。

接下來輪到大衛發言,除非大衛認為自己的資訊真的要比前面發言的同事來得更好,否則他應該會跟他們意見一致。如果大衛這麼做,他就進入了資訊瀑布。誠然,如果他有很強的理由,認為亞瑟、芭芭拉和查爾斯是錯的,他就會堅持自己的看法。然而,要是他沒有這樣的理由,很可能就會同意他們的意見。

重要的是,查爾斯或大衛可能已經掌握關於湯瑪斯(或其他人選)的一些資訊,這些是亞瑟和芭芭拉不知道的資訊。要是查爾斯或大衛分享這個資訊,可能會改變亞瑟或芭芭拉的看法。如果查爾斯和大衛先發言,他們不只是會表達自己對這幾個人選的意見,提出的資訊也可能會影響同事。但由於他們最後才發言,若不說出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資訊,其他人也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假設輪到艾瑞卡、法蘭克和喬治表達自己的觀點。如果亞瑟、芭芭拉、查爾斯和大衛都說湯瑪斯是最好的人選,即使他們有很好的理由認為其他人選比較好,也可能會同意前幾位同事的意見。

如果湯瑪斯顯然不是最好的人選,他們也可能會反對前幾位同事的意見。但是,如果他們對這個決定沒有十足的把握呢?關鍵是亞瑟最初的判斷已經啟動一個過程,把其他同事拉進資訊瀑布中,雖然這些同事沒意見,或者不認為湯瑪斯是最好的人選,他們最後還是會一致支持湯瑪斯。

當然,這是我們假設的例子。但各種群體裡都可能出現這樣的現象,有些群體甚至會一直發生這種事。我們會參考別人的意見,如果最先發言的人似乎喜歡某件事或想做某件事,其他人可能會贊同。至少,如果其他人沒有理由不相信他們,或是沒有充分的理由認定他們的意見有錯,就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資訊瀑布與群體內的雜訊

就我們的目的而言,最重要的一點是,資訊瀑布或許會使群體之間出現雜訊,而且可能性很高。在上述例子中,亞瑟先發言,表示支持湯瑪斯。假設最先發言的是芭芭拉,她支持的人選是山姆。或者假設亞瑟的看法略有不同,傾向支持茱莉。基於這些合理的假設,這個群體就可能會選擇山姆或茱莉,並不是因為這兩個人是更好的人選,而是資訊瀑布使然。

要注意的是,加入資訊瀑布不一定是不理性的。如果不確定要雇用誰,跟隨別人的意見可能是聰明的做法。抱持相同意見的人愈來愈多時,跟他們意見一致依然是聰明的。儘管如此,還是有兩個問題。

資訊瀑布可能把一群人導引到實際上有問題的方向。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資訊瀑布可能把一群人導引到實際上有問題的方向。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首先,我們往往會忽略在群體中大多數人也在資訊瀑布之中,而且他們並不是獨立在做判斷。我們看到3個人、10個人或20個人擁護某個結論時,其實他們只是跟隨前面的人的意見,我們卻低估這種情況。我們或許會認為,他們的共識反映出集體智慧,但事實上只是反映少數人最初的觀點。

其次,資訊瀑布可能把一群人導引到實際上有問題的方向。畢竟,亞瑟對湯瑪斯的看法可能有誤。

社會壓力與團隊精神

當然,資訊並不是群體成員互相影響的唯一原因。社會壓力也很重要。一家公司或政府機關的人可能寧可保持沉默,以免顯得不近人情、桀驁不馴、遲鈍或愚蠢。他們希望表現出團隊精神,這也就是為何他們會跟隨別人的意見和行動。他們認為自己知道什麼是對的或可能是對的,但他們還是會依循團體的共識或最先發言者的觀點,保持團體的融洽。

方才述說的雇用決策也可能是用同樣的方式進行,只是稍有變化。雇用小組裡的人並非從別人那裡得知湯瑪斯的優點,所以支持他,主要是因為他們不想跟大家意見相左或看起來愚蠢。亞瑟最早提出湯瑪斯是最好的人選,這樣的判斷可能帶動從眾效應,艾瑞卡、法蘭克或喬治只因其他人都看好湯瑪斯,因而承受很大的社會壓力。

社會壓力和資訊瀑布一樣,可能誇大先發言者的信念。如果有人為湯瑪斯背書,不是因為他們真的認為湯瑪斯比較好,而是因為先發言的人或是某個位階高的人說他好。然而,團體成員最後還是在共識中加入自己的意見,進而增加社會壓力的強度。在公司和政府機構中,這都是常見的現象,儘管一個判斷完全錯誤,大家依然深具信心,而且異口同聲的表示支持。

在不同的群體中,社會影響也會產生雜訊。例如在一場會議中,有人先發言贊同公司推動某個重大變革,最後所有的人可能都同意這麼做。這種一致的看法可能是社會壓力的產物,而不是信念使然。

如果另一個人在一開始開會時提出不同的觀點,或者最初發言者決定保持沉默,討論就可能往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而且這是出於相同的原因。非常類似的群體可能在社會壓力下,最終走向完全不同的地方。

《雜訊:人類判斷的缺陷》, 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奧利維.席波尼(Olivier Sibony)、 凱斯.桑思汀(Cass R. Sunstein)著,廖月娟、周宜芳譯,天下文化出版圖/《雜訊:人類判斷的缺陷》, 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奧利維.席波尼(Olivier Sibony)、 凱斯.桑思汀(Cass R. Sunstein)著,廖月娟、周宜芳譯,天下文化出版

數位專題
從青年培力到永續解方,你我都要修的企業倫理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溝通企業經營與管理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