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正常」也是種標籤!肯定獨一無二的自我,「不一樣」正是你獨特的標記

正常並非一直都正常
文 / 一流人    
2021-01-24
瀏覽數 12,450+
「正常」也是種標籤!肯定獨一無二的自我,「不一樣」正是你獨特的標記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我小時候還真的相信一定有某些聰明絕頂的科學家找到了正常的腦,還把這腦子泡在實驗室的罐子裡。在此特別聲明:他們還沒發現,而且根本沒有那樣的腦。(本文摘自《不一樣又怎樣》,作者為強納森・穆尼,以下為摘文。)

日常對話中,我們常不加思索就用「正常」一詞來評斷他人的行為舉止;自己畫出界線,分出誰在線內,誰又在線外,強調我們的個人性,與「他者」保持距離。即使正常的定義曖昧又模糊,我們還是嚮往不已——原因正是因為它模糊不清。伊恩.哈金總結表示,

「正常」這個字眼伴隨著許多意義,「它在你耳邊輕語,說正常也是你該遵循的規範。」

它是一股力量,就像地心引力,將你我固定住,把世上的零散事物分成固定、可知的類別,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逃脫自我。它無所不在的特性正是它力量的來源之一。它給這世界貼上標籤、形塑這個世界,接著事不關己似地為自己辯解說:「嘿,本來就是這樣啊。」

不過,與我不同的那東西是什麼?如果沒有一個「正常」來區隔,就沒有人可被診斷、歸類為腦機能障礙,或是任何其他的異常。我小時候還真的相信一定有某些聰明絕頂的科學家找到了正常的腦,還把這腦子泡在實驗室的罐子裡。在此特別聲明:他們還沒發現,而且根本沒有那樣的腦。

你們要知道,正常有一段歷史。也許你們會假定那是一段「發現」的歷史—有人在個某個時間點、某個地方發現了對人類來說什麼才算正常。正常和正常人常表現得像是這世上的事實。但其實不然,那是謊言。這個謊言讓正常得以在我們的生活中施展它龐大的威力。正常雖然有其歷史,但那不是發現的歷史,而是「發明」的歷史。正常並非一直都正常。

符合哪些條件,才算「正常」?

正常從何而來,又為何在我們的生活、制度和世界裡擁有如此力量?它如何變得像空氣一樣——看不見,不可或缺,而且無所不在?伊恩.哈金率先指出,要是在任何一本英文字典裡查「正常」,第一項定義都是「常見的、規則的、普遍的、典型的」。這怎麼變成了眾人嚮往的目標?「每個人都一樣」如何達到它所擁有的文化力量?

有一整個領域的人在研究這方面的知識,撰寫相關著作。傅柯的《瘋癲與文明》讀來令人愛不釋手。喬治.岡居朗的《正常與病態》非常幽默,讓人捧腹大笑。彼得.克萊爾與伊莉莎白.史蒂芬斯的《正常性:批判系譜學》應該列進你們的暑期書單。戴維斯的《強制正常》會徹底改變你們的人生觀。這些書和其他相關著作把正常踢下了神壇, 跌落泥坑。

因為正常是有條件的——它取決於歷史、權力,以及最重要的,人類努力追求正常的企圖。

就像這些學者指出的,「normal——正常」一詞在1840年代中才出現在英文裡, 接著1849年有了「normality——正常性」,1857年出現「normalcy——常態」。對一個以長期普世事實的姿態存在著的字詞來說,它的歷史短得令人震驚。normal 最初的用途與人、社會或人類行為毫無瓜葛。norm 和normal 是數學家使用的拉丁文。normal源自拉丁文norma,是指木匠用的丁字尺,而演變自拉丁文的normal最初的意思是「垂直的」或「成直角的」。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然而,即使是作為幾何學中的獨特用字,normal也比表面上來得複雜。一方面, normal是在陳述世上的事實——一條線可能是正交, 也就是成直角, 或不是, 而normal 就是對那條線的客觀敘述。但在幾何學中,成直角也是好的,可取的,是一項普遍的數學真實,古今許多數學家都形容那是一種美或完美。在此,我們看到normal如今讓人感到熟悉、讓它力量如此強大的兩個面向——正常既是一種事實,也是評斷正確與否的標準。哈金寫道:

一個人能用正常一詞來說明事物的狀態,但也能用來表示它們應該如何。

其他還有一批字詞企圖與「正常」抗衡:自然、普遍、普通、典型、端正、完美、理想。這份清單還能繼續列下去。但實情是這樣的——在適者生存的競爭中,「正常」 之所以具有關鍵優勢,是因為它的意義不只一個。它的曖昧正是它的優勢。

想來可怕,但實情卻是如此:今天之所以有「正常」,並不是出於某個深思熟慮的過程,或有組織的陰謀,而是因為它比其他字詞來得有效。大家開始在諸多有別的脈絡中,以許多不同的方式使用「正常」,因為它就在那裡,因為它有有助他們達到目的,因為其他人也在用,因為它容易脫口而出,因為它賦予了他們權力。

「正常」聽起來嚴謹又專業

所以,是誰在使用「正常」,原因何在,如何使用?「正常」最早開始用於數學領域之外,是19世紀中期一群比較解剖學及生理學的學術界男性(性別代名詞註記:在這段關於正常的歷史中,每個人都是男性)。這兩個領域在19世紀主導了有關人體的專業範疇。這群人率先將「正常」一詞用在數學領域之外,最後用「normal state——正常狀態」來描述在人體內順利運作的器官和其他系統。他們為何選用了「正常狀態」?誰曉得?也許他們認為將事實性與具價值性的字合併起來很實用。也許挪用一個帶有數學嚴謹特質的詞具有專業上的優點。(當時的醫生並不像現在這麼優異,他們治療普通感冒的解方是水蛭;頭痛則靠放血來舒緩。這種療法害死了很多人,我想那也算是一種解方;至於自慰習慣,則以去勢「治療」。)也或許,他們就是喜歡「正常狀態」唸起來的聲音。相關歷史記載不明。不過,他們以大量挪用、合併,再添進些許嚴謹性,這跟我小時候天馬行空的創造性拼字法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

對這些人而言,「正常狀態」既用以形容「完美」或「理想」的身體與器官,也用來將某些狀態稱為「自然」;當然,還有用來評斷器官是健康的。我不怪他們用「正常」 取代完美、理想、自然,和所有他們原本可用的其他字詞。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陰謀。字詞好多,時間好少。我想他們只是因為懶,於是就說,管他的,就用「正常」吧。用一個字總比用五個字好。

《不一樣又怎樣》,強納森・穆尼(Jonathan Mooney)著,吳緯疆譯,開朗文化出版圖/《不一樣又怎樣》,強納森・穆尼(Jonathan Mooney)著,吳緯疆譯,開朗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批判性思維哲學數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