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愈控制,愈失序!一個男孩,怎樣才能成為一個男人?

文 / 一流人    
2020-06-24
瀏覽數 10,700+
愈控制,愈失序!一個男孩,怎樣才能成為一個男人?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精神分析有這樣一個說法,一個男孩子必須踩著父親的「屍體」才能長大。這個說法的意思是:因為對父親的仰視、崇拜、畏懼,男孩一般從心理上是不敢超越和打敗父親的,或者對自己可能會打敗父親而心存愧疚。只有當父親「死」掉了,不再成為障礙了,男孩才敢長大,才敢超越父輩。而這個「死」,不是肉體的死亡。(本文摘自《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一書,作者為資深心理師,以下為摘文。)

一個男孩,怎樣才能成為一個男人?
必須踩著父親的「屍體」才能長大。

* * *

前不久和好友長時間通電話,談到她即將出國留學的兒子時,她說:「根本想不到,那小子現在變化可大了。」

我很高興,聽她一樁樁娓娓道來,孩子的變化著實讓我驚訝、讚歎。

好友突然說:「妳知道嗎?這個變化跟妳有關。」

我很吃驚:「我什麼都沒做呀。」

好友說:「我兒子說了,妳對他的影響滿大的。」

* * *

此事說來話長。

幾年前,我們兩家有一次在一起吃飯,吃飯的過程中,好友老公不知為何把矛頭對準了兒子,說他這也不好,那也不好。眼看著那孩子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情緒由之前的愉悅變得越來越沮喪,我心裡很難受,也有點生氣,因為這個我幾乎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並非他爸爸說的那麼不好(來我理解也許是爸爸習慣用這種方式激勵兒子要更好,但場合與方式明顯不對)

當時,我只能打圓場轉移話題,其他的做不了什麼,即便我是心理諮詢師。

寫到此處必須說明一下,許多人對心理諮詢師有一個誤解,覺得你會不會分析我呀,會不會看穿我呀。其實,大家真的多慮了(果對方真這麼做,那可能是職業病)心理諮詢師只是一個職業,一個在特定環境裡必須做到隱私和保密的工作而已。

在諮詢室外,諮詢師也是個有七情六慾和很多缺點的普通人,不可以把自己的工作角色帶到生活中,帶入其他關係裡。哪怕是家人和朋友,對於任何人都不能輕易的去評判和干預,更不能去分析和攻擊。除非親朋好友主動問你一些與心理有關的問題,你可以據實回答,但那絕不是心理諮詢,只是親朋好友之間的交流而已。

僅為情境配圖。張智傑攝圖/僅為情境配圖。張智傑攝

有個同行對於自己的角色定位是比較混亂的,與人相處動不動端出諮詢師的架子彰顯優越感,動不動對別人分析來分析去,結果很容易翻臉。

記得有一次和一群同行聊天,其中幾個人過度情感投射的爭來懟去面紅耳赤,我實在忍不住了,說道:「們可以正常說話嗎?」

後來,我和好友又有一次聚會,那次她老公沒來,她兒子來了。男孩又長大一些了,由於有在鍛鍊身體的緣故,整個人很有精神,肌肉也練出來了,我忍不住誇他:「是大男孩了,也即將成為一個男人了。一個男人的標誌就是活出你自己內在的力量,如果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任何阻力,你都可以說不。」

我的好友很厲害,馬上反應到很多話題,將自己和老公的教育方式坦誠的告訴他兒子,我也半開玩笑的不時穿插一下……。那天我們的話題暢通無阻,就家庭、夫妻、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各抒己見,大人孩子都很高興。

那之後不久的一天,好友老公又在家中客廳對兒子頤指氣使的時候,令人意想不到的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此前遇到類似情況總以沉默或生悶氣應對的兒子,這一次走到父親跟前,一把擁住父親的肩膀,幾乎像推著父親往另一個臥室走,一邊走一邊對試圖抗拒的父親說:「別當著我媽的面,有些事情我們兩個男人談。」

留下客廳裡的媽媽目瞪口呆,擔心不已。

父子倆最後出來的時候,表情都很平和,彷彿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好友再按捺不住想八卦的心,也無法得知父子倆在臥室裡到底談了些什麼。只是有一次她套老公的話時,老公說漏嘴提了一句:「哼,竟然敢把我抵到牆角。」

從此以後,好友老公對兒子的態度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用好友的話說:「對兒子有了耐心和尊重,還有一些忌憚。」(說到此處她壞笑不已)

在北京某醫院神經內科做諮詢時,我曾接待過一起疑難病例。一位從外地來北京治療的17歲少年,無任何器質性病變卻全身震顫蜷曲一年之久,他爸爸帶著他到全國各地治療,都沒有辦法改善他的症狀,沒有病變因素,醫生也的確無法給他治療,於是建議試一試心理治療。

當我第一次見到這對父子,兒子正坐在輪椅上無法抑制的全身顫抖、手舞足蹈,人到中年的父親正拚命的死死摁住兒子,試圖不讓他動彈,遠遠看去父子倆的姿勢就像在打架。

我走到跟前對父親說:「你放開他!」

滿頭大汗的父親說:「不行,我要是放開了,他會動得更厲害。」

我堅持要他放開,在我的目光示意下,他猶疑著鬆開了手。

然後我對少年說:「從現在開始,你可以動,想怎麼動就怎麼動,隨便動!」

隨後的諮詢驗證了我的判斷,呼吸放鬆轉移焦點時,孩子明顯沒有震顫。

一段時間的諮詢之後,少年的症狀大為減輕,離開了輪椅。

離開北京前,少年父親專門來跟我道別,再三表示感謝,並提出希望我給他寫幾句話,我想了想,在診療本上寫下六個字:愈控制,愈失序。

他欣喜又有些害羞的笑了。

這個父親的悟性非常好,事實上沒有他的配合與調整,孩子的症狀不會這麼快就好轉。

* * *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xfuel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xfuel

青春期的孩子要長大,父母面臨失去掌控的危險,會本能的去壓制孩子。一個要蓬勃生長,一個要拚命打壓,最後往往兩敗俱傷。

不可否認的是,漸漸長大的兒子對父親而言確實會帶來一些複雜難言的情緒。兒子長大了,愈來愈獨立,愈來愈有力量,會令父親感覺到自己權威不再,自己的日漸衰老與失控。就像很多母親看著日益發育的美麗女兒,也會情不自禁心生複雜情愫一樣。那像是另一個自己的成長,會令母親驚慌,因為這意味著自己容顏不再、青春不再,所以很多媽媽在無意識中是不希望女兒長大的。

一個男孩子要長大,要成為一個男人,最重要的事情是向父親認同。

很多家庭因為各種原因,無論男孩女孩,大多和媽媽比較親密,媽媽也覺得孩子是自己的依靠。當孩子的目光轉向父親、對父親表現出興趣時,這時候媽媽的反應至關重要:是自己退後一步,支持孩子向父親靠近;還是心生芥蒂與恐懼,把孩子和丈夫生生隔離開來,往自己懷裡再拉上一把?

有的媽媽會激動的宣稱: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我丈夫什麼都沒有付出,全都靠我,我丈夫很無能、很自私、很不負責任,他不配得到孩子的孝順和尊重。

不排除很多父親存在這樣的問題,但很多事情也不是如此絕對。如果站在客觀中立的角度,會發現家庭中一個父親的付出其實並不少。

作為媽媽,應避免過度貶低自己的丈夫,因為這樣做的後果是,爸爸被貶低,兒子作為男性也同樣被貶低了。對男孩子來說,媽媽再強大、再全能,也不可能代替爸爸的角色,而且只有媽媽這個單一角色陪伴長大的孩子,將來可能會走很多辛苦路。

精神分析有這樣一個說法,一個男孩子必須踩著父親的「屍體」才能長大。

這個說法的意思是:因為對父親的仰視、崇拜、畏懼,男孩一般從心理上是不敢超越和打敗父親的,或者對自己可能會打敗父親而心存愧疚。只有當父親「死」掉了,不再成為障礙了,男孩才敢長大,才敢超越父輩。

這個「死」,不是肉體的死亡,是父親的允許、接納和祝福:我支持你長大,我允許你超過我,祝福你成為你自己。

治癒你

一個男孩要成為一個男人,最重要的是向父親認同。因為各種原因沒有跟父親一起生活,甚至跟父親沒有任何交集的男孩,一般會有意無意的在生活中去尋找能替代父親的那個人,或許是家裡的親屬、老師、主管。找到一個可以認同並模仿的榜樣,對男孩來講是很重要的事。

《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解憂診療室,芸芸眾生苦,42個你會遇到的心理諮詢案例:孤獨、創傷、背叛、渴望愛與厭世》一書,王璽著,大是文化出版。圖/《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解憂診療室,芸芸眾生苦,42個你會遇到的心理諮詢案例:孤獨、創傷、背叛、渴望愛與厭世》一書,王璽著,大是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心理學原生家庭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