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漂亮的人生大轉彎!甩開學歷桎梏,她成為紐約金獎插畫家

文 / 一流人    
2020-03-19
瀏覽數 19,150+
漂亮的人生大轉彎!甩開學歷桎梏,她成為紐約金獎插畫家
Cinyee Chiu繪製,圓神出版社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Cinyee一路念到了臺大經濟系,卻在畢業後頓覺這個路線不是自己想要的。重新翻出長久以來偷偷藏著的夢想,用畫筆一點一點開拓出屬於自己的道路,一路趨近自己的理想生活。

Cinyee到美國留學插畫、獲得許多國際插畫獎項肯定、遇上契合伴侶、客戶來自世界各地、出版得獎繪本、一邊工作一邊環遊世界長達一年半。本文摘自《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一書,以下為摘文。

「不是得到眾人羨慕的事物或成就,你就會開心。」 

如果人生是一張逐漸展開的地圖,在我開始主動追尋的那時,出現了一個明顯的轉折—時間證明改道後是一條康莊大道。

Cinyee Chiu繪製,圓神出版社提供。圖/Cinyee Chiu繪製,圓神出版社提供。

如果問問20歲的我,十年後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我的想像一定會跟現在的事實差十萬八千里。我大概會回答:「工作穩定,應該是管理階層,又或許出國念了兩年商管碩士。結婚兩三年,應該已經有了第一個孩子,也買了房,並開始付房貸,或許買在臺中,或許臺南,總之在臺灣。雖然收入穩定,家裡主要經濟收入還是靠老公(我沒對自己有「很會賺錢」的期許)。畫畫的興趣呢?還是會畫,大概就時不時放網路上分享那樣。」

好吧,就是個很普通的人生,我也沒太多想像力,老實說,這也是參考其他人的人生來的。

我現在31歲,是出國念了兩年的書沒錯,念的卻是插畫。做為自由插畫家已經第三年了,作品跟事業都算成熟穩定,客戶遍及全球,歐洲、美洲、亞洲都有,接過各種類型的插畫案子。自由接案的工作模式讓我有充分的時間與空間的彈性,我能睡到自然醒、能在家穿著睡衣工作—這個「家」可以在世界各地,因為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家」是我們旅途中的airbnb。對了,我還嫁了個哥倫比亞的老公,還沒確定未來在哪裡定居,但很可能不是臺灣。

這樣告訴20歲的我,我肯定不會相信,這什麼神發展?哪有這麼夢幻?

嗯,是比20歲時的想像有趣多了、立體多了。而且我可以很篤定地說,這是我 Cinyee Chiu 的人生,不是誰的複製貼上。

這樣完全意料之外的人生,到底是從何時開始、又如何發展出來的呢?

若要以一句話結論,那便是因為我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

好學歷才不是找工作的一切靈藥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ixabay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ixabay

從小到大的學生生涯,我一直都是個「好學生」。認真讀書,以考試高分為目標,家裡三個孩子中,我是最讓父母省心的那個。雖然從小就對美術表現出興趣,國中開始自己會塗塗畫畫,卻一直很有「自知之明」地將畫畫當作純粹的興趣。

那當然,靠畫畫維生不是吃不飽餓不死嗎?上了大學後自覺應該開始為未來做打算,更是停筆了四年沒畫畫,認真念書。那時將自臺大醫學系畢業,畫畫又超強的前輩視為偶像,覺得以後能像前輩這樣就圓滿了,有在賺錢又有社會地位,空閒時還能持續產出高質量的圖,真的是各種崇拜。但繼續畫畫之前,首先我得先有個收入不錯的穩定工作。

真奇怪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想做什麼為什麼不直接去做呢?想要畫畫還要依附於「有其他工作」的前提之下,表示「工作」的意義只在賺錢養家、養自己吧?

「難道不是嗎?」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請再問問自己一次:「目前的工作與生活還滿意嗎?」因為你可能還要再工作個三、四十年呢!不是因為成就感、不是因為喜歡、不是因為能創造自己認同的價值,單純靠賣時間賺錢的工作要撐這麼久太苦啦!

不過這個概念對於還未進入社會的學生來說,是比較難深入體會的。「理想工作」對於當時還是學生的我來說,定義可能更接近於「錢多事少離家近」,至於實際上是在做什麼不是最重要的,如果剛好能有些社會地位更好。

因此我讀了經濟系(其實如果考更好的話,會去念財經),要工作的話出路廣,要深造的話底子穩,臺大學歷也漂亮,進可攻退可守,算是保守的安全牌吧。簡單來說,還是學生的我根本沒有認真想過以後要做什麼工作,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從小到大一直是這樣的。社會環境也普遍給予一種暗示——「認真讀書考上名校就能得到理想工作」「有漂亮的學歷,到時候就是你挑工作,不是工作挑你」,好像學歷好就是一切的解答。

才怪咧,到底是誰給你這樣的信心啊?妖言惑眾。

我到大學快畢業,「找工作」成為迫切問題的時候,才恍然這個「學歷百靈藥」根本是謊言,我怎麼覺得這些工作都不是我想要的呢?「好好讀書」跟「未來找到理想工作」之間的關聯性竟意外地低,這個騙局揭露得真遲啊!我的理想工作究竟要有哪些條件,什麼工作可以讓我發自內心地覺得「好想工作!」這些問題我才終於慢慢開始琢磨。

結果一琢磨就越來越偏離本科啦!大學畢業的我發現相關科系的工作我半個都沒興趣,聽到進入金融界工作的朋友真心喜歡自己的選擇,每天忙碌且充實,收入又多時,我真心羨慕,他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做的與所學還一致,真好啊。但我真的對銀行業提不起興趣。

不想面對無聊的工作市場的同時,在停筆四年後,我又開始畫畫。畢業後將近一年的時間,我一邊投履歷打發父母,一邊累積作品。例如一些儲備幹部、聽起來就像「我也不清楚要做什麼,但進去之後再說吧」那樣的職缺。可是很顯然的,假裝的熱忱騙不了人,面試官們總能察覺出其中的不對勁並把我刷下。後來是等到爸媽終於受不了了,覺得我要錯過新鮮人的保鮮期了,在「端茶小妹也可以啦」這樣的話說出來後,我才開始找畫畫相關的工作。

雖然這時還是在等別人發給我「許可權」,總要到父母「允許」我可以不找「正經工作」,我才敢動,但這總算是我的地圖上,開始往畫畫方向偏移的第一步。

做自己,彷彿讓我再次重生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開始換方向找工作後,我很快地被一家獨立遊戲公司雇用。老闆從我生嫩的作品集中看出潛力(我暗自覺得老闆心臟很大顆),我開始做遊戲2D美術、畫角色、畫遊戲介面等等,一做就是時光飛逝的三年。這段期間我也慢慢摸索自己想做什麼,從大範圍的畫畫設計,一直收斂到動畫插畫,最後決定留學學插畫,在遊戲公司工作的最後半年多,我在朋友的推力下,開始準備學校申請。那時候比起需要錢,我更需要時間,老闆也很慷慨地批准了我在家工作的要求,按時計費。

出國念書前,聽聞視覺設計畢業的朋友說,學生生活就是沒日沒夜地畫。我當時覺得超期待的,而實際開學後的我確實是畫得沒日沒夜,但超過癮!對於曾經停筆四年的我,對自己一直略感歉疚,所以在留學的時候就統統一口氣補回來!好好享受每一個細細雕琢畫面、細節的時刻,享受花一兩個小時只是在微調選色、享受研究新的技法、享受努力達到自己能滿意的畫面,然後因為眼界提高了,所以對同樣的作品感到不滿意,但接著又畫出自己能滿意的結果,然後重複。

為什麼做這麼美好的事情也稱作是「學習」呢?我感覺自己像終於被放進正確土壤的種子,拔竄成長;像是終於進了水裡的魚,驚喜地體驗從前無法想像的悠遊自在;像是終於燒到乾柴的火苗,恍然了解原來之前爬過的都只是濕土。

我被猛然點亮,忽然感到濃烈地活著。

感受到這個體悟的當下,我又重新誕生了一次。

這時候我的地圖路線已經明顯地改道,開始篤定往前邁進。在感覺切進了我的人生「正軌」之後,我前進的速度越來越快。

「雖然才剛起步沒多久,但我知道繼續畫下去,會讓我越來越耀眼,因為我已滑進人生的正軌。在這軌道上如果無法通往耀眼的自我,沒有其他軌道更能帶我趨近那裡了。」2017年我剛從插畫學校畢業沒多久,還很嫩的時候,在網上分享從經濟系轉插畫跑道的經歷時是這樣寫的。

而現在的我已經替許多國際客戶畫過插畫,在臺灣有更多人認識我,並且參與過第20九屆金曲獎的動畫繪製,還得到了紐約插畫家協會2018年廣告類的金獎!

所以這是一本「你應該做你自己」那樣老生常談的書嗎?大概吧,我也覺得「做自己」好像都聽到爛了,但切身地在自己身上驗證了一回,一個人生漂亮的大轉彎,我深刻地被說服,並且打從心底希望你也有機會感受到這份自在的快樂。

《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紐約金獎插畫家的自由生活提案》一書, Cinyee Chiu 著,圓神出版。圖/《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紐約金獎插畫家的自由生活提案》一書, Cinyee Chiu 著,圓神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插畫職場學歷做自己台大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