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轉型SAP專訪】當下數位轉型典範在體驗經濟

SAP全球副總裁謝良承:數位轉型是否成功,無法從單一斷點論定

文 / 李建興邱于瑄   攝影 / 蘇義傑   2019-11-29
SAP全球副總裁謝良承:數位轉型是否成功,無法從單一斷點論定


數位轉型成為當下企業界的顯學,值此之際,《遠見》採訪了在全球協助過無數企業進行數位轉型的SAP(思愛普軟體系統公司)全球副總裁謝良承,從他的視角一窺目前全球數位轉型的情勢、台灣的優劣勢,以及目前的主流典範,以下是專訪精要: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你怎麼看數位轉型?為何數位轉型會成為當下企業界的顯學?

謝良承答(以下簡稱答)︰其實數位轉型是個旅程,以SAP來說,2015年起,我們開始對外闡述「數位化經濟」的概念,2016年則以「數位製造」為主題,去年是「智慧企業」,而今年則強調「體驗經濟」,代表著數位轉型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主題。

回顧以往,2015年紅色供應鏈議題正夯,台商因應競爭,所以需要數位製造。尤其台商向來講求立即回報,也就是希望藉由立即的數位投資,而有相對應的投資報酬率,因此,那時的數位轉型只往往僅著眼某個單項或單一部門。但當時,我也樂觀以對,最起碼,企業啟動了。

而今年的大環境議題則是中美貿易戰。這讓所有企業加速思考數位轉型的必要性。畢竟,中美貿易戰會影響三成至三成五的台灣上市櫃公司,儘管這項衝擊不致讓企業倒閉,但也沒辦法盈餘,因此,企業若想繼續發展,就得轉型。

所以今年進行數位轉型的案例有增加,只不過,許多大企業還在初期階段,因為大額的投資還是要經過董事會,我預料,明年就會大鳴大放。

話說回來,正因為中美貿易戰的關係,致使今年數位轉型的主聚焦點在於因應工廠從中國撤離,移回台灣、東南亞、墨西哥、美國等……所需要的準備。

也因此,不同於以往企業關心的數位轉型話題,多半集中在生產線或某單點的優化,今年層面變廣,諸如整體建廠機制以及人員招募……等議題。

問:很多人認為數位轉型是科技業的事?你怎麼看?而台灣企業進行數位轉型時的優勢是?

答:以往大家都以為數位轉型是以科技業為大宗,但這幾年,真正在做數位轉型的反而是傳統產業,甚至不乏很多新創或是小公司,這代表著台灣整個中小企業他的競爭力是往上提升。

我想,如果企業還沒進行數位轉型,應該會蠻慘的。不過台灣有個優勢,目前許多公司已交給二代或專業經理人,這些人比較有「數據化概念」。

台灣的代工廠,創一代都是跟著大廠去設廠,成為大廠在當地的供應鏈,但在網路時代,供貨,不一定得跟著去設廠,只要供給的量是夠的,成本都可以估出來。

因此,衛星工廠的概念,已經被打破了,而大廠在找料源時,也不一定非得找衛星工廠,而是全球找貨。所以,中小企業不如將逐大廠而居的資金拿來數位轉型,把自己曝光在全球供應鏈裡面,增加競爭力。

問:你認為數位轉型發展幾年後,目前的主流典範是什麼?

答:其實,目前國外已經開始聚焦在運用數位科技,創造「體驗經濟」。台灣稍微慢點,估計大概比國外慢九個月左右。

為什麼體驗經濟很重要?因為這可讓企業,未必作到最大,但會是唯一。

拿製造業來說,倘使你供貨給你的客戶,運用數位科技就能得知客戶的需求,可以準確的知道庫存,提前準備,不但不用像過去,憑空揣測,生產一堆放在倉庫,而現則是可以精準算出客戶需要的貨量及供貨時間,對客戶來說,你的服務是未必是最大,但卻是唯一。

問:你覺得企業數位轉型能成功的關鍵元素是?

答:我覺得在於帶隊者是誰?

在全球,數位轉型的企劃領導者會是CEO,而不是數位小編,畢竟全球化的競爭是多樣、複合且全面的,也就是說,老闆本身得領頭,才有辦法開啟。

倘若由資訊長甚至財務長帶隊,那麼數位轉型的觀點會偏掉。拿財務長來說,他會著眼於成本控管,長期來說,對一個企業不見得好。因為當投資節省到一個程度,就無法創新。

一般來說,在進行內控時,財務長的角色很完美,但投資數位轉型時,會覺得花錢,因此,CEO是不是真正參與這個計畫,我覺得是一個案子會不會成功最主要的關鍵。

問:你怎麼定義一個企業的數位轉型有沒有成功?

答:數位轉型要使一個企業能夠持續的獲利才是真的。

以前企業會被淘汰,是緩慢,現在則是快速的。企業之所以要數位轉型,是因為想讓公司體質變強,也就是運用數位科技,讓運作變好

其實SAP在2000年幫中國信託做了一個系統,讓中國信託成為台灣首家第一家營業從三點半到五點,這中間過程一定有跌跌撞撞,甚至當年還被議論紛紛,但多年下來,中國信託還是在用,而且愈來愈大。

因此,我們很難從一個時間斷點去評斷企業數位轉型成功或失敗,畢竟,數位轉型是個持續不斷的過程,需要長時間檢視。

關鍵字: 數位轉型企業經營與管理中美貿易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