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閑閑泄泄,才是終極幸福:《魏風.十畝之間》

解讀《詩經》
文 / 一流人    
2019-08-16
瀏覽數 11,350+
閑閑泄泄,才是終極幸福:《魏風.十畝之間》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魏風.十畝之間》是一首非常短但意境悠遠的詩。先解釋一下題目,所謂「十畝之間」指的是上古農民的生活,《詩經通釋》裡說:「古者民各受公田十畝,又廬舍二畝半,環廬舍種桑麻雜菜……凡田十二畝半,詩但言十畝者,舉成數耳。」這是什麼意思呢?說的是上古農民每戶由公家分配農田十畝,另外再給兩畝半蓋房子,環繞著房子種桑、種麻、種蔬菜。兩畝半的房子,放到今天,也算大豪宅了吧,差不多是兩進的大宅院呢。「凡田十二畝半,詩但言十畝者,舉成數耳」這句,指此詩應該叫作「十二畝半」,但只說「十畝之間」,就是取個整數罷了。

中國古代以農桑為主,所以我們骨子裡都有農民的特點。現在的有錢人買了帶院子的大房子,還是喜歡在自己的院子裡種點兒菜,說深一些,這就是農民的根性還沒斷。院子實際上是人心靈的翅膀,千萬不能小瞧了它。現在流行蓋膠囊房,這可是人生大忌,雖然經濟,但是,住這種房子,人的心胸就大不了,事業會艱難,精神也會拘謹,最後說不準人還會瘋。房子看上去好像只不過是個住所,可是它卻能影響一個人的心胸。所以,過去人家要有房有院子,就是要給人的心一個可以吸納天地之氣的空間。

《魏風.十畝之間》這首詩,正是表現了中國人自古就有的對悠閒自在生活的嚮往。

原文第一章是這樣的:

十畝之間兮,桑者閑閑兮。行與子還兮。

翻譯過來就是:十畝之間啊,桑者且閑閑,與子攜手歸。十畝之間啊,吾與你閑閑歸;十畝之外呵,多遠我都相隨。撲面而來的就是這樣一種感覺:疏淡的心,恬靜的意。由此可以看出,我們中國人自古就追求有土地、有良田、有桑可採、有絲可織的閒適生活。勞作、幹活,然後和親人一起好好回家。生活如此簡單愉悅,沒有什麼更複雜的東西。事實上,我們的祖先早已窺破生活的秘密——三千年讀史,不外功名利祿;九萬里悟道,終歸詩酒田園。

不知大家能不能體會這句的好呢?每日讀歷史,不過你方唱罷我登場,功名利祿終歸讓人傷痕累累;九萬里悟道,才發現,唯有詩酒田園能安撫一顆蒼老的心。其實生活本身就是疏淡的、恬靜的,人生不需要那麼多理由,也不需要那麼多藉口,我們只需要一種安安靜靜的、穩定的、風調雨順的閒適生活,一種不愁吃、不愁穿、有人陪伴的生活。現在年輕人可能不認可這種觀念,他們氣血旺盛,認為要奮鬥、奮鬥,再奮鬥,奮鬥本身沒有錯,但是當你慢慢老了以後,當你用蒼老之眼看到生活最底處時,你可能會突然領悟:你一生奮鬥之目標也不過是求一份閑靜與安穩。

有人會說,我要是有十畝地,兩畝半房,我也就安穩了。不見得!而且,現在的人未必受得了種地、種桑、織布的辛苦生活,更何況大多數人是:有了十畝想要二十畝,有了二十畝想要一百畝。

其實,這首詩的要點在「閑閑」二字,不管幾畝地,關鍵看你的心能否「閑閑」,能否悠然。賈伯斯臨死前說:「此刻,在病床上,我頻繁地回憶起我自己的一生,發現曾經讓我感到無限得意的所有社會名譽和財富,在即將到來的死亡面前已全部變得暗淡無光,毫無意義了……我現在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夠用的財富,就該去追求其他與財富無關的、應該是更重要的東西,也許是感情,也許是藝術,也許只是一個兒時的夢想。無休止地追求財富只會讓人變得貪婪和無趣,變成一個變態的怪物。」而此詩中的「閑閑」,就是指賈伯斯所說的,歸結為四個字就是:詩酒田園。詩與田園,是情感,也是藝術;而酒,則是讓情感和藝術升溫的、令人陶醉的東西。

那麼,我們如何才能得到這些東西呢?其實非常簡單,就是看晚上八點到十點這期間你在做什麼。因為這時候安靜,是老天給你自己的時間。如果你的白天都貢獻給別人了,那這時便是自己跟自己的心靈獨處的時間,這時你如果追電視連續劇或出去大吃大喝,你就是在耗散自己、消磨自己,而這時你如若安靜地看一本書或默默地寫點字、下盤棋,哪怕靜靜地摟著心愛的人聊聊天,你都是在養自己,把自己的心靈養厚實了,便活得自在了。

其實,活得自在,才是人最大的成功,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一旦自己能愉悅自己了,自己能提升自己了,那麼便對別人沒那麼多指望了,不指望了,也就沒什麼怨恨了,能見天、見地、見自己,不是成功是什麼呢?可現在的人在幹什麼?天天紮在人堆裡,不僅沒能提升自己,反而隨波逐流累得慌。要麼就成天拿著手機看社群網站,以至陷入一個更大的、虛無的人堆裡。勵志、養生、心靈雞湯、陰謀論等,四面八方地擠壓著自己脆弱的小心靈。本來是個小老百姓,但是每天早上和晚上累得跟皇帝似的,這是何苦呢?如果有一天,人能夠把手機扔在一邊,拿出筆墨,慢慢地研磨,然後用軟軟的毛筆寫一篇蒼勁的字,今天寫一篇,明天寫一篇,天長日久,便能覺出安靜的好,便能覺出自娛自樂的好。自己從容了,擱在人堆裡也是最讓人舒服的那一個,運氣自然也會越來越好。

如果自己已經修得很好了,可碰巧世界又大亂了,怎麼辦呢?這首詩的第二章給出了答案,我們看一下:

十畝之外兮,桑者泄(ˋㄧ)泄兮。行與子逝兮。

泄泄,形容人很多。這段翻譯過來就是:十畝之外啊,攘攘且熙熙,與子遠相隨。當天下熙熙攘攘有些紛亂時,我們就跑吧,無論去哪裡,我都願與你永相隨。第一章寫回家,第二章寫歸隱,無論回家還是遠逝,無論入世還是離世,都是中國人內心的小糾結。就這麼短短的六行詩句,沒有採菊東籬,沒有採桑十畝,但我們也能如「悠然見南山」一般……在中國,若能「清風明月無人管,擔荷踏泥暮時歸」,能無牽無掛地徜徉在山水之間,便是終極的幸福。

《魏風.十畝之間》 十畝之間兮,(1)  桑者閑閑兮。(2)  行與子還兮。 十畝之外兮,  桑者泄泄兮,(3)  行與子逝兮。(4)

【語譯】

十畝之間啊,

桑者且閑閑。

與子攜手歸。

十畝之外啊,

慵懶且熙熙。

與子遠相隨。

【注釋】

(1)十畝:非實數,表示桑田面積大。

(2)桑者:採桑者,採桑的勞動通常由女子擔任。閑閑:猶「寬閑」,《詩集傳》:「閑閑,往來者自得之貌。」

(3)泄泄:「泄泄,多人之貌。」(《毛傳》)

(4)逝:「逝,往也。」(《詩集傳》)

閑閑泄泄,才是終極幸福:《魏風.十畝之間》

本文節錄自:《詩經:三千春秋的深情(下)曲黎敏品100首詩經名篇》一書,曲黎敏著,高寶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