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田壽賀子,著有《阿信》、《冷暖人間》

長壽就是幸福?日本國寶劇作家給社會的震撼彈

文 / 一流人      2019-03-29
長壽就是幸福?日本國寶劇作家給社會的震撼彈

圖片來源:pexels



九十二歲的腳本家橋田壽賀子(注)女士在她九十一歲時,在每月發行的《文藝春秋》(二〇一六年十二月號)刊文〈我想用安樂死結束自己的人生〉,引起了社會很大的迴響。當她看到《文藝春秋》刊在廣告文宣上的標題時,還很高興地說:「很好!確實幫我傳達出來了。」

日本是個對「死亡」這個話題不太願意去觸及的國家。如果有人公然說:「我想選擇安樂死」的話,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誰也不清楚,所以我很期待藉由橋田女士這篇文章的發聲,讓「安樂死」這個議題能夠廣泛地被討論。

有關橋田女士的這篇文章,我直接引用該月刊中的部分內容。

自從我過了八十歲之後,就想著萬一有天自己罹患失智症的話,就用安樂死來結束人生會是最好的選擇。二十七年前,從事電視工作的先生就已經離我而去,我們也沒有小孩,平常也不太與親戚有所往來,可以說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因為我也不想給周遭的人帶來困擾,所以如果真的變成頭腦癡呆狀態的話,那麼我也不想就這麼活下去。當自己對原本熟悉的一切都變得陌生時,生存樂趣也會跟著消失殆盡。這種情況下,實在很難讓人繼續活下去。正當我想著該怎麼辦、試著調查看看的時候,發現只要透過手機就可以查出許多訊息。在瑞士,花費七十萬日圓,就有組織可以協助你完成安樂死。安樂死雖然在日本尚未被承認。但是在瑞士、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等歐洲各國,或是美國的新墨西哥州、加州、華盛頓州、奧勒岡州、蒙大拿州、佛蒙特州這六個州,似乎都已經被認可。在這些國家或州裡,有協助安樂死的組織存在。

根據橋田女士的說法,本人必須具備判斷能力似乎是接受安樂死的條件,可是要如何清楚判斷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儘管如此,橋田女士還是想去瑞士接受安樂死。

不出所料,橋田女士的發言果然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

擔任精神諮詢師的江原啓之先生,就針對橋田女士的發言做出下面這番猛烈抨擊。「好不容易從戰爭中倖免於難,生存下來,怎麼可以輕易說出『想用安樂死來結束自己人生』這樣的話呢?」

如果我這麼說有失禮的地方,衷心希望江原先生可以原諒。可是當我在《女性SEVEN》(二〇一七年一月一日號)讀到江原先生的這篇報導時,讓我覺得江原先生雖然已經是位相當知名的人士,但畢竟五十二歲仍是相當年輕的年紀,或許還是無法了解真正上了年紀的老人內心的想法吧!

老實說,有時試著想像八十歲時的自己,內心都會感到害怕。這次,我之所以會寫下《長壽地獄》這本書,也是出自一種對年老的恐懼。雖然抱持人生不應該受年齡束縛想法的人大有人在。但我覺得,就像沒有真正生過一場大病的人,是無法了解生大病時的心情一樣,如果沒有真的到了隨時結束人生也不會讓人感到驚訝的年紀,是很難理解老人內心真正的想法。

到目前為止的日本社會,仍是抱持著長壽是一種幸福象徵的想法。可是就在迎接超高齡社會到來的現在,閃過我們腦中的卻是「長壽真的可以稱得上是幸福嗎?」這樣的疑問。

「長壽」這個詞彙很美。但另一方面,長壽這件事也代表著人生中如腐朽般的時間正在延長。換句話說,辛苦的時間也跟著變長。而這也是長壽讓我們不得不去思考的事情。

藉由橋田女士為安樂死發聲所引發的廣大社會迴響,是否開始讓許多人思考,「只要活到開始受苦之前就可以,不用活到太久的年紀」呢?

只是,現階段的日本,首先接收到的是比較具衝擊性的「安樂死」這個詞彙,但其實真正應該了解的,是這個詞彙存在背後的意義。因此在這裡我想再次說明,「安樂死」與「尊嚴死」的差別。

所謂「安樂死」

對於無法施救的病人,依照他本人的意願,為他施行沒有痛苦的死亡方式(參考書目《廣辭苑》)。

安樂死又可以分為「積極的安樂死」與「消極的安樂死」兩種。一般我們所說的安樂死,是指「積極的安樂死」的情況比較多。

所謂「積極的安樂死」,是指根據病患本人的意願,自行服用致死性藥物以達到死亡目的的行為,或是根據病患本人的意願,藉由他人(一般是由醫師)之手蓄意協助病患進行自殺,以達到死亡目的的方式(參考來源「維基百科」)。

所謂「尊嚴死」

所謂「尊嚴死」,是指不對病患做多餘的急救措施,給予病患有尊嚴的臨終對待的同時,結束生命的方式(參考來源《知惠藏》)。

注:日本國寶劇作家,知名作品有《阿信》、《冷暖人間》等。

本文節錄自:《長壽地獄》一書,松原惇子著,魏秀容譯,商周出版。

關鍵字: 健康醫療社會關懷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