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放手告訴孩子「你可以」

養出自卑兒?原來「擔心」是一種可怕的負能量

文 / 一流人      2019-03-19
養出自卑兒?原來「擔心」是一種可怕的負能量

圖片來源:pixabay



寫這篇文章的今天,發生了兩件小事。

首先是午飯的時候,火娃試圖拿一根筷子戳進一截玉米的芯裡,這截玉米好像有些頑強的樣子,他戳了一下沒戳動。我爸趕緊伸出手去,說:「拿來,我幫你。」

我當然是馬上制止,說:「讓他自己來,他可以的。」

可是我爸不依,他說:「他戳不進去,這樣很容易戳到手的。」

我當即有些火起,因為這樣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是很多很多很多次。就在剛剛準備吃飯的時候,火娃明明需要去拿自己的碗──我們家是早早就定下規矩的,吃飯的時候每個人自己去拿自己的碗筷,自己盛飯。火娃已經做得很好了,可是我爸非要跑到碗架那裡給他拿碗,被我制止過一次,卻還不離開,還要守在碗架那裡,指著一個碗說:「你拿這個。」

那時我已經有些生氣了,現在又接著來第二次。怎麼同樣的話需要說那麼多次,而且一點兒進步都沒有呢?於是,我幾乎是嚴厲地說:「他可以的。即便他不可以,他也會自己來求助。什麼都幫他做好,你看他到底還能學會什麼?」

說完了我又覺得,當著孩子的面去爭論,這樣不好。默默地告訴自己,下一次,火再大也要記得好好說話。還好火娃一副根本就不管你們在說啥的樣子,他認真地一遍一遍去戳,實在戳不動又忍不住想吃的時候,就先拿著啃幾口解饞,然後接著戳。最後,他終於戳好了,開心地舉著那截玉米說:「好大一個棒棒糖!」

我媽則是個非常熱愛學習的人,儘管有時候也會犯照顧過頭的病,但只要我一個眼神,她就了然並反省:對對對,我錯了。在我媽那裡,我甚至不需要告訴她要如何做才是對的,我的示範她都能完全接收。

第二件小事就是關於我的示範。

那天外面下著雨,火娃還是有點想去天台,於是他跑上去,一會兒就濕淋淋地跑下來了。

我媽剛要起身,我在她還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趕緊迎上去站到火娃面前,笑著說:「哇!你好像一個落湯雞哦!你去淋雨了嗎?」

看到我的表情,火娃就從最開始的略顯緊張到一下子放鬆下來。他滿臉笑地大聲回答:「是!淋雨啦!」

「淋雨好玩兒嗎?」

「好玩兒!」

我摸摸他的頭:「你的頭髮全打濕啦!」然後又指著他的褲子引導,「還有……」

他馬上接話:「褲子也打濕啦!」

「是什麼感覺呀?」我擺出一副很期待、很想知道的樣子。

他輕輕地搖晃了一下頭,像是在好好體會頭皮的感覺,最後終於找到詞語:「涼涼的!」

「哦,原來是涼涼的呀,謝謝你跟我分享!快去擦擦吧,去找外婆。」

他蹦蹦跳跳地跑到外婆面前,獻寶一樣說:「外婆,我的頭髮打濕啦!」於是我媽帶著他去拿乾淨的毛巾。

如果我沒有迎上前去,我很清楚我媽要說什麼,肯定是「怎麼下雨了還上天台,你這樣會感冒的!」之類的。

可是,在我看來,這是根本不值得擔心的事情。畢竟,火娃根本沒有蠢到要一直淋雨,直到把自己淋感冒的地步。而且,我相信,一個心情愉悅、身體健康的孩子,是不會因為淋了一點兒雨、吹了一點兒風、光腳踩在地上受了一點兒寒、流了汗沒有及時擦或者少穿了一件衣服……就生病的。

即便真的生病,那也是一種體驗,身體會自我療癒。大多數時候,我們大人的擔心顯得太多了。有時候,我們的擔心是在傳播一種可怕的負能量,說是「詛咒」也不為過。

在這兩件小事裡,我爸的擔心其實就是在跟火娃說:「你很無能,你不行,你連拿筷子戳一根玉米都做不到。」我媽的擔心則在傳遞:「你的身體很虛弱,你是一個不健康的孩子,你甚至沒有資格去體驗雨水落在臉上的感覺。」

火娃長久以來的自卑心,就是這樣日復一日在家庭和機構裡被過度擔憂、過度照顧、過度管束、過度訓練造成的。那是我後悔已經無用的事。我只能告訴自己,往事不可追,一切都要以他的當下為起點重新出發。

辭職來到大理陪伴他生活後,我最想做的事,就是一點點重建他的信心。我要在每個生活的細節中潛移默化地告訴他:「你可以,你比你自己以為的還要厲害很多呢。」

本文節錄自:《不過生了一個小孩:我是戈婭,別叫我勵志媽媽》一書,戈婭著,寶瓶文化出版。

關鍵字: 人際溝通親子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