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人的五金賣場文化

文 / 一流人      2018-05-10
奧地利人的五金賣場文化


我不怎麼看電視,但是卻很喜歡看廣告,我一直覺得,要了解一個國家的人民最在乎的是什麼,從廣告走向中就能夠看到許多端倪。臺灣的電視廣告,最常見的就是藝人代言的健康食品或飲品廣告,不然就是溫柔媽媽與可愛寶寶呵呵笑的奶粉廣告。

在奧地利的電視上,你最常看到的則是猛男正在組裝花園小屋的五金賣場廣告,不然就是溫柔媽媽站在浴室中呵呵笑的清潔品廣告。而現實上,買五金還有打掃家裡,應該算是奧地利人最喜歡的兩件休閒活動吧!他們真的是超級愛逛五金賣場,也很喜歡花很多很多時間,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而五金賣場不僅滿足喜歡自己動手的顧客群,也將喜歡打掃的奧地利人一網打盡:賣場裡面的清潔用品,真的只能用「目不暇給」來形容。

奧地利到處都是大得像迷宮一樣的五金賣場,除了五金用品以外,最主要就是提供建材與各式園藝用品,動不動就是三、四千坪賣場面積(差不多就是一百家7-11商店的大小),奧地利全國上下就有八百多家這種五金賣場,然而奧地利人口也不到九百萬人口,這個數字是很可觀的!有的五金賣場也會與農民進行產地合作,在賣場裡面賣小農產品。

我喜歡跟先生去逛五金賣場,他會心醉的看著那些我聽都沒聽過的工具,而我就會在農產品部門找小農場的牛奶、鄉下阿姨的手工香皂、傳統肉舖用自家菜圃種的各式香菜碾碎調製而成的烤肉調味料。

先生剛跟我交往的時候,第一次到我的住處,在我差不多十五坪的小套房中,看到了搖晃的電子琴腳架、有點接觸不良而一閃一閃的燈管、拉不攏的浴室門、關不緊的櫃子、「嘎吱嘎吱」響的門,他看著我,露出非常詭異的眼神,問我:「妳是不是不會修這些東西?」我點點頭。他皺眉,冷冷的問我:「妳到底是怎麼活到二十六歲的?」

他非常訝異,我竟然連個螺絲起子都沒有,所以馬上跑回家,抱了一整箱的工具來,裡面大概有二十幾支不同款式的螺絲起子,還有一堆我叫不出名字的工具,接著他就鑽到我的電子琴下,開始修理,然後,他把我的大門拆下來,你沒看錯,他把門拆下來了!開始上油,修理門閂,並吆呼著我協助他把門裝回去。我目瞪口呆的望著他,心想:這傢伙不是法律系畢業的嗎?

我一向認為自己非常獨立自主,我擅長烹飪,向來也都是自己打理生活,在他面前,突然覺得自己變成無生活能力的小孩。隔天,他馬上帶我去五金賣場,幫我選的第一個禮物就是一個超級完整的工具箱,除了十幾支螺絲起子、榔頭、鋸子、鎳子,還有一堆我完全叫不出名字來的器材。

他非常就事論事的告訴我:「不管我們以後怎麼樣,不管會不會繼續在一起,這個工具箱妳一定要收好,知道嗎!」

接下來的幾年,在他的教導下,我也漸漸學會了拿著電鑽完全不會發抖,在牆上鑽洞完全不會失誤;學會雙手穩穩的抓好電鋸,把厚重的木頭鋸開;甚至我心愛的鑰匙圈的金屬鍊斷了,我還會自己用電烙鐵焊!選正確的烙鐵頭,熱熔掉金屬環,然後再好好的把東西焊接起來,鑰匙圈就像全新的一樣了!

一把小小的水平尺,顯示不同的民情

我後來慢慢了解,不管我在奧地利住了多久,內心還是有一個很臺灣的特質:得過且過。

門會「嘎吱嘎吱」響有什麼關係?反正又不會影響生活,久了也就聽不到了;桌腳歪了,那就用紙張塞一塞就好了啊,我每天都很忙啦!沒時間去管這些啦!不然就乾脆丟掉算了。

但當我因為心愛的鑰匙圈壞掉,自己用電焊棒把它修好時,心中超有成就感的,這才發現,自己動手做,根本沒有那麼難。

我在中學時期是念美術班,所以畫了不少圖,都一張張收好,放在床下。當時還是我男朋友的先生喜歡其中幾幅,就跟我說:「裱起來掛到牆上吧!」我們對裱畫也不是很懂,就跑去買了陽春的畫框,簡單的裱了三幅我自己最滿意的作品,兩幅我自己掛起來,一幅被他拿去掛在他的住處。

他問我需要幫忙嗎?我心想:拜託,不過是掛個畫而已,還需要你幫忙?更何況我還有一個天下無敵的工具箱呢!於是我拒絕了。

我揚揚得意的拿出榔頭還有釘子,好好的把畫掛到牆上,心滿意足極了。之後他來了,看到我掛起來的畫,直皺眉。

這下換我不開心了,我這麼獨立自主,把畫掛起來了,他這是什麼態度啊!

他看了我一眼,問我:「妳沒有用水平尺(Wasserwaage)量吧?」

我從來沒聽過這個名稱,Wasser是水,Waage是體重計、秤重器。我心裡思考著:這是什麼東西啊?他光看我的表情,就看出我的想法了並問:「妳不會連這個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被說中了,我漲紅了臉。

有時候我都覺得他前世應該是哆啦A夢,因為他馬上跑回家,從他家變出了一支水平尺來給我,原來,水平尺是一個量度水平及鉛直的測量工具,如果想把畫、架子之類的東西釘掛到牆上,並且想要確認是否有掛正,這時候就可以用水平尺量。相信我,只要用過水平尺量過,掛起來真的超級四平八穩的啦!

不過後來我常常會用「不用那麼仔細啦!」「沒差啦!」來敷衍他,我們搬到新家時,家裡凡是他掛的,不論是鏡子、畫、攝影作品,都是端正無比,穿插我這個沒耐心的臺灣女兒目測掛的東西,看起來似乎很準確,但仔細看就又有那麼一點歪歪的。我都會安慰他:不完美有不完美的美感!

我的公婆來過臺灣幾次,每次都被臺灣多元化的風俗民情迷住,玩到不想回奧地利,也愛死臺灣的人情風味了,我公公特別鍾情臺灣的手工藝,總是站在寺廟裡痴痴的看著木雕;婆婆熱愛臺灣美食,明明就是一副歐洲高雅婦人,卻很喜歡穿著臺式拖鞋去夜市,不會說中文,但總能夠比手畫腳的點菜,超臺客的坐在路邊攤大吃特吃。

我第一次聽到婆婆批評臺灣,是在一家臺北的高檔飯店。當時我們一邊聽著濫情的水晶音樂,一邊等電梯,這時,我發現婆婆目不轉睛的盯著牆壁,我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在看起來非常高級的深紫色牆壁上,掛著一幅法國印象派的複製畫,打燈角度非常恰當,旁邊的地上還擺了幾盆開得傲然的蘭花,整個感覺就是很有氣質⋯⋯

但是,畫是歪的。

婆婆低聲問我:「只有我覺得畫是歪的嗎?」

我小小聲的回答:「畫確實是歪的。」

「我發現,臺灣很多東西看起來很漂亮,但是仔細一看,不少東西沒有真的做到位。」婆婆用著惋惜的語氣道:「這幅畫,我從昨天進來看到,就好想調整它,但是我身上沒有帶水平尺!」

本文節錄自:《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一書,楊佳恬著,圓神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關鍵字: 職場生涯評論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