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既然失去,就當從來不曾擁有過

文 / 一流人    
2018-03-26
瀏覽數 7,500+
既然失去,就當從來不曾擁有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任何一個人,只要願意接受不完美的自己,願意從更低的起點重新開始,更努力地活著,同樣可以取得了不起的成就。成功和自己完不完美,沒有什麼關係。

紐約曾經有個盲人州長,叫大衛.帕特森,他是哥倫比亞大學的高材生,三十一歲就當選紐約州參議員,並成為紐約州首位黑人州長。很難有人相信,一個盲人也可以活得這樣精采。

帕特森是個不幸的孩子,僅三個月大時耳部感染擴展到視覺神經,導致兩眼幾乎完全失明,只有右眼有微弱的視力──他的人生記憶是從黑暗開始的。父親心疼之餘,下定決心好好培養他,孩子眼睛已經盲了,絕不能讓他心盲。於是,他把自己的孩子當作正常孩子來對待。

轉眼到了上學的年齡,父親決定讓帕特森像正常的孩子一樣去學校上學,而不是去殘障孩子專門學校,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培養出正常的心智。但是,紐約市幾乎所有的學校都拒絕了帕特森,只有一所學校在父親堅持不懈的努力之下,才勉強地答應了接收帕特森。

對帕特森來說,上學是一個極大的挑戰。儘管,此前他接受了父親的訓練,只要在家裡,便和常人無異;可是學校的環境很陌生,他一開始確實很難適應。但帕特森深知自己能上學有多難,即使他從心底感到畏懼,也只會一個人將頭深深地埋進被窩裡哭泣。父親看著他紅腫的眼睛,自然心疼無比,但他還是嚴厲地說:「你必須學會堅強,這才是男子漢,才會讓人瞧得起!」

帕特森視力極其微弱,斗大的字都需要仔細分辨。所以,於他來說,聽老師講課是唯一的學習方法,在老師停頓和課間休息時,他就反覆地揣摩老師所講的內容。慢慢地,他的記憶力變得好得出奇。

帕特森越來越適應學習環境了,課堂上,他是最積極的一員。學校的一些演講比賽和話劇演出,他也會踴躍參加。帕特森從不使用導盲犬和拐杖,也不像盲人那樣戴個墨鏡掩蓋自己的缺陷,外表看起來只是個近視眼而已。他不僅可以近距離辨認人的相貌,而且通過聽聲音就能很快辨別出對方。

一次體育課後,他昏倒在地,嚇壞了同學。這一切驚醒了他──不能只關注學習了,身體同樣很重要!為此,他每天早早地起床鍛鍊身體,不僅加入了學校的籃球隊,還去跑馬拉松。漸漸地,他練出了結實的肌肉,終於成為一個身手矯健的青年。

以帕特森這樣一個盲人,卻能活得比大多數人都優秀,這是多麼令我等正常人汗顏啊!

雖然殘疾人活得會更艱苦,但還是會有史鐵生、霍金、潘光旦、海倫.凱勒這樣了不起的人物。他們接受了自己的缺點,才活出了精采的人生。若是一個人成年後引發了殘疾,他的人生幾乎就被毀了。不難預見,在接下來的人生裡,他會用多少時間來埋怨自己的不幸,又會用多少時間來歸罪於人,再花多少時間來可憐自己的後半生。他不接受自己已經失去某些功能的現實,不願意從更低的起點重新活出來。

有一種痛苦,不是你從未擁有,而是你曾經得到過。你享受過擁有時的幸福、榮耀或便捷,你享受時以為那本就是生而屬於你的東西。

失去的痛苦,比希望破滅還要大得多。希望落空帶來的痛苦,或許是計畫的落空,或許是信任的背叛,但這種痛苦,就像是一個在沙漠裡的飢渴者,被告訴他看到的綠洲只是海市蜃樓,他仍然要面對沒完沒了的飢渴那樣,雖然絕望,但已經有所習慣。而失去的痛苦,是一種自身割裂,彷彿一個四肢健全的人,突然失去了一條手臂那樣。所以,人對失去的執著,比未得到還要強烈得多。

但是,人的一生,本來就是一個不斷面對未得到和已失去的過程。

沒有一個人的人生是毫無波折的,有一些傷害,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再怎麼執著不甘,也不能治癒已經造成的創傷。只有積極面對傷害,接受必須接受的現實,才能在某種程度上,放自己一條生路,或給人生另一種可能。

接受,才能改變。

執著於某種失去或某個缺憾,那麼,任何與之相關的事,都會成為痛苦的導火線──例如一個人因意外而雙目失明,他就會終日怨恨,不是責備自己,就是責備別人。其實,如果能像從來不曾擁有過那樣去接受,那麼,任何傷害,都不可能打倒我們。像本來就沒有那樣去努力適應,人生反而能走進另一種光明。

所以,如果突然失去了什麼,那麼,就當從來不曾擁有過。

相信我,一切絆腳石,都是因為你把它視為絆腳石,它才成為絆腳石的;如果你把它視為墊腳石,那麼,你完全可以抬起腳來,把絆腳石踩在腳下,讓它成為你的墊腳石。

既然失去,就當從來不曾擁有過

本文節錄自:《上天自有安排,你只負責精采》一書,慕顏歌著,平安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