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假貨假肉

文 / 一流人    
2018-02-01
瀏覽數 1,550+
假貨假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有一套燒烤設備,從網路上買的,主要用來烤羊肉串。我喜歡找穆斯林朋友買鮮羊肉,漂淨切丁串起來,架到炭火上烤。一邊烤一邊撒鹽、撒孜然,羊油「撲哧撲哧」滴到炭上,一會兒香飄十里。這時候坐在露臺上,吃烤串,喝啤酒,人生至此,可以一死。

夜市到處都是燒烤攤,為什麼不去買幾串,偏要自己烤呢?因為自己烤比較有意思。另外燒烤攤上的羊肉不是羊肉,而是鴨肉。我沒說全部的燒烤攤都用鴨肉冒充羊肉,只是說我們那兒的燒烤攤是這樣,那兒有一傳言:「小販買來鴨肉,放羊尿裡泡一夜,羊肉味兒就出來了。」事實上人家用的不是羊尿(常識告訴我們,蒐集羊尿的成本很高,羊尿很珍貴),而是羊肉精,通常還會再摻點兒嫩肉粉。羊肉精和嫩肉粉都是非法添加劑,吃多了致癌。

現在羊肉很貴,牛肉也不便宜,奸商為了賺錢,大賣假肉。別說燒烤攤,去火鍋店叫一盤牛肉丸或者羊肉捲,十回可能有八回吃到假貨。鴨肉摻了羊肉精能變羊肉,豬肉摻了牛肉膏也能變成牛肉。還有更絕的,把豬肉打散重組,只要摻對化學製劑,想變什麼肉就變什麼肉。當然,吃多了都會致癌。

你可能會慨歎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其實人心從未「古」過。當年魯迅從北京去西安,在車站買荷葉雞,揭開荷葉,裡面是塊膠泥;魯迅說他從中國文化裡讀到兩個字—吃人,其實他還應該讀到另外兩個字—假貨。

宋朝文化盛世,美食琳琅,夠讓人神往吧?翻翻《武林舊事》:「賣買物貨,以偽易真,至以紙為衣,銅鉛為金銀,土木為香藥。」各行各業都充斥著假貨。再翻翻《癸辛雜識》:「今所賣鹿脯多用死馬肉為之,不可不知。」秦有趙高指鹿為馬,宋有奸商指馬為鹿。

南宋有一個太守買到假藥,把藥店老闆打了六十板,還寫下判詞:「作偽於飲食,不過不足以爽口,未害也;惟於藥餌而一或作偽焉,小則不足癒疾,甚則必至於殺人,其為害豈不甚大哉!」意思是賣假肉不會影響健康,賣假藥就可能要人命了。太守說得很對,因為他那個時代的假肉沒有非法添加劑,上當歸上當,吃多了應該不會致癌。

我們去館子經常看到這樣的提示:「歡迎光臨,在本店進餐,謝絕自帶任何酒水、飲料和食品!」去宋朝館子看不到這樣的提示。宋朝飯店允許客人自帶酒水和食物,當然,你總得在人家店裡消費什麼,要是什麼都不點,白占人家的座位就太不夠意思了。東京汴梁各大酒樓還允許「外來托賣」,小販可以光明正大進去向顧客推銷各種小吃,店老闆不會攆人。

《東京夢華錄》列了一長串食單,全是小販在酒樓裡推銷的東西,既包括炙雞、燠鴨、薑蝦、酒蟹、獐豝、鹿脯等葷菜,又包括萵苣、京筍、辣菜等素食,還包括梨條、梨乾、梨肉、柿膏、膠棗、棗圈等蜜餞。

在這些小吃當中,我對獐豝和鹿脯最感興趣。第一,我沒有吃過獐肉和鹿肉;第二,聽說北宋市場上出售的獐肉和鹿肉大部分是假貨,我想見識到底有多假。

獐豝和鹿脯本來應該是用獐肉和鹿肉加工的肉乾,但是宋朝人周密在《癸辛雜識》裡說,這些大多是用馬肉做出來的,而且還是死馬的肉,很不新鮮。為什麼要用死馬的肉?因為宋朝缺馬,朝廷禁止宰馬,鮮馬肉不容易得到,所以造假商販只能利用老死的馬,或者病死的馬。

與王安石同年的一個進士名叫蘇頌,此人在東京汴梁定居,調查過死馬變獐鹿的黑幕。他說東京曹門外有兩條小街,一條街專門出售豆豉,一條街專門收購死馬。死馬很便宜,買到手以後,剝皮取肉,切成大塊,先用爛泥埋起來,過一、兩天刨出,外觀會很新鮮,但是不能吃,腐肉的味道太濃;為了祛除異味,那些奸商大量採購豆豉,用鹹豆豉來醃製和燉煮死馬肉,燉上一天,無論顏色、口感還是味道都和獐肉、鹿肉沒什麼區別了。蘇頌從曹門那裡經過,「早行,其臭不可近;晚過之,香聞數百步」。

早上臭氣熏天,因為奸商剛剛刨出死馬;晚上香飄,因為腐爛的馬肉已經被加工成獐豝和鹿脯,可以批發給小販,讓他們去酒樓飯館推銷啦!

假貨假肉

假貨假肉

本文節錄自:《吃一場有趣的宋朝飯局》一書,李開周著,時報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