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今天你戴哪頂帽子?-狄泊諾的創意思考

文 / 李慧菊    
1995-12-15
瀏覽數 10,650+
今天你戴哪頂帽子?-狄泊諾的創意思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九八四年,尤伯諾夫(Peter Ueberroth)主導的洛杉磯奧運,打破奧運蝕本的宿命,賺了兩億多美金。尤伯諾夫因此登上「時代周刊」的封面,成為當年的風雲人物。他曾對華盛頓郵報的記者說,扭轉乾坤的關鍵,源於多年前他聽過狄泊諾(EdWard de Bono)一場演講。

身兼英國牛津、倫敦、劍橋,及美國哈佛四所大學教授的狄泊諾,聽到這個消息後,與尤伯諾夫通了信,才知道這個一夕成名的年輕人,是在辦奧運的九年前,參加他談創意思考的小型研討會,那場會,只有一個半小時。

這是六十三歲的狄泊諾在書上、研討會中非常愛用的例子,不但因為它廣為人知、有顯著傳播效果,更因為這個創意貼切傳達「水平思考」重要的技法--轉移重點。

過去,奧運主辦城市習以為常的邏輯是,比賽的收入靠門票,電視轉播會搶走觀眾,所以拒絕與電視合作。但尤伯諾夫把所有人對增加門票收入的注意,轉到廣告、權利金;因而同意電視現場轉播,結果使奧運從令人「避之唯恐不及」,變為國際大城爭先恐後搶辦的金母雞。

二十五年前,狄泊諾提出水平思考,以彌補他所謂西方傳統垂直(邏輯)思考的不足。後來,水平思考這個名詞,還得到牛津英文辭典的認可收錄。

不只是一味挖洞

基本上,狄泊諾思想精髓,源於對西方固有邏輯思考的不滿足。他認為垂直思考是思辯式,講究步步合理、正確的推展,重視顯著、機率高的可能。擅於垂直思考、就像挖洞一樣,所謂專家學者,常常指的是能把洞深挖得猶如地道,往往卻忘記想想,這個洞的位置,是不是正確。

有藥學學位,兼攻心理的狄泊諾在「水平思考」書中一再說明,人腦的結構,主要使人歸納經驗,建立各種認知、行為的模式,以因應日常生活的各種狀況。但這些理所當然的認知模子,卻反而成為水平(創意)思考最大的障礙,

他舉例,聖誕節將至,忙著布置燈飾、壁飾的媽媽,把牙牙學語的小孩放到圍著欄杆的嬰兒床裡,免得小孩誤觸聖誕樹上的燈。但孩子的爸馬上說,把樹放在嬰兒床裡,不足更好嗎?

媽媽的反應是用慣垂直思考的結果,而爸爸的反問,則顯然打破「嬰兒與嬰兒床」這個牢不可破的關連,找到一個更好的安排。

在「水」書的後半部,狄泊諾介紹運用水平思考的四個原則。第一,認清腦中控制性的觀念;二,用不同角度觀察事物;三,脫開垂直思考的控制;四,多利用偶發的機會。

狄泊諾喜歡引用的另一則軼事,可以充分反映這四個原則的精要。

一個老父欠下高利貸老板巨款,貪鄙的老闆肴上他的妙齡女兒。一天,有錢佬邀這對父女到他的花園,告訴他們,讓命運來決定他們的未來吧,他隨意從地上撿兩顆石頭,放進盒子,然後說:讓小姐從盒子摸一顆石頭,如果是白的,就嫁給他,父親的債一筆勾銷,如果是黑的,那麼債不用還,連人也得以自由。如果她拒絕挑石頭,則會告她父親。

但女郎一眼看到那個地下錢行老闆,故意挑兩顆白石頭。

顯然父女倆陷入一個困境。依垂直思考的邏輯,只有三個選擇,不玩,她父親就得坐牢;玩,委屈地嫁給糟老頭,最後是拆穿商人的騙局,但她的老父還是得吃官司。

孝順的女兒最後還是把手放進盒子,但一失手,石頭掉到滿是黑白石子舖成的走道上,難以辨認,她於是說:「抱歉,石頭掉了,但還好盒子裡還有一個,看看它是什麼顏色,就知道我挑的是黑還是白了。」

看似無解的危機,就這樣化解。

這個有急智的少女,她明白慣用的思考已經不管用,必須另闢蹊徑,於是用了新角度看這件事,當「壞」人逼她把注意力放在挑出一顆石子時,她卻把重點轉為留在盒中的石子,終於逃離過去控制力極強的習慣想法,創造「掉」石的機會,替自己和老父脫困。

別再坐等靈感

狄泊諾一直強調方法,靈感不是坐等而來。他接著介紹一些技法。例如刻意多找觀點,如果對一件事,你輕易可以找出兩個觀點,不妨強迫自己硬再多找兩個。還有,故意顛倒事物正常的關係(例如地球繞日而行),另外還可以任意拿兩個不相干的東西聯想,讓自己的頭腦優游在一個毫無拘束的世界。

今年十月下旬,狄泊諾首次訪台,在台北主持研討會,在會中,他就要全體學員玩「聯想」的遊戲。他自己先示範,「鼻子跟影印機」能有什麼關係?他的想法是,鼻子主嗅覺,可以設計一種影印機,紙用完的時候,自動發出氣味。他接著出了一個考題,「地毯和照相機」;一個女學員的答案是,地毯是軟的,可以設計一種軟殼、耐摔耐撞的照相機。

狄泊諾非常強調練習的重要,熟能生巧。而「六頂思考帽子」,是更有系統,更易瞭解的思考法。

所謂六頂帽子,是白、紅、黑、黃、綠及藍色帽子。

白帽,白色是中性,表示戴起白帽子時,所有人都只提供事實、數據跟主題相關的任何資訊。狄泊諾觀察,日本人是非常懂得用白帽思考法的民族,在會議中,日本人不向西方人尖銳對辯,只是不斷拋出不帶色彩的消息、數字等,但多開幾次這種會,許多共識、決議便自然浮出。

紅帽,紅色是熱情、憤怒的表徵,代表情緒。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情緒干擾思考運作,應盡力壓抑。但狄泊諾直指情緒是思考的一部分,如果不讓人戴上紅帽子,表達喜歡或厭惡某提案,那麼這種情緒只會躲在別的帽子下作祟,更難評估。

黑帽,黑色象徵謹慎、懷疑、風險,是邏輯性的負面評價。在白帽子下陳述的事實、資訊,可放在黑帽下挑剔、批評,但是不帶情緒的。

黃帽,太陽的顏色,表示邏輯式地正面思考。與黑帽完全相反,是用正面態度看一件事,它可以是一個夢,一個推測,或靈感。

戴該戴的帽子

狄泊諾特別提醒,傳統教育教的,多半是黑帽思考,批判成了獨立思考的代名詞。所以,如果在會議上先戴上黑帽子,那麼,一輪攻擊之後,接下來可能大家對新案子已充滿懷疑,也就沒興趣再討論了。所以運用六頂帽子思考法時一定要先戴黃帽子,再戴黑帽子。

建議這種先後順序的另一個理由是,通常在會上,提出新構想的人,永遠是戴黃帽子的人,其他同僚則迫不急待想戴上黑帽子,正式要求每個人都戴上黃帽子,讓每個人都想想新提案的正面好處、可行性,才不會淪為浪費精力的攻防戰。

綠帽子,大自然植物的顏色,是生長、繁衍。戴上綠帽子,即是要作水平式的創意思考,打破窠臼,把事情的每一個環節,都輪流當成重點,檢視細節,想出一個替代方案,另類選擇。

藍帽,藍色是天空的顏色,代表「帽上之帽」,是控制思考流程的總控師,交響樂團指揮。戴著藍帽子的人,可以在事前安排好其他五頂帽子的先後次序;在討論過程中或結束時,可以做摘要和結論。但與會的其他人,也可以隨時要求戴上藍帽子,對如何進行會議提出建議。

也許「腦力激盪」是一般人熟悉的創意思考法,人家毫無禁忌,丟掉階級地隨意丟出意念、想法。

狄泊諾的確在「水」中提出腦力激盪也是尋找創意的技巧之一,但與「六一相比,就不難發覺,當參加腦力激盪的人比較多的時候,由於沒有任何規則需要遵守,與會各在同一個時間可能戴上不同顏色的帽子,而顯得沒有交集,過於散漫,而「六」明顯可以彌補不足。

水準思考不是要「消滅」垂直思考,因為「垂」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之一。但狄泊諾主張,人類未來的競爭,創意決定勝負,在管理階層、生產線上,大夥忙著改良製程、提高生產力時,不要忘記撥出一段珍貴的時間,提升一切「能量」之母--腦力的品質。

本文出自 1996 / 01 月號

第11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