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居酒屋裡的滿滿人情味

文 / 一流人      2017-11-16
黑心居酒屋裡的滿滿人情味


「美音姑娘,請妳務必要收下這些苦瓜!」

就連油蟬也熱到發不出聲音的夏日午後,阿梅抱著滿滿一竹簍的苦瓜登場。

她身上穿著應該是在巢鴨那一帶精挑細選、看起來很清涼透氣的連身洋裝。阿梅一臉不知該拿這些苦瓜怎麼辦地把竹簍遞給美音,美音接過,發現苦瓜還帶著微溫,看樣子似乎是剛採收下來的。

「這些苦瓜是哪來的?」

這些苦瓜大小不一,其中還有明顯過熟、邊緣變成黃色的苦瓜,看樣子應該是自己種的。

「最近不是一直在吵環保議題,還流行省電嗎?所以我也想試試看,就在窗台下種了所謂旳綠色窗簾。」

說到這裡,美音已瞭然於心。

「長太多了嗎?」

「我照顧得太認真了 ……」

唉……阿梅大大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地坐在墊高的座位區。

十年前,阿梅的丈夫去世以後,她一點也不想跟兒子媳婦住在一起而開始一個人生活。阿梅的頭腦還清楚,身體也很硬朗,再加上一人份的家事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一整天都閒得不知如何是好。

兒子媳婦就住在附近,倘若他們開口,阿梅還是會幫他們一把,但是她分得很清楚,沒事絕不會指手畫腳,更不會笨到和媳婦鬧不愉快。如此一來,她能照顧的也就只剩下植物了。

為了不輸給夏日的酷暑,阿梅很認真地澆水、施肥,不知不覺間,苦瓜已經長到木造房屋的二樓高了。出乎意料的大豐收,阿梅只好把分不完的苦瓜拿來「黑心居酒屋」。

「我其實不是很喜歡這種有苦味的食物 ……」

苦瓜這種食物其實是最近才推廣到全國,阿梅自詡為不折不扣的江戶人,對她而言,苦瓜就只是一種苦得要死的食物。

「小黑要是能早點出現就好了。」美音笑著說道。

小黑是阿梅前幾天收養的小貓,阿梅可以說是愛貓成癡,一天到晚都把小黑捧在手心裡呵護著。美音心想,要是阿梅早點遇到小黑,或許就不會花這麼多精神在苦瓜上,也就不會長出這麼多苦瓜了。

然而,阿梅卻有另一番不同的見解。

「這是兩碼子事喔!草木歸草木。小黑雖然很可愛,但是不會說話的草木反而需要我主動關心照顧。不管有沒有小黑,我想結果都是一樣的。」

原來如此……美音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阿梅就是這樣的人,對於默默承受一切的東西反而更溫柔。不管對象是人也好,動物也罷,就算是植物也不例外。

「兒子媳婦呢?他們也不喜歡苦瓜嗎?」

既然住在附近,拿過去就好了 —美音這句話還沒說出口,阿梅已搶先回答。

「因為從小就沒給他吃習慣,我媳婦雖然也做過好幾次,但總是會剩下來。」

「這樣啊 ……難得長出這麼多呢!」

滿滿一竹簍的苦瓜,都沒人要吃也太可憐了。

「事情就是這樣,美音姑娘,幫我想想辦法吧!」

「意思是要我用這些免費的東西好好敲大家一筆嗎?」

「反正放在我家也只會放到壞掉,然後丟掉而已。看妳是要敲大家一筆還是兩筆都隨便妳。」

「好啊!謝謝妳了,阿梅婆婆。」

「這句話是我要說的。」

阿梅一口氣喝光美音送上的麥茶,又頂著大太陽回去了。美音望著她的背影補上一句:

「阿梅婆婆,天氣這麼熱,不可以用跑的喔!會中暑的。」

「謝啦!我是想說如果早點送來,或許還趕得上做成今天的推薦菜色,所以就忍不住跑來了。」

真是的,性子還是這麼急……美音自顧自地喃喃低語,目送阿梅加快腳步離去。

苦瓜啊,喜歡的人就會很喜歡……美音邊想邊用自來水用力沖洗還殘留著餘溫的苦瓜。

節能省電的議題曾經有一段時間就像流行病一樣被炒得沸沸揚揚的,苦瓜很容易照顧,容易長出繁茂的葉子,因此成為大受歡迎的綠色窗簾。一到了夏天,到處都可以看到結實纍纍的苦瓜在綠蔭間搖曳,而且苦瓜還可以吃,所以大家一窩蜂搶著種,結果就成了這樣,問題是,到底有多少人真的把苦瓜摘來吃呢?

這麼說來,她也曾經在商店街後面的住宅區看到放了太久、已經變成黃色的苦瓜。美音倒是覺得那樣看起來也別有一番風味,但是對於像阿梅這樣認真照顧植物的人來說,想必會看不下去吧!所以才會在苦瓜變成那樣以前先採收,可是再怎麼努力也吃不完,只好跑來找美音求救。肯定是這樣沒錯。

如果不愛吃苦瓜,一開始就該種牽牛花或其他植物 ……想是這麼想,但是這個小鎮的居民對食物向來沒什麼抵抗力。比起花或觀葉植物,種在花盆裡的植物也以番茄或青椒、茄子、蔥、紫蘇、荷蘭芹等可以吃的植物居多。就算自己不吃,也可以送給別人吃。基於這種想法,棄牽牛花而選擇苦瓜,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結果。

美音把苦瓜和竹簍洗乾淨,打開冰箱,找出豬肉和豆腐。

本文節錄自:《黑心居酒屋》一書,秋川滝美著,緋華璃譯,麥田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