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縣名間鄉〉茶農36歲:陳种稦

三天內採收 留住桂花香

   攝影 / 蘇義傑   2017-10-17
三天內採收 留住桂花香


1975年,前總統蔣經國在行政院長任內到南投縣名間鄉松柏嶺巡視時,對當地的茶業讚賞不已,隨口講了「松柏長青茶」五個字,從此開啟松柏嶺茶葉的光輝歲月。

在這個製茶高手雲集的松柏嶺,今年36歲的陳种稦,在百年家族事業的基礎上,精益求精並改採自然農法,成為知名桂花茶品牌的供應者,贏得「桂花達人」的封號。

栽種桂花到製茶 一手包辦

目前,全台從栽種桂花到製成桂花茶的農民屈指可數,陳家便是其中一家。

陳种稦的曾祖父從日治時代開始種植桂花樹。1970年代,爺爺加以發揚光大,從種花到製茶一手包辦。當時堪稱是台灣茶業史上的黃金年代,一到採收期,門口就車水馬龍,排滿車子跟愛茶之人。

1993年,他的母親蕭碧惠搭上政府推廣觀光農業的列車,將製茶葉轉型為休閒農場,並取名為桂花森林,還贏得最高榮譽的神農獎。

2001年,陳种稦面臨喪父之痛,但身為長子的他,當時並沒有繼承家業的意願。

「我的右手曾經跟身體分離過,」至今右手還不太靈活的陳种稦娓娓道出往事,他高中畢業後曾發生車禍,身體嚴重受傷,手神經都斷了,經過漫長的復健後,28歲才重返大學就讀。

食品營養系畢業後,他先後到衛生局、醫院工作。直到2016年,眼見母親已單獨奮鬥多年,年事漸高,才讓他決定返鄉。

陳种稦回家後作出的第一個改變,就是利用自然農法耕種,開始復育土地。

他剛接手農場時,簡直嚇壞了。「種植桂花最理想的土壤是PH值在6到6.5,我們家的PH值竟然是4,」他回憶說,他家的農地因長期使用農藥、化學肥料,一直處於過酸狀態。

有醫療界工作經驗的他深感現代人受農藥影響甚鉅,果斷捨棄家族數十年來的慣行農法,改採自然農法,不施化肥、不灑農藥,誓言一定要將土壤回復到最佳狀態。

「人吃得飽,睡得好,運動正常,就會有體力。自然農法也是同樣的概念,」陳种稦表示,只要土地夠好,適當的水跟陽光,桂花樹就可以茁壯成長。

老一輩的人都習慣把草除得乾乾淨淨,覺得這樣才整齊,不會被其他農民取笑。

其實草有保護土壤、涵養水分的作用,陳种稦一年365天,天天都在除草,但不是斬草除根,而是保持在約15公分的高度,每一株桂花樹都被草所包圍,成為營養來源的一部分。

桂花是製作桂花茶最關鍵來源,他幾乎當成嬰兒呵護。觀察到台灣天氣偏熱,桂花需要三大條件才能結果開花,就是溫度在18度以下、水分充足,且日夜溫差要大。

人工採收 成本高也不妥協

每到中秋開花時期,他夜夜都會到農場觀察桂花的生長狀況,一旦發現即將開花,隔天就會跟著80幾名工人浩浩蕩蕩到園子採收,而且一定要搶在開花三天內完成。

四公頃大的農場有2000多棵桂花樹,如果無法在三天內採收完,一律放棄。

因為三天後的桂花已吸收過多水分,品質會變差,無法製作出好的桂花茶。

有別於傳統採收桂花的方式,均是用力搖樹枝。他為確保品質,會要求工人爬到桂花樹上,用手一朵朵細心摘下來。他還會在一旁傳授採摘的方法,用拇指、食指、中指從花蒂摘取,假設一碰就掉表示水分過多,這種桂花就不要,完整健康的桂花才保留。

用人力採收遠比搖樹的成本高上三倍,這一點,正是他對品質的堅持。

製作桂花茶是一場跟時間對抗的競賽,因為花香很快就會消失。他在摘花前一天,就先到高山茶園採好茶青,桂花一收成,馬上進行各種加工烘焙程序,製造成桂花烏龍、桂花金萱、桂花釀等十多種產品。

桂花茶就在層層把關製作後,很快成為知名茶品牌的來源,但這卻不是他最想要的結果。

有感於陳家的桂花茶都是交給盤商,消費者根本不知道茶源來自「桂花森林」,無法凸顯安全茶葉的價值。

因此,他返鄉的第二個改變是行銷自有品牌。

目前已與南華大學、中華醫師科技大學產學合作,明年就會推出以桂花為原料的香水、面膜等化妝品;也將會更新休閒農場餐廳的菜單,以滿足不同消費客層的需求。站在百年桂花樹下,他一語不發,彷彿在跟父親對話:陳家桂花茶的百年基業,將歷久不衰。

(文/陳祖傑)

關鍵字: 農業環保傳產健康醫療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