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愛立信拔擢首位華人副總裁 推動雲端轉型大計

北市資訊局顧問吳承澔 曾是聯考落榜生
文 / 林士蕙    
2016-07-28
瀏覽數 50,400+
愛立信拔擢首位華人副總裁 推動雲端轉型大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876年創立、年營收2469億瑞典克朗(約9611億新台幣)的瑞典國寶企業愛立信,是瑞典人的驕傲,也是全球引領下一世代通訊科技5G的領頭羊。這樣的電信大廠,卻在2016年,破天荒延攬首位華人出身的副總裁:他是來自台灣、現年41歲的吳承澔。

他,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在今年6月的台北COMPUTEX論壇上,吳承澔代表愛立信總部出席;一開口,他就用可上TED演講的幽默英文口才,點醒全場觀眾。

「我做腦科學研究的弟弟常說,別罵人腦死!因為,如果你腦死,代表你真的死了。為什麼?大腦統領人體,天生會把最後的血液往大腦送。雲端裡的管理系統多重要?唉,就像大腦一樣,」吳承澔幽默的比喻,引發台下笑聲不斷。

「愛立信的亞洲員工不少,大多是工程師和業務,」台灣愛立信行銷暨公眾事務部資深協理王方平說,吳承澔之所以能被選任副總裁,超強的說故事能力與真槍實彈的科技專業,是主因。

「他是那種看到一個人三分鐘,不論國籍背景,都可抓到對方的頻率接上,讓你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廣達集團的雲達總經理楊晴華盛讚,這種外交官型人才,在台灣科技界非常少,難怪連調性冷的北歐人都收服。

念過十幾間學校 常被約談 

其實,吳承澔小時在台灣念書的表現,絕稱不上亮眼,甚至是老師眼中的頭痛學生。

他的父親、前高雄應用科大校長吳建國說,吳承澔從小偏好明顯,喜歡的學科可成專家;不喜歡的科目,考零分也不在乎,老師一天到晚找他媽媽面談。

父母都是台大畢業的精英,面對學校老師三天兩頭的懇談,媽媽成樹芬總是回答:「小孩上學,最重要的是快樂。」最後老師認定問題出在媽媽身上,索性對吳承澔採取放棄態度。

「我媽媽在那年代算是很叛逆的,她告訴我,老師說的話,不能每句都聽,」吳承澔沒有感受到老師太多的壓力,童年還算快樂。父親因工作常調職,雖然他從小學至高一前,念過十間學校,但一到新的班上總能交得到朋友,天生當大哥的領袖魅力,從小展現無遺。

1993年,吳承澔大學聯考落榜,吳建國和成樹芬商量後,做了改變兒子一生的決定:不要求他重考,而是遠赴美國念大學。吳建國說,兒子對自己想念的書,很認真,與其責備,不如引導找到對的路。如今吳建國退休後,還把這段培育另類兒子的寶貴經驗融會成書《做真正的我》,成教育專家。

吳建國拜託友人介紹,把吳承澔送到位於南卡羅萊納州的傅爾曼大學(Furman University),他也成為這所大學唯一的華人學生。美國大學學費貴,吳家家境也不算太寬裕,吳承澔暑假去加油站打工,還曾有當地警長過來,當面嗆聲說,不想看到亞洲人!可想見當地人有多排外。

「美國種族歧視,到處都有啊,就看你怎麼面對,」吳承澔選擇的是積極跳出來證明自己,贏得敬重。在校內,他努力和同學打成一片,英文也從台灣土腔調,每天看電視影集苦練到代表學校參加全美模擬法庭辯論比賽,並得到當年全美最佳辯士。此後,連在地美國人和他吵架也很難贏過他。

看準大資料中心 走向創業 

師長普遍看好口才辨給的他,應走美國最吸金的律師專業,但1998年畢業的吳承澔,卻被矽谷網路創業潮吸引。他的理由是,「當時聽人說,選擇專業,一定要選未來30年紅的產業。網路,已是大未來,年輕時試試,有本錢失敗,沒念過也沒關係。」

從沒上過電腦課的他,靠自己摸索買書自學程式,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保險公司的程式設計員。而這件事也讓他證明,自己有想學什麼、就能學好的毅力。

2009年,當時34歲的吳承澔,雖已輾轉待過加拿大、中國幾間科技公司,都能升到主管位置,收入不錯,但看到周邊科技精英都在創業,也難免心癢。

「怕再老就沒勇氣,」他說,當時和朋友討論,看準未來會有愈來愈多的超大型資料中心,一定需要一個專屬軟體,作為虛擬橋梁,串聯資料中心裡的諸多伺服器。於是,他和四個朋友湊了15萬美元,合創Layerboom,打造當年連微軟大廠都在搶進的虛擬化管理軟體。

然而,公司創立沒多久,就因錢燒得太快,員工薪水差點發不出來;他的工程師太太孫潔瓊看不下去,只好辭職開了一家日間托育中心,帶自己小孩外也貼補家用。

孫潔瓊說,那時生活很苦,吳承澔每天辛苦工作,還要進修,並四處找錢。但他只要回到辦公室,總是笑笑對同仁說,好好拚研發,不用煩惱錢,找資金就包在他身上,「我常念他,會不會對員工也太好?他總跟我說,他雇的是真正的頂尖人才,這種人不應該讓他們擔憂未來收入,才有辦法盡情發揮。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他是個有擔當的老闆!」

幸而,他們的點子夠新,公司成立短短14個月後,Layerboom就被英特爾資本引薦旗下雲端公司Joyent看中,以3000萬美元收購。

年紀最小CEO 用專業收服前輩 

吳承澔也加入Joyent;晉升為大中華區總裁後,他馬上回到台灣,向國內的科技大廠宣揚雲端理念,尋找合作機會。這時他才發現,台灣科技業和矽谷的差距之大。在會議桌上,年近40的他,總是年紀最小的CEO;當他大談軟體雲端,其他老闆卻常從硬體思惟出發,需要花更多時間凝聚共識。他感嘆,自己應該常回台灣,以便藉機把國外的新觀念帶回來。

2014年,吳承澔被愛立信延攬,開始為這個電信大廠轉型雲端擘劃未來。在這個北歐人林立的企業,他靠著橫跨軟、硬體與雲端能力的專業,升官三級跳。

在擔任雲端硬體與基礎建設產品線總監期間,他打造出深受業界歡迎的雲端資料中心專屬硬體。2015年中,轉任高效雲端方案產品線總監;2015年底成功牽線廣達旗下的雲達,與愛立信戰略合作,共同打造下世代數據中心的全套解決方案;2016年2月正式出任全球副總裁。

什麼是下世代數據中心?

簡單地說,在萬物聯網的大趨勢下,有上億的裝置,隨時會即時大量傳輸訊息,因此需要更大規模、運作更有效率的數據中心來管理;裡面諸多伺服器硬體,以及相關的軟體、資訊系統,也要依照這樣的需求,重新設計。這個計畫需要跨界雲端與軟體,並跳脫原來電信通訊廠的業務主力,被愛立信視為企業轉型的關鍵。

如今吳承澔管理的員工中,還有一群年過60歲的瑞典資深員工,曾去瑞典開會的雲達總經理楊晴華,也很好奇吳承澔是如何帶領他們的?

帶著兩個孩子,全家已定居瑞典兩年的孫潔瓊說,他們剛去瑞典時深受衝擊,北歐人的個性和天氣一樣,就是冷,還好Howard(吳承澔)直爽大方,終於打進他們的生活。

今年6月,吳承澔從台北市長柯文哲手中接下台北市資訊局顧問一職,準備協助台北拚智慧城市。這位曾在台灣求學受挫的年輕人,全新蛻變,未來要為台灣升級,帶來更多創新機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經濟科技傳產創業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