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只有中等技能 別想再拿高薪了

預見大未來1〉《世界是平的》作者 湯瑪斯.佛里曼
文 / 林佳誼    
2016-07-27
瀏覽數 299,600+
只有中等技能 別想再拿高薪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但,10年後的今天,英國公投脫歐,美國共和黨提名總統候選人川普反對移民,伊斯蘭國崛起……。保護主義高漲,民粹運動四起,全球化開始遭受反撲。值此動盪時刻,《遠見》飛抵美國華府,再訪佛里曼。

走進《紐約時報》華府分社,他的個人辦公室位在角落,是整層樓最好的位置。即便世界變化劇烈,數十年來他始終在這個角落,觀天下。

「你可以在颶風中跳舞,只要你站在暴風眼,」佛里曼一開口就像是場演說。

他揮舞著手勢,彷彿面對千百名群眾般地說,「在這個變動時代,我們面對的加速力量就像颶風」,所以今天每個人都需要找到「暴風眼」,從裡面找到穩定的小島,在颶風中跳舞。「我們需要這種動態的穩定,」他說。

置身佛里曼的辦公室,就像位在暴風眼。去年紐時將辦公室全面翻新,只有這個房間按他要求原封不動,維持老樣子。深色原木書櫃、紅布扶手椅,一台映像管電視,大大小小數十件來自世界各地的獎座、獎牌、紀念品與合照。一切充滿歷史感,與外頭全新裝潢的現代風,宛如兩個世界。

佛里曼無疑是老派的人。他喜歡實體事物。幾乎每天進辦公室前,都會在樓下轉角星巴克買杯咖啡。當所有人都改用手機App付款,他仍數十年如一日地從皮夾中掏出現金。 在他身上,時間似乎遲到了。但正因為速度比別人慢,他才能把一切看得更清楚。

新書《謝謝你遲到了》年底問世

事實上,身為當代少數對未來看得最清楚、預言最準確的趨勢大師之一,佛里曼已觀察到這個世界正在加速改變,因此他將在今年底再度發表新書,書名很特別,就叫作《謝謝你遲到了》(Thank You For Being Late,暫譯)。

謝謝你遲到了?這是什麼意思?佛里曼說出背後小故事。

原來,他經常在辦公室附近的飯店與人約吃早餐,有時候對方遲到,他才有閒情聽聽隔壁桌在談些什麼,觀察大廳其他人。而往往就在這種空閒時刻,他總能把糾結多時的問題想通。

所以,每當對方姍姍來遲,連忙向他道歉時,他會說:「不不不,謝謝你遲到了。」「當世界變動這麼快,當我們置身在這麼多加速前進的力量中時」,他說,這個片刻空檔就代表每個人都需要暫停、靜止、反思,與重新想像。

《遠見》到訪這天,佛里曼新書寫作進入最後倒數,平時密密麻麻的行程表一律淨空,祕書為他推掉所有邀約,唯獨破例接受《遠見》專訪。以下為專訪精華: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為什麼新書名叫《謝謝你遲到了》?

佛里曼答(以下簡稱答):我在2010年左右開始構想這本新書。動筆前我從書架上取下《世界是平的》的初版,翻到索引一看,當時沒有臉書,推特(Twitter)指的是一種聲音,雲是在天空的,4G是一家停車場,LinkedIn對大多數人來說是指監獄,大數據是個樂團,Skype是打錯字才有的。

我在寫《世界是平的》時,這些還都不存在或還沒冒出頭,但短短幾年內,統統竄出來了。

我發現很多事情都發生在2007年。

iPhone在2007年推出;臉書在2007年出現;推特在2007年往全球發展;Intel首度採用新材料取代矽也是在2007年;人類基因定序的價格在2007年崩盤。美酒有所謂的好年份,歷史也有好年份,2007年就是好年份。

在2000年,那一波科技圍繞的是「連結」,因為光纖價格崩盤,手機興起,「連結」變得既快,又免費,無所不在,忽然間每個人都連線了。

大約在那時候,有一天我早上醒來發現,我被以前沒接觸的人接觸到了,我也可以接觸到以前沒接觸過的人,於是我寫了一本書,去捕捉那一波進展,在2005年出版,叫《世界是平的》。

2007年新科技匯聚 更複雜更快

2007年發生的是另一個躍進。這回不是朝向連結,而朝向「複雜度」(complexity)。當所有的新科技匯集在一起,iPhone、大數據、臉書、社交網路,結果就是讓複雜度變快、免費、容易使用,而且化為無形。

最新的新科技是我所謂的「一指搞定」(One Touch),最明顯的例子是Uber。在2006年如果要搭計程車,你得站在街角大喊。現在要叫計程車,Uber,一指搞定。

當世界變動這麼快,當我們置身在這麼多加速前進的力量之中時,你需要暫停,需要靜止,需要反思,重新想像。

我很喜歡引述一位朋友的話,他說,「當你按下電腦的暫停鍵,它停住了;當你按下人的暫停鍵,他啟動了。」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這個。

問:當科技都可以一指搞定,會對人類生活與工作帶來哪些改變?

答:50年來,中產階級都是建立在一種觀念上,叫做「高薪、中等技能」。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現在的動物園裡再也沒有高薪中技能的動物了,只有高薪高技能的動物,和低薪低技能的動物。

舉例來說,紐約上州所有的酪農場全都改用機器人擠奶了。如果你夢想在酪農場工作,最好去修電腦課。

由於他們有擠奶機器人,所以那個中等技能的擠奶工作就被消滅了,比較高端的部分需要懂電腦的高等技術人才;比較低階的部分,像掃牛糞,只需要低階的人力。

如果工作被移走了,就更需要自我鞭策。如果我得跟台灣的某人競爭某一個工作,我最好比你更能鞭策自己。如果工作完全被消滅了,我就需要更多的創業精神。所以我們的教育必須隨之調整。

當跨界成必然 企業更要害怕

問:對企業的挑戰是什麼呢?

答:對企業來說,你們要害怕,要很害怕。

看看蘋果,它是什麼公司?音樂公司?製造電腦、平板、裝置?他們才剛投資了中國版的Uber,所以也變成了汽車公司。然後透過Apple Pay,又是銀行。蘋果可以進入任何行業。

還有亞馬遜。今年的艾美獎,有一個演員說:「謝謝你,貝佐斯。」亞馬遜的老闆貝佐斯跟艾美獎什麼關係?因為亞馬遜開始製作電視內容了,所以它是好萊塢片廠,是雲端伺服器公司,是書商,是世界上所有東西的零售商。

所以,現在每個人都跑到別人的行業裡,如果你以為自己就是在台灣的某一個行業,你會發現有朝醒來時,你的對手是Google、蘋果、亞馬遜。當世界變動這麼快,這麼有彈性、這麼開放,任何人都會進入你的行業。就像英特爾前執行長葛洛夫(Andrew Grove)說的,「唯有偏執狂得以生存。」

目前我們置身於三種同時發生的加速力當中: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當世界加速前進,一切都會改造重塑。

強大的社群 既是錨也是槳

我即將出版的新書有一首主題曲。如果書本可以像卡片一樣的話,一打開就會是我很喜歡的美國鄉村民謠歌手Brandie Carlile唱的《The Eye》(暴風眼)。「你可以在颶風中跳舞,只要你站在暴風眼」。這些加速力量就像颶風,為了成長茁壯,你需要找到暴風眼,需要跟著颶風移動,從中抽取能量,但也需要從中找到穩定的小島。

如何找到暴風眼?對我來說暴風眼就是社群。健全的城鎮、健全的村莊,會是你穩定的錨,在這變動的時代它也可以是槳,既是錨也是槳。你兩者都需要,因為我們需要動態的穩定。

在颶風之中,有些人會說「不不不,我們需要一堵牆。」美國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就告訴大家,「我們需要一堵牆,我會保護你,不被颶風侵害。」但是沒有人可以保護你躲過颶風,每個人都在這個創新的破壞力之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全球焦點傳產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