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60歲退休時代結束 高齡工作最受尊敬

國際現況日本篇〉人口萎縮 勞動力不足
文 / 林佳誼    
2014-07-31
瀏覽數 22,200+
60歲退休時代結束 高齡工作最受尊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6月初,在人潮川流不息的東京澀谷車站前十字路口,牛丼連鎖店吉野家店門口貼出夜班1500日圓(約新台幣450元)、日班1200日圓的超高時薪徵人啟事。轉身一看,鄰近的競爭對手松屋和Sukiya時薪也有1100至1375日圓水準,顯然人力難招募,高薪已是基本誘因。

隨著安倍經濟學帶動日本復甦,就業機會大增,但高齡化程度世界第一的日本,人口連年萎縮,已沒有足夠勞動力供應,企業只能祭高薪搶人。今年4月日本工作機會對求職人數比攀升至1.8,寫下2006年7月以來新高,凸顯缺工危機。

「勞動力不足恐怕會導致經濟成長陷瓶頸,尤其是勞動市場持續供應吃緊的話,」瑞穗綜合研究所(Mizuho Research Institute)資深經濟學家山本康雄(Yasuo Yamamoto)指出。

缺工嚴重下,許多人想到開發日本潛在勞動力,包括婦女,與已退休的銀髮族人力再就業。在日本,60幾歲就退休養老的時代早已過去。甚至愈來愈多企業,出現大量的60歲新進員工。「60歲退休,悠閒領年金享福的時代已經結束了,」著有《60歲新入社員展現活力法》(暫譯)的日本人力專家、靜岡大學客座教授崎山美雪(Sakiyama Miyuki)說。

「現在國際上已在討論65歲退休的標準是否該受到挑戰,因為許多65歲以上,依然身體健康,非常活躍,」台北大學社工系副教授陳芬苓分析。

高齡勞動參與率全球最高 追根究柢,日本缺工是因老化與少子化導致人口萎縮。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截至2014年1月1日的日本總人口為1億2643萬4964人,連續5年減少。去年日本出生人數年減7400人,降至約103萬人,也創新低。

儘管日本政府希望2060年前人口能維持1億,但要實現這目標,總生育率(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平均數)必須在2030年前提升至2.07人。但2013年只有1.43人,仍遠不足阻止人口萎縮。

根據OECD統計,目前日本已是全世界高齡勞動參與率最高的國家,65歲以上仍在職及有意求職者比例高達19.9%。日本總務省的「2013年勞動力調查」報告也顯示,日本就業勞工中年逾65歲者所占比例,過去十年來快速成長,已達10.1%,是全世界第一個高齡就業比例超過10%的國家。

去年日本65歲以上高齡就業勞工總數636萬人,也是歷史新高,與2003年相比,成長159萬人。相較之下,日本整體就業人口在2003年至2013年間,從6316萬人幾乎持平不變在6311萬人。換句話說,只有高齡就業勞工增加,其他年齡族群均相對萎縮。

工作做到老 才會受人尊敬

而日本之所以愈來愈多人老而不退,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日本國民性格使然,即便老了也不喜依靠他人,二是制定了「高齡者雇用安定法」,為高齡勞工提供保障。

日本社會集體意識強烈,即便年屆退休往往也不願意成為他人負擔,普遍有活到老、工作到老觀念,甚至就連搭乘地鐵也不喜歡被年輕人讓座。日本有銀髮人才資源中心的機制,甚至還有「老年限定」的人力資源派遣公司Mystar60,標榜只聘用年滿60歲以上員工。

成功大學老年學研究所副教授楊靜利說,台灣人老了繼續工作會被認為是老歹命,但日本文化不同,能夠工作到最後一刻的才是受人尊敬的老人,如果不能工作,成為子女負擔,才丟臉。

事實上,為了抑制人口減少的趨勢,日本目前政策也已將大量預算分配從老年族群挪移至育兒家庭,並明言要建立「不分年齡、性別的勞動制度」,計劃把從20到70歲的人都定義為「新生產年齡人口」,鼓勵老年就業。

日本已於2006年起實施「高齡者雇用安定法」,2013年再度修改配套,具體要求企業有義務雇用60歲以上老人,促使不少企業重新聘雇退休員工,產生不少長官比下屬年輕的奇特現象,坊間還出現傳授如何帶領高齡下屬的管理書籍。

例如崎山美雪就在《60歲新入社員展現活力法》書中指出,活用高齡勞工的知識和經驗,把他們當作寶貴的勞動戰力,有其必要。 而年輕長官也必須體認到老年人記憶力和反應衰退的現實,設法找出更好的溝通辦法,不能經常把「怎麼工作那麼慢」「為什麼說那麼多次還記不住」等訓斥掛在嘴邊。

楊靜利也說,日本經濟起飛早,如今步入老年的「團塊世代」,無論在教育程度,或企業經營方面都有優勢,遠勝其他亞洲國家,只要掌握如何善用銀髮人力資源,就是日本應對人口老化衝擊的最大利器之一。台北大學社工系副教授陳芬苓總結,換個角度想,高齡人口未必是一種依賴、一種負擔,持續工作對個人是延後老化的有效辦法,對政府也是減輕財政負擔的有效手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