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教中風妻吃飯、說話,靠互助團體才挺過難關

照顧者心情故事1〉病患家屬 陳志賢
文 / 王怡棻    
2014-07-31
瀏覽數 13,150+
教中風妻吃飯、說話,靠互助團體才挺過難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99年6月22日,我一生應該永遠忘不了這一天……,」75歲,雙鬢斑白的郵局退休主管陳志賢搖了搖頭、幽幽地說。那天,還是郵局主管的他,與從高職教職退休的太太,照例在台北市公館人行步道散步,一切都如尋常日子般。突然間咚的一聲,陳太太倒了下來,口吐白沫,失去意識。從沒料想到這個場景的陳志賢,一時之間慌了手腳,只能趕快打電話到119。

昏迷五天醒轉 長期挑戰才開始

從7點多進醫院急救,到凌晨3點多縫完22針結束手術,陳志賢心急如焚卻又束手無策。「那感覺就是八個字:舉目無親,求助無門,」陳志賢嘆口氣回憶。陳太太在醫院昏迷五天後,終於恢復意識,然而,長期照顧的挑戰,也就此開始。

中風後的陳太太除了半身不遂,也因為腦中血塊影響到語言神經,失去順暢表達的能力。當時陳志賢還在郵局上班,因此先把太太送到萬芳醫院附設的護理之家,讓專業機構協助照顧。沒想到引起陳太太強烈反彈。「那時她在護理之家,脾氣壞是出了名,」陳志賢無奈地回憶,太太因為病痛,加上沒辦法正常用言語表達,個性變得非常暴躁。

如果護理人員太晚來收便盆,她會一腳把盆子踢翻,任糞尿灑得滿房間都是。不習慣護理之家的飯菜,她寧可餓肚子一口也不吃。只要稍不順心意,她就大聲咆哮,讓護理人員倍感困擾。

因為毫無預警的中風,不只出乎陳志賢意料,陳太太更是難以接受。一直以來,陳太太都是堅定的養生主義者,不吃肥肉,不吃垃圾食物,身材清瘦,還定時量血壓,完全不屬於中風危險群。

在學校她是受學生愛戴的紅牌教師,總是笑口常開,在家則是廚藝精湛、大小家事一把抓的模範媽媽。即使退休後,還是時常邀朋友在家聚會,活躍程度不下退休前。兩人原本約定,在陳志賢退休後就要一起環遊世界,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在陳志賢退休前一年,她就一病不起。

當時還放不下工作的陳志賢,為了讓太太願意進食,每天清晨5點多就出門買菜,中午休息時間特地趕回家、揮汗做太太喜歡的菜色,再快馬加鞭地把熱騰騰的午餐送到護理之家,陪太太吃飯。下班後第一時間回家做飯,再帶去給太太享用。

然而,蠟燭兩頭燒的日子終是無法長久,陳志賢回憶,當時他已沒法把心思集中在工作上,即使眼睛盯著公文,心還是懸念著臥床的太太。因此即便只要再撐幾個月,就能領到30年年資的「久任獎金」,他還是決定提前退休,接太太回家照顧。

離開護理之家後,陳太太情緒明顯好轉很多,但陳志賢肩上擔子卻更沈重。每天除了做菜、洗衣等例行家務外,還要幫太太洗澡、帶她上廁所、幫她換衣服、餵藥、清理穢物、去公園散步等,整天忙得不可開交。同時還要教導太太用左手進食(右半身中風),看圖說話,重新建立語言溝通能力,一切從零開始,從來不知道教學是這麼不容易。

不僅體力精神透支 也無處訴苦

「前三個月,真是人生最黑暗的三個月,」陳志賢回憶,當時把全副心力放在照顧太太上,不但體力透支,在精神上也承受極大壓力,時常是有苦無處訴,短短幾個月,就消瘦了10公斤。有一回,陳志賢帶太太回診,醫生看到身形憔悴、雙眼無神的他,嚴肅提醒他要照顧好自己,否則「你一垮,整個家都垮了。」一句話猛然點醒他,於是他積極申請外勞,讓外勞分擔主要勞務,同時開始參加各式家庭照顧者團體,藉由互吐苦水紓解壓力。

隨著照顧時間拉長,太太病情逐漸穩定,兩個女兒陸續回台灣,也分擔了照顧責任。「現在情況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還能全家一起上個館子,一同出遊,差別在於溝通還是有些困難,」陳志賢露出略帶疲憊的淡淡笑容說,少年夫妻老來伴,沒有一個可以說說話的老伴,真的是寂寞。

面對老化社會,未來會有愈來愈多人如陳志賢一樣,遭逢巨變。如何織起互助網協助需要的家庭度過挑戰,是台灣面對老化社會必做的準備。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生活健康醫療